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后不乖(赵元承万岁爷)_《弃后不乖》全章节阅读

弃后不乖

夏至花开作者 著

弃后不乖

《弃后不乖》在线阅读

第6章 彻底臣服

“乖一点,把饭吃了。”
被迫躺在他怀里的纪倾颜别过俏脸,死死闭着嘴巴,样子就像一个和大人斗气的孩子。
—————————————-
赵元承也不恼怒,慢条斯理的将勺子里的粥倒回碗里,脸上依旧挂着宠溺的笑容,“就算和朕斗气,也不该虐待自己的胃啊,不吃东西,妳怎么有力气继续承受朕赐给妳的宠爱?”
这话就如同导火索,彻底把她激怒了,用尽全力起身,一把打掉他手中的粥碗,好好一个价值连城的玉碗,就这么香消玉殒,变成了残渣碎片,里面的粥也洒了满地,有几滴还溅到了赵元承的龙袍之上。
宫里的奴才一个个吓得不行,伏跪在地,大气不敢喘一声。
赵元承眯了眯眼,看着怀里故意惹怒他的小东西,怒意只在眼底残留一瞬间,很快便露出戏谑的浅笑,“妳就不怕朕因为妳的任性,而责罚妳整个宫里的奴才一同陪着妳饿肚子?”
纪倾颜冷冷一笑,“皇上想做昏君就尽管做去,我才不在乎。”
“妳这个小傻瓜,朕从来都没说过自己是明君,至于昏君暴君的确听人在私下底这样称呼过朕,可妳觉得这些所谓的污名,朕会在意么?”
笑意盈盈的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转过脸的那一刻,俊容上已经染满残佞,“刘福,通知户部,立刻拟旨增加苍越国全体国民的税收……”
话音刚落,纪倾颜便扯着嗓子高喊,“赵元承,你这个无道昏君!”
某无道昏君再次露出戏谑的笑容,“那么妳到底吃不吃东西呢?”
她恨恨瞪了他一眼,无力妥协他的胁迫,跪在地上的玉蝶很快便盛了碗新粥过来,赵元承接过手,一勺一勺,很享受的喂她一口一口的吃了。
有几滴稀粥沾在她的唇角,他还细心的拿着帕子给她擦干净了,直到她将整碗粥喝光,他才挥退了房里跪着的奴才,又着人将刚刚被她打破的粥碗碎片打扫干净。
“以后不准再不吃东西了,否则朕一个心情不好,说不定就会降些不利于苍越国的旨意,让那些老百姓陪着妳一起受罪。”
被迫吃饱喝足的纪倾颜坐在床上用力蹬了一下,脚丫子“很不小心”的蹬到了他的腿上。
虽然她那一下子踹得极狠,可被软呼呼的小脚踹中的赵元承,却心神荡漾的接过那只白嫩小脚丫,抬起,轻吻,动作一气呵成。
昨晚被吃干抹净折腾了一整晚的纪倾颜恨恨的想抽回脚丫子,却被他固执的擒在手中死活不肯放开。
她红着脸怒冲冲瞪着他,眼底仿若冒了火,偏偏她这副生动的样子,再一次刺激了赵元承的感观。
这小东西的五官长得这么精致无瑕,浑身上下娇贵得就像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他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无论是生气、撒娇、发脾气还是整人时,都那么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
这个尖锐的、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小女人是他的,只要一想到这个事实,心底就仿佛被填满了幸福和满足,那滋味实在是美妙得不可言喻。
内心深处突然有和种强烈的渴望,占有她,撕裂她,霸占她的灵魂,让她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属于他。
蛮横的吻就这么袭了下去,不顾她的反抗尖叫撕打挣扎,他就像一只被禁欲多年的野兽,终于找到了心满意足的猎物。
“放开我放开我……”
挣扎之际,她一耳光抽到了他的脸上。
声音大得几乎响彻整个忘忧宫,完全沉浸在**之中的赵元承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打得一怔。
虽然她的小爪子并不足以伤害到他,可身为一个上位者,一个皇帝,一个可以号令天下的王,就这样被自己养的小宠物挥爪子打了,里子面子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本能的挥起手,一耳光就要抽下去,却在看到她凌乱发丝,娇红的俏颜和泪眼婆娑的面孔时,慢慢冷静了下来。
轻抚着微微刺痛的脸颊,他不客气的揪起她的下巴,“都已经过了这么久,妳的小爪子怎么还没被朕给磨平?
是不是想承受更多的教训和惩罚才会学乖?”
她哼哼一笑,“皇上终于忍不住要对我的身体进行伤害了吗?”
他眯起双眼,“朕的确很想用世上最残酷的手段来逼妳屈服,比如把她锁在床上每天任由朕在妳的身上为所欲为,比如割断妳的手筋脚筋,打断妳的双腿……”
随着他的威胁,她的脸色也变得越来真惨白。
他突然笑出声,只是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
“如果妳不想让朕对妳那么做的话,就尽快学会向朕屈服。”
“屈服?
屈服在你的身下,乖乖当你的**,做一个不能有思想,不能有感情,每天只要张开双腿任你予取求夺的**吗?”
“为什么妳不认为,朕是真心想宠妳,真心想爱妳,朕会给妳一切,只要妳乖乖服从于朕,做一个听话的女人,朕什么都愿意赏赐给妳。”
“妳觉得我会心甘情愿的爱上一个毁我家园,杀我父亲的刽子手?”
“纪倾颜!”
他用力叫出她的名字,眼底是不容反抗的霸气,“先不说当初是苍越侵犯我金晟在先,就说两国交兵,死伤难免,如果当初被灭掉的不是苍越,那么现在的金晟所面临的一切,也和妳苍越无异。”
“妳以为苍越的统治者会比朕更仁慈吗?
妳怨朕恨朕,也要讲些道理,想想当初的那场战征究竟是缘何而起?
所有的悲剧幕后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不要总仗着妳亡国妳失亲妳沦为阶下囚的悲惨之境就整天同朕撒泼耍赖。”
慢慢俯下身,俊容凑到她的面前,“颜儿,朕愿意宠妳,是发自内心,不要将这份恩宠当成是罪孽,妳睁开眼睛看一看,这整个后宫的女人,哪个不嫉妒着妳羡慕着妳,为什么妳不试着去享受,去珍惜呢?”
她笑得十分讽刺,“你会恩宠你豢养的宠物到几时?”
他眸底瞬间冷却下去,仿佛被这无情的指责一语戳中心头的大忌。
宠物!
是的,他的确将她当成一只难驯的宠物在驯养,这么美的女人,这么漂亮可人的小东西,她的存在耀眼夺目,使周围的一切都失去光华。
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他不惜要用尽一切办法,将这么个难以驯服的小兽,彻底臣服在自己的鞭子之下。

转载请注明:《弃后不乖(赵元承万岁爷)_《弃后不乖》全章节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