《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小说角色萧九安,纪云开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承九

简介:她是当朝帝师的女儿,生父不喜,生母早逝,与当今圣上有婚约,却被圣上以貌丑失德,无国母风姿为由拒娶
他是手握重权、世袭罔替的异姓王,名震天下、风姿无双,引无数贵女竟折腰……一纸婚约,她身败名裂;一场战争,他身残名毁;一道口喻,她嫁他为妻
新婚夜,传说中命在旦夕、瘫痪在床的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刀尖抵在她的脖子上,“本王的妻子,本王宁可杀了她,也不会让人带走
”“正好,本王妃的男人,本王妃宁可阉了他,也不会让他碰别的女人
”有上帝之手美称的纪云开,不慌不忙的推开刀……

角色:萧九安,纪云开

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

《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丑妃倾城:娘娘,王爷又吃醋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赐婚等于赐死

痛!

彻骨的痛!

血肉被撕裂,眼前一道白光闪过。

模糊的声音,忽然传入耳朵。

“娘,女儿马上就要进宫为妃了,父亲打了这丑八怪三十大板,她都不肯交出凤佩,岂不是还在做梦,以为皇上会娶她为后?女儿如此优秀,怎能屈居人下啊!”

“好澜儿,你别急,皇上说了只要拿到凤佩,就能取消婚约,凤佩是先皇后给这贱人的信物,她一定会贴身收着,我们趁她昏迷了,赶紧好好找找。”

昏暗的阳光下,衣着华贵的妇人缓缓朝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孩伸出了手……

然而就在此时,女孩却猛地睁开了双眼,熟练地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扭,就听咔吧一声,妇人的表情顿时变得扭曲,捧着手哀嚎,“啊!!!纪云开!你疯了,竟然敢打我!”

“谁让你先对我图谋不轨?说,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纪云开起身,眼眸冰冷地凝视着眼前二人,如同阴鸷的毒蛇。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军舰上被炸死,怎么突然就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地方?

难不成……是穿越了?

“纪云开!你少装蒜!”纪夫人痛到扭曲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你说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丑八怪对皇上死缠烂打,明知道他厌恶你至极,却还是不肯交出凤佩!我告诉你,皇上真正爱的人是我们澜儿,要娶的也是我们澜儿,你少痴心妄想!”

丑八怪?

纪云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梳妆台上的铜镜,只见镜中的女子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杏眼樱唇,五官精致,本应该是个美人,可惜一块黑斑几乎覆盖了半张脸,将所有光华掩去,只剩下阴森可怖。

她想起来了,她的确是死了,但是穿越到了天启纪家的大小姐纪云开身上,原主对皇上一往情深,甚至在皇上中毒之时以身试药,结果皇上痊愈,原主却容貌尽毁,还被皇上嫌弃退婚,赐给了燕北王冲喜。

要知道燕北王刚从战场回来,昏迷不醒,生死不知,且燕北王府早有规矩,王妃与燕北王不求同生,但求共死!燕北王若身死,燕北王妃必须陪葬!

皇上可真是打了一副好算盘,如此不仅能退婚,就连她这个令人作呕的准皇后都能悄无声息地解决,顺便恶心一下燕北王。

只可惜,她没有原主那么窝囊。

纪云开冷冷地勾起唇角,注视着面前二人,“凤佩是先皇后给我的,皇上若是想要,那就让他自己来拿!”

“你!”纪夫人气得跳脚,“你……你怎么如此冥顽不灵!”

“姐姐,皇上上次看见你的脸,就恶心的吐了出来,你还要自取其辱吗?”纪澜一副可怜她的模样,眼神却闪过了一丝讥讽,“你还是识相一些,快点拿出来,回头妹妹进宫为妃也会为姐姐美言几句,等姐姐为燕北王殉葬的时候,让皇上赐姐姐个痛快点的死法。”

纪云开却很平静,甚至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不如还是姐姐进宫,等来日册封皇后的时候,让皇上给妹妹晋个高点的位分,就做个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如何?”

纪澜一下子气红了脸,纪夫人也怒火中烧,“纪云开,你还要不要脸?你妹妹可是京城第一名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貌冠绝京城,比这个丑八怪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凭什么让她为妃,你为后?”

纪云开不为所动,“就凭象征皇后身份的凤佩在我手中!”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纪夫人气得直喘粗气,冲着门外一招手,“李婆,王婆,你们给我把她的衣服扒光了扔到阳光下头去,好好看看凤佩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

话音落下,门外便闯进来了两个魁梧的婆子,一边一个朝着纪云开扑了过去。

纪云开身上虽有伤,但前世的技巧一点都没忘,三下两下就躲过了过去,王婆性子急,撸起袖子就又朝着她扑来,结果被她抄起凳子砸在了头上,登时头晕眼花倒地。

李婆性格沉稳,手里拿着绳子伺机而动想把纪云开绑起来,反被她一个巧劲夺过了绳子,将李婆五花大绑,顺便又抹布堵住了嘴,踢到一边。

眼看着两个婆子都倒下来了,纪夫人又急又气竟然自己上手,抄起瓷瓶就朝着纪云开砸去,纪云开抬腿一个飞踢将瓷瓶踢到了纪夫人的头上,砸得她眼冒金星,瓷瓶也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娘!你没事吧?”

纪澜大吃一惊,急忙想要扶起纪夫人,却没防备正踩在了碎瓷器片上,脚下一滑就摔了个屁股蹲儿,疼得龇牙咧嘴,白皙细嫩的双手和后背也扎破了好几条血口子,吓得她面色惨白,声音带了哭腔,“娘,澜儿好痛!这会不会留疤?皇上会不会不要澜儿了?”

“澜儿别怕,娘带你去找爹爹!”

纪夫人揉着青紫的额头起身,顺便扶起纪澜,而后眼眸凶恶地瞪着纪云开,“你这个小贱人!你等着!老爷会来收拾你的,你敢伤澜儿,看他这次不直接打死你!”

说完,两人就灰溜溜地跑了,那两个婆子也挣扎着起身跟着逃走。

纪云开却表现的相当平静,反正该来的迟早要来,不把纪府的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她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拿出原主藏在榻下的药箱取出针线,开始缝合手腕上的伤口。

原主三岁学医,精通医术,一通板子对她而言很快就能治好,可是她的心却被伤的体无完肤,就在这狭小昏暗的房间内悄无声息地割腕自杀了。

纪云开叹了口气,心中默默道,原主啊,你就放心地走吧,你所有的仇,我都会一一帮你讨回来。

古代的麻沸散只能全麻,纪云开要给自己做手术必须保持清醒,不能使用麻沸散。

针线穿入皮肉,若是寻常女子只怕早就痛得惊呼出声,然而她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很快,伤口就缝合完了。

纪云开累得倒头就睡,一道黑影却忽然如同幽灵一般来到了她的床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