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段许诚心碎梦栎)_(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全章节阅读

小说: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心碎梦栎

角色:段许诚心碎梦栎

评论专区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想要独立……于是退学去做销售,上大学和独立是矛盾的么?不能勤工俭学么

我在日本当轻小说大师:吹硬汉就是靠发烧40度雨天狂奔吗?这是个类人猿不是个硬汉

狂神:第一本小说,四年级吧,不知道谁从书店带到家里的。那时候翻来覆去地看雷翔在马上强吻紫雪的片段。‘哎,皇书’

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

《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精彩片段

第四章 双方激战(上)

“青哥,根据调查,我们找的人就在这里。”一个满身肌肉却带着金丝框眼镜显得温文尔雅的人说。

“看来我们比其他势力更快一步。”被称为青哥的人得意的说。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是找一个人,并不想伤及无辜,要是有人不听话,那我只能让你们见见血了。”青哥凶狠地对段许诚几人说。

说完,他就向病房里看去——只有两个男的,还有一个被他们堵回来的女护士。

“哪个是潜力者?”青哥回头问调查过情况的人。

“根据调查,前几天潜力者在盛隆酒店强行使用异能后,只留下了零点几秒的气息波动。因为潜力者还是未成年,强行使用异能会造成反噬。

所以我们就根据哪个人去了医院就是潜力者,但同一时间,也有一个人被送到了这个医院,所以我们也分不清哪个是潜力者。”

“你……你是干嘛吃的!怎么办?难道两个都带走吗?”青哥听了这几句话后,将怒火撒在这个人身上。

“喂,你们是干嘛的,我还要睡觉,还要休息,请你们出去可以吗?”段许诚邻床也是真大胆,几个满身肌肉的大汉站在眼前还敢这样说话。

“哈哈哈……”青哥轻蔑的笑了笑,仿佛在说你现在什么处境自己不知道吗,还敢如此狂妄。

“笑什么啊,赶紧给我滚……”不等他说完,青哥就已经被突如其来的一拳打飞了出去,并且接连撞烂了好几堵墙。

“你……你是异能者?还是个速度型异能者!兄弟们快上,不能让潜力者落入别人手中。”青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毫无防备的被攻击任谁谁都得吐点血。

“唉,演了几天的戏了,终于等到你们了。没想到你们炼体教的家伙们行动这么快。”此人邪魅一笑道。

然后他转过头,对着段许诚和护士说:“小家伙们,躲远点。”

说完,他就从床上弹射出去,双拳犹如暴风骤雨般打在青哥身上。

这回青哥早有防备,双手格挡住此人的攻击。

虽说速度很快,但是力气还是小了点。

与此同时,段许诚刚刚想要反辩说:“你和我们差不多大,有什么年龄上的资格叫我们小家伙?”

但此人说完后就立马进行了战斗,段许诚只好将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并迅速和护士跑向远处。

“快跑。”段许诚小声的朝护士叫道。

等护士和他都跑到安全的地方,她终于能够清晰地看到段许诚秀气的脸庞。

“你是段许诚?”护士的害怕瞬间就被惊奇代替了。

“对啊。”段许诚回答道。

“真的是你,我是你的初中同学西芸啊,你还记得吗?”西芸说。

“我不认识你,有可能我和你认识的人只是长得像并且重名了而已。”段许诚说完这句话后,感到了不自然。

“不不不,世界上或许会有好几个段许诚,但西皖市段家的段许诚却只有一个。”西芸说起段家时神色悲伤,她不想提这件事,但这也是她唯一相认的办法。

“但我真的不认识你。”段许诚诚实地说。

“啊?难道你失忆了?怪不得我听李医生说有个人得了暂时性的失忆,原来就是你啊。”西芸自信的说。

“不会吧,我失忆了吗?我觉着挺好啊。“段许诚一脸的不相信。

“那你说现在是几几年?”西芸问道。

“20……”段许诚刚要回答,那边的打斗声就停了下来。段许诚也停下了话语,他们才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居然还有心情相认。

完美的力量在极致的防御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吃力,神秘人被打得遍体鳞伤。反观炼体教教徒,三个小弟或多或少都有很重的伤势。

为首的青哥因为实力比那三个人强,所以没什么大碍。

“躺在病床上才几天啊,实力就这么弱了,连几个小喽啰都打不过了?”一个电梯缓缓上升,到了他们这一楼层打开时,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阵阵凉意。

仔细一看,你就会看到很多风刃冲向炼体教的人。紧接着一个大汉在一瞬间身上就多出了几道深深的裂痕。

“你还说我,你这也没杀死一个。”之前的神秘人说。

“西凡啊,实力不行不要找借口。你要知道他们可是炼体教的。

虽说实力弱了点,但他们的防御可是一流。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模样。”后来的异能者看着狼狈的西凡说。

“切,你这也不是在找借口吗?”西凡小声的说。在看他没有听到后,接着再次找借口说道。

“他们人多欺负人少,有什么好比的……”西凡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们知道我们是炼体教的,为什么还要来打搅我们的计划?不怕教会把怒火撒在你们身上?”这时对方开口说话了。

青哥知道自己几人本来还能和先前的那个人打个五五开,但奈何又来了个实力更强大的风系异能者,只好智取。

所以他通知了大部队,祈求得到增援。他们前来支援也得花费一些时间,青哥就甩出炼体教的名声来拖延时间。

“炼体教吗?我们才不怕,只不过是异能世界一众二流异能教会的末端罢了。我们蓝星异能者协会可不怕你们。”之后出现的异能者说。

“晨哥,不要跟他们废话了。现在潜力者的位置连一个三流教会都知道,恐怕我们再不转移,越来越多的教会就会来抢夺潜力者。我们会很难保护潜力者的生命安全。”西凡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慌张地说。

“好,那就速战速决。”西晨说。

在如刀子般锋利的风刃和变幻莫测的拳法下,炼体教教徒连一个回合都没支撑住就倒下了。

“怎么还没来?快要撑不住了啊。”青哥已是遍体鳞伤,他带来的那群小弟早已躺下。

“呼,一个也不剩,都倒地了。虽说炼体教是异能世界一众二流教会的末端,但又怎么可能就派这几个喽啰来?未免有些看不起我们异能者协会……”西凡话音未落,远处就走来了几道强大的气息。

“本地的土著协会?只不过在异能世界的混得还行,在蓝星上的可没几个厉害的。”一个约莫40多岁,但对于别的炼体教教徒来说,他的身上几乎都没有什么爆炸性的肌肉。

“哦,是吗?那就让你看看你口中所说的土著协会的厉害。”西凡说完,一个“瞬移”就来到了男人面前。

西凡看着比自己不知道高几头的男人,迅速用了全宇宙最阴险的攻击方式。

不过,炼体教之所以被有炼体二字,肯定炼的不只是全身的肌肉,还有一些器官……

“啊啊啊,好疼啊。没想到你那里那么硬。”西凡大意地说。

“哈哈哈,两个跳梁小丑也敢扰乱我们的计划。”说完,他一拳挥向西凡,西凡只是轻轻一动身,就会来到西晨旁边。

“哎哟,光有力量也不行啊,没速度也打不到我啊。”西凡对眼前的这个炼体教的“另类”人说

“速度?我是没有,但就你那挠痒痒的力量是比不过我的。”为首的男人说,“不废话了,你们几个去找潜力者,你去救那几个人去,我自己和他俩打。”

西晨和西凡看着男人给小弟分配工作,把他们忽视的场景就是在瞧不起他们。

“风系异能,狂风吹。”西晨说。

接着,一道道狂风就吹向了一众肌肉男。

“大家注意,别让狂风把你们吹走了。”为首的男人对着实力不行的人说。

“来,小家伙们,你们两个的对手是我。但和我打千万不要分心哟,小心我一拳把你打到ICU。”男人笑着对西凡和西晨说。

“哎?副会长怎么还没有来,会不会是半路上遭到了阻击?”西晨若有所思道。

“算了,西凡你是速度型的异能者,你快去救潜力者,让我来拖住他,争取能撑到副会长来支援。”西晨对西凡说。

“好的,你自己多加小心。”西凡说完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切记不要恋战啊,救完就跑。”西晨说完看向炼体教的人。

“异能者协会西皖市分会会员西晨,这将是你人生中听到的最后一个名字。”西晨一脸平静地说。

“哈哈哈,你小子很狂啊,不过我很喜欢,我就喜欢狂妄的人被我踩在脚底时的感觉。

同样的话也送给你,炼体教烈勇,这也将会是你人生中听到的最后一个名字。”自称为烈勇的人说,“直接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实力。”

烈勇刚说完,就犹如炮弹一般冲向西晨,并使出了百分之七十的力量狠狠砸向他。

西晨也很果断,一记“风起”将自己托向天空,烈勇的拳头扑了个空,反而还被狂风刮掉了一些汗毛。

但西凡清楚地看到,地面被烈勇打穿了一个很深的洞。虽说烈勇没什么肌肉,但他的力气比那些人大的多。

接连几个回合西晨都使用远程技能消耗烈勇,烈勇每次都用尽全力但都扑了个空。

虽说扑了个空,但烈勇实力很强。每每西晨反应不及时时,总会被烈勇所砸拳头的拳风刮到。

每被刮到时,都会造成一个不前不深的伤口,触目惊心,也足以证明烈勇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

但烈勇显然很不满意西晨的这种打法,就气急败坏的说:“你丫的有本事别跑来跑去,敢不敢光明正大的来一场拳对拳的较量?!”

“嘁,我又不傻,就单论拳头而言,你们炼体教可谓是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再说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为什么要听你的?”西晨一脸鄙夷的说。

“你……真行啊你。我活了四十多年了,头一次遇到你这样狡猾的人,别让我抓住你,要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烈勇气势这方面绝不能输。

“好果子就不必吃了。”西晨带有挑衅的口吻说道。

“别得意太早。”烈勇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黑色的球形物品,然后往地上一摔,一阵黑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四周扩散。

“这是什么……”西晨还没说完,黑气就从他的鼻孔中进入。虽说他反应也很及时,但也只是闭上了嘴巴。一瞬间,他的身体仿佛被掏空,没有了一点力气。

“哈哈哈哈,这可是我们炼体教秘制的烟雾弹。我们知道自己手短,打起来还真不一定能摸住你们。

发明这个东西就是可以让除炼体教教徒以外的人体力皆失,是不是很有针对性的武器?”烈勇笑着说。

“你个老毕登,使暗招。”西晨看着远处走向自己的烈勇,不甘心的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哈哈,正所谓兵不厌诈。有二十多年战斗经历的我怎么可能不做好万全准备?”烈勇得意的笑道。

……

话说此时,另一边的西凡已经找到了段许诚和护士。但同时寻找潜力者的炼体教教徒也发现了他们。

“不好,被发现了,你们抓紧我。”西凡一脸凝重地说,但他也了解,这些笨重的敌人抓不住敏捷的自己。

“哦,好……”段许诚刚刚抓住西凡,自己就像一阵风似的“飞”向别处,一边的西芸也忍不住大叫。

“好快啊,我受不了……”西芸眼里都是被风吹的泪水,感觉就像脱了轨的过山车一样。

“碰”的一声,西凡像是撞到了一堵空气墙。强烈的撞击让他感到脑子晕乎乎的。

“这怎么会有一堵透明的墙?倒像是阻挠用来我们行动的。”段许诚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说。

“不,这应该是空间系的异能,看来想要你的不只是炼体教。”西凡此时的表情终于变凝重了。

段许诚看着他,没想到自己相处这么多天的人居然是异能者。

这两天他都是以一个自来熟的性格和段许诚打交道,也经常帮助他。所以段许诚对他还是有一些的好感的。

看着他此刻凝重的表情和之前嘻嘻哈哈的表情相比较,他也意识到了此刻事情的严重。

自己一个疑问也没得到答案,但现在反而越来越多的疑问让他更加好奇。

为什么异能者协会这么看重自己,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都想要得到自己,亦或是得到自己身上的特殊之处?

他想要询问一下西凡,但此刻的情况不允许他们放松警惕。

“不好,是空间系的禁锢能力。我们被封锁起来了。”西凡在研究空气墙一段时间后,得出了这一个情况。

“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实力,弄出了这么大的一片禁锢区域?”西芸问道?

“实力肯定很强大。空间系加禁锢能力……并且范围比老雨的还大,看来我们是处在异能世界了。”西凡说。

“老雨是?”西芸听着这名字有些耳熟,但也不能排除是不是重名。

“啊,老雨啊,是我们异能者协会西皖市分会的领域者。每个市不可缺少的异能者。”西凡大概的说了一下。

“哦,那真是太厉害了。”西芸说。

“那个,我们不是在蓝星吗?怎么会是在异能世界呢?”段许诚把握住了关键点问道。

“这个……可不好说,只是弄出这么大的禁锢范围在现实世界是不可能的,除非……”西凡说到这时,咽了口唾沫继续说,

有什么空间系的至高者降临蓝星,否则的话,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异能世界。”西凡说。

“我先给副会长发个消息,问问他们在哪。”西凡说,他担心这种情况下自己一人是很难保全潜力者的安全的。

“喂,张副吗?嘿,每次喊你这名就总有被占便宜的感觉……”听到这,西芸和段许诚都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你们现在在哪里?潜力者现在在我旁边,我担心自己保护不了他,就只能向您求救了……”西凡说,但电话那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张副?张副?您能听到吗?”西凡此时惶恐不安,他担心张副提前遇到了开启禁锢的人。

“哦,我没事,你们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们。”电话那头的“张副”声音沙哑道。

“张副您怎么了?说话那么大喘气。”西凡为了保险起见,问了问。

“没事,刚刚遇见了一群奇怪的人,我们差点被团灭。”“张副”说,听语气还有一丝的伤心。

“哦,你们没事吧。”西凡关心的询问道。

“没事没事,告诉我你们的位置,我去接你们。”“张副”的语气好像有一丝丝的不耐烦。

“还有西晨,他现在正在和炼体教教徒对战,我们得去帮他。”西凡说。

“好好好,等我们接完你就去救西晨。”电话那头的“张副”说。

这时,西凡突然冷笑道:“张副,西晨可是你最在意的会员,你这语气显得他对你很不重要。”

“啊……不是,我们先去救他,等解决完那个炼体教教徒我们就来救你。”电话那头的“张副”明显慌乱了。

“张副啊,你可常常教导我们为了大众的幸福难免会牺牲自我,这你不会不记得吧?潜力者事关蓝星生存你……”西凡轻蔑地说,还没说完就被“张副”打断了。

“呵呵,没想到你对自己的副会长都有疑心,是一个谨慎的人,但也就这样了……”电话那头的真面目显露了出来,随即就听见真正的副会长的惨叫,然后就没了动静。

“他们也真是傻,被我以会长的名义给骗撤退了,要不然早就过去帮你们去了,哈哈……”电话那头传来邪恶的笑声,这听的西凡很是愤怒,手上的青筋都突起。

“不过你们也别得意,在我们的空间禁锢领域里,找到你是迟早的事。等着吧,别被我发现哦,要不然下场会很惨的。

还有,谢谢你帮助我们照顾潜力者,作为奖励,我会让你死的很疼快的,哈哈……”说完,电话那头就挂断了。

西凡很生气,但也没有办法,眼下唯一的就是保护好潜力者并且撑到会长发现他们。

能够杀死副会长的人的实力应该不凡,这或许是他们三个人是否能活下去的最大挑战……

转载请注明:《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段许诚心碎梦栎)_(异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观测)全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