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叶子沈毅_《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热门小说

小说: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喜欢乐生的李白狮

角色:叶子沈毅

评论专区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前面缅甸抗日还不错,不过转战太平洋后怎么看怎么别扭

饕餮之冒险王:剧毒装不完的逼,什么都能加点,哪里不会点哪里。第二卷31章女记者采访特别恶心,MDZZ…..做菜和冒险内容不错,但还是被其他剧情毒倒了,弃了。

炮王:书评后补

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

《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精彩片段

第3章 清源

天桥底下,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巷子

邓儒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在这其中。

至于为什么本来伤的是颈部,却走路一瘸一拐,这件事情得问邓儒。

“嘶,他娘的真疼啊,疼的都危害我走路了,那家伙绝对是个无良医生,我这样的能康复?”

邓儒大骂道,总之这小巷子一般没什么人,他也不在意什么影响。

望着这十多年如一日的小巷,他再次陷入记忆当中。

这一条小巷子,是他小时候学生时代的必由之路。

嗯,都是清源学生时代的必由之路,

这也是他一个自闭症患者可在儿时跟清源成为好朋友的主要原因。

那时,因为这条道路人烟稀少,清源一个小女孩往前走,当然是十分担心。

那年的防拐骗工作中做的非常好,大部分每一个中小学都放了这类影片。

邓儒如今记得,那时清源问了他一句话

“阿儒,这条道路人这么少,要是遇到人贩了怎么办啊。”

那时邓儒,嗯,天不怕地不怕,人贩?干就完了!

因此那时,或是一个小男孩他,十分臭屁的拍着胸脯冲着清源讲到。

“没事儿,我保护你,就算不能把人贩干趴下,使你跑走的时间也我还是能移出来的。”

之后清源说的啥他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当时清源听到后乐了。

笑的很漂亮,如果按照现今他的眼光来讲就是,笑的很讨人喜欢。

以致于他一下就被迷住了,也就是在那一刻开始。

他觉得自己爱上清源了。

“救人!呜,大家做什么?目前是法制社会,大家不要乱来啊。”

这时候,一道女子求救的声音突然传了来。

邓儒感觉,这个声音,十分的耳熟能详。

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有哪个了解女子就是这个响声。

这并不正常的,要记住他认识的女人,一只手来数,还可以余二只手指。

不太可能出现这种类似记不得的事存有。

但是目前则是救人要紧,终究万一要真是自身哪一个亲戚朋友被害,自身恐怕是不会后悔一辈子。

小巷子的阴暗角落中

一个女子靠着着墙面,望着前边好多个面目狰狞的壮汉直发抖。

“大家,大家要干什么?”她害怕的询问道。

“要干什么?漂亮美女,大家观查你好久了,你这样的十七八岁小女孩,一天到晚一个人走这类人迹罕至的小路面?”

“都是这样又怎么样?”女子倔强的询问道。

“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这老娘们还问又怎么样?这不是尽人皆知,求拐骗,求强吗?”一个壮汉开怀大笑的说道。

女子闻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身这一次怕是劫数难逃了。

这一条小巷子走了这么多年,从她上幼儿园情况下开始就是必由之路了。

那时还有一个叫邓儒的傻蛋陪着她一起走。

那一个傻蛋还说要保护好自己,遗憾,现如今确实遇到这种情况,可是他早就不在一起了。

不知为什么,那一个傻蛋自从那一天之后,离自己就越走越远。

甚至自己主动去找他聊天,他倒比自己更像个女孩一样,畏畏缩缩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半个字。

挺遗憾,那傻蛋应该是她这些年见过的最有趣的人了。

和他说说话脸就可红得跟个桃一样,变脸大师都没它会变。

但是大约以后也不会回想起,今天过后,

自身一辈子的朋友也无非就是被卖回农村,随后嫁给一个光棍汉什么的当媳妇儿。

随后此后再也见不到太阳了,有可能是被锁在地下室,没有人得知。

也有可能是某一昏暗的猪舍中,谁知道呢?

她似乎认命了,终究这一条小巷子她走了这么多年,她是十分的了解。

说它基本不会很多人全是轻的,是压根就没有人要来这。

除开,那个叫邓儒的傻蛋,听人说他最近去外地读书了,大约他也不会出现了。

因此,希望什么的一般不会出现,如同当初自身妈妈病故一样,那时候期待都没有垂青她。

“哈哈哈哈哈,你们看这小老娘们,她认命了。”

“认命?认命好呀,也省了我们一番时间。”

“太可惜了,感觉不到她挣扎的样子,少了一份快乐啊。”

“有些道理,嘿,美人儿认命可不行啊,你要叫起来,挣脱起来啊。”

“便是,你要是叫不出声,哥哥可以帮你啊。”

一个刺猬头的皮衣夹克男人哈哈大笑着,说着还解开自已的裆部。

就在这时,一个拐棍砰的一下,砸在了刺猬头的头上。

砰的一声,仓鼠男一瞬间简易索性的晕死过去。

邓儒站在他们面前,脸色有一些阴郁。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声音那样熟悉了,因为那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孩发出求助。

而有些生疏,仅仅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以致于她的声音有了一些转变。

而她的外貌也有了一些转变,但是却并不算太大,只是在之前甜美纯真的前提下添加了一丝完善。

应该就是俗称的,长开了。

“艹,一个病秧子来爱管闲事袭击大家?”

“大哥,老三仿佛不行。”

“擦,被一个病秧子一拐棍弄死?踏马的废弃物一个。”一个光头疤痕男人咬牙切齿提到。

“上,先把那爱管闲事的臭小子弄死。”

一瞬间,屋子里还站着的五个人瞬间反应了过来,朝着邓儒冲过来。

邓儒瞧见,再度丢出一根拐杖,击中了那一个为代表的刀疤男的头。

刀疤男一瞬间应声倒地,变成他自己口中的废弃物。

接着邓儒不管不顾腿上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疼感,慢慢摆起气势。

然后他不退反进,立即朝着四人冲洗。一人一拳将他们打倒在地面。

完事后他慢慢地拾起二根拐棍。

拿着拐杖他,首先在仓鼠一个男的头顶比画着。

接着,用劲用下一摁,一瞬间脑袋瓜里边的脑髓血夜溅了一地。

“大家破坏这一条街巷的清静,它,背负着我最美好的回忆,既如此你们就拿命来填补吧。”

接着,一人一下,嘎嘣,咯嘣,碎了一地。

“这一,老先生?感谢你的救命恩情,能是,您就这么,把他们都杀掉了?您快走吧,万一**来啦确实有理说不清的。”

这时候一道有一些弱弱的响声传来。

女子都知道,像这样的肆无忌惮,找一个没人街巷就敢贩卖人口的,是多少都有些黑白通吃。

一旦**来啦,可能也会说也说不清楚,再怎么说也是这么好几条性命案件,

她不希望自己的恩人由于好多个渣男的生命,便去坐牢。

“老先生?您怎么不说话啊?”女子再度讲到。

而邓儒这时,脑中依然在疯狂打架斗殴

“去相见,让她知道是本人回家,去快点。”一个声音讲到。

“去个锤头,就自己这龟怂样子还是别去耽搁人家了,什么时候真真正正混上成功之路再去找她。”另一个响声辩驳道

“你个傻吊,你知道不知道从古到今是多少感情就是由于一方感觉自己配不上而遗憾结束?”第一个响声骂到

2个响声就这样在邓儒脑中争执着,谁踏马也不服气谁。

最后,或是女子的声音打破沉默无言

“诶?你也是邓儒吗?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那样不爱说话啊。”

“我并不是,你认错人了,告别!”邓儒赶忙拿手捂住脸就需要往外跑。

开玩笑的,自身这缠满纱布,手拄着拐杖的样子可以让清源见到?不太可能,绝对不可能。

“邓儒!你占住,你又想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近些年来你一看见我便遮遮掩掩的。”

清源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了要跑路的邓儒。这浑蛋跑了这么多年,今日得问个清晰不会再使他跑了。

“……我并没有,确实”邓儒轻喃的争辩道。

即便,他昨日成了社交牛逼症。

即便,他获得了他的人生外挂软件。

可是,那很多年在内心深处养成的不自信,还是让他不敢真诚的应对面前的这一美少女。

清源闻其,噗嗤一声乐了出去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讲话断断续续,确实,无论以前我到底干了什么使你那么担心我,我请你吃饭,我们往日恩仇一笔勾销好嘛,尽管我不知道彼此之间究竟有什么仇的。”

“自然没仇了,但是,你需要请我吃饭我当然不会拒绝。”

邓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同意了清源的邀请。

“噗,哪行你挑加盟店吧,老话这颈部怎么弄的,伤成这样。”

“嗯?嗯哼哼,以前犯二摔的,问题不大,今日出院了。”邓儒闻其十分尴尬的说道。

“你看看,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一点都不当心。”清源闻言笑道。

儿时他二人一起搭伴上学的时候,邓儒都是,隔三差五摔个跟斗撞个墙,那都是操作过程了。

有时候甚至,一览无余的平地上,他也能开演一波平地摔。

转载请注明:《(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叶子沈毅_《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