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赋格(白玉砚夏)_(白日赋格)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白日赋格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砚夏

角色:白玉砚夏

评论专区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女主播那里降智

集成之路:紧贴时代啊,穿回去做芯片半导体

尘埃之花:为了增加困难,女主降智,所以有的苦真是自作自受或者作者强行安排的。送信那段特别明显,明明信上有魔法标记,看着牧师打上去的,别人质疑女主身份的时候,不知道拿信出来证明,只会装可怜求别人相信。。

白日赋格

《白日赋格》精彩片段

第5章 预兆

笃笃,笃,笃笃笃。

屈起四指轻敲两声,停顿一息,再反手将木门重重叩响,随即快速连击三下。

从门的另一侧很快传出一道声色温雅的问话声。

“您好,先生,请问我能为您做一些什么?”

“您好,劳烦给我一些黑桑草叶茶。”

白玉从容回复了对方的问话。随即,雕花的梨木门向后推开,门后露出一张陌生女人的端庄面孔。

她屈身向白玉行了一个旧世纪贵族的女子礼,后退两步,礼仪周至的微笑着请白玉进到室内。

“您好,这大抵是初次与您相见,白玉先生。”她将梨木门重新落下锁,这般问候着,走至白玉身前替他引路。

“妾身的名字是秋罗,在此地负责反抗军的接引及信息采集工作,啊,虽说暗号如此,但黑桑入茶太过清涩,”秋罗将白玉引至室内,安置下他的行李,又引其坐下“白芥暂有要事缠身,怕是要劳您稍等片刻了,不知您可要用些甚么茶水?”

“要事?是反抗军临时下达的行动任务吗?白芥他有没有提起过是什么事情?”

“回先生,他不曾提起过,”秋罗提下火炉上煮沸的水,又替我取来一个极精致的白瓷杯,杯壁刻有黑桑的纹样,叶络与枝梗精细到令人咂舌“反抗军偶尔会下达这样突如其来的指令,白芥实力强大,也很谨慎,还请您不必忧心。”

“那么,白玉先生,请问你要品尝一些繁缕萃泡的花果茶吗?”

白芥一直以来都对那家伙的决策抱有疑问。

毕竟,对于他来说,将私下会面的地点选在占星台旧址绝非一个好主意。

“这倒是我考虑不周了,若有什么纰漏之处,还劳您谅解。”

对方这样说着,稍稍俯下身,仔细调整好天文望远镜的角度。

“我知晓,您发誓效忠的神庭已然覆灭于灾厄起始之际的狂潮,但我私以为,您仍旧虔诚。”

对方调试天文望远镜的动作未能完成。

一柄短匕破空而至,对方怔愣一瞬,却又稍呡唇角得体的轻笑一声,并不闪躲。

短匕稍稍错开其面门,只浅浅斩破其眼下几寸肌肤,再疾驰而去。

只见白芥面色漠然的警告性掷出腰间短匕,垂目错开那人含笑的目色。

“是我失言了,白芥阁下。”

白芥不答,只随性上前几步,将钉入墙壁几寸的短匕拔下,重新插入自己腰间。

“衍之,你不必再试探我什么,无论如何,我的承诺依然有效。”

他侧首直直迎上衍之的目色,冷声道“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妄议,若是您再这般无礼,下次,我的匕首会径直割开您的咽喉。”

“是,感谢您的宽恕。”衍之抚肩行了一礼,面上还是那副无懈可击的笑容。“那么,或许您容许在下致上一份歉礼?”

“昨日子时,始终无言静默着的群星给予在下一个预兆,”衍之轻笑一声,有意停顿半息,暗如死沼的眸子对视上白芥的双眼,“预言所卜之人,指向那位名叫白玉的少年。”

衍之望见白芥干涸的双眼几近微不可闻的收缩一瞬,而某些鲜活的情绪重新暗涌。

衍之轻笑一声,将预言的结果部分告知,而后,轻飘飘的推出自己的筹码。

“白芥阁下从前擅使的那支长剑,我是指,其剑身镌有太阳神纹的那支。请原谅,我知晓它在追随于您的万场搏杀中折断,我无意提起您的旧伤。”

“若是我说,在下有足以将其重铸的法子,不知是否能借此在您那讨来一笔恰当的生意?”

不必去看,白芥知晓衍之此刻掩于那只金框单边眼镜下的乌黑色的眼一定笑的像只灰狼。

白芥不信占星,但他并不否认,方才的预言确实扰乱了自己的情绪。

况且,那支长剑,白芥记得它。

赤金色,剑身三尺,日光照耀之时其上所镌有的太阳神纹也一并长明。

它不该在那里折断。

“谈谈您的条件吧,”最后,白芥缓缓开口“我洗耳恭听。”

繁缕所萃的花果茶饮下半盏,白芥才极迫切扣开了梨木门。

他近乎失礼的闯入室内,直到看见白玉安然无恙的对视上自己的眼睛才稍定心神。

但他又很快迫切的扣住白玉的手腕,不容置喙的开口道:“白玉,立刻同我离开这里,就现在。”

白玉被扯了个踉跄,诧异的仰面问他“为什么,怎么忽然……”

“如果你很在意,我事后会同你解释,”白芥不耐烦的开了口,手上动作又粗鲁几分,“但是现在,你必须立刻同我离开。”

白芥顿了顿,又放手猛然进了屋内,随手扯下两件便于隐蔽的宽大衣袍。

他并不回头,再次扯了白玉往外走,“这里的和平已然无法维续,我们必须在封城之前离开。”

“我知道了。”白玉郑重了神色,加快脚步跟上他,回应到,“你同我来,我知道一条小路,那是直通高墙的捷径,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白玉顿了顿,又郑重的重复一遍:“没事的,白芥,不要紧,我们不会有事的。”

接下来的一段旅途顺利到令人诧异的地步。

两人顺着捷径很快赶至高墙,利落的解决了驻守其侧的士兵,再迅速沿着高墙石堡内的旋转楼梯一路向上。

白玉从来不曾到过这样高的地方,云气盘结于脚下百尺,体感稍冷,太阳又靠的那样近。

白芥抱着他,从入云的高墙一跃而下。

高声的风流动于两人身侧,带来莫大的阻力,使白玉生一种化身为鸟的错觉。

而在他眼前逐渐呈现的,是他从来不曾设想过的,为死亡与灾厄肆意横行的世界。

红褐色的土壤不知何故显的略有些泥泞,地表上轻易可见裸露而出的白骨。

而稍远处,苍绿的原始森林静静蛰伏于云雾里,叫人本能的感觉到危机。

而这原始的森林与高墙间,横断大片裸露的红土,仿佛一道再难逾越的天堑。

这就是白玉从未见识过的,高墙之外的世界

转载请注明:《白日赋格(白玉砚夏)_(白日赋格)完结版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