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聘礼:总裁夫人逃婚99次方深宫浚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千亿聘礼:总裁夫人逃婚99次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方深

角色:方深宫浚

简介:作为一个专业酒店试睡员,方深酒第一次工作失误,就是却一不小心,睡了一个如同神祗一般的男人
还特喵的,在她身体里,留了个娃
这买卖……方深酒在看着小奶娃逆天一般的颜值和高智商后,觉得还不亏,就怕哪天被那个渣爹爹给发现了,于是,她带着小奶娃一直藏啊藏……却不料,一场蓄意谋杀,她和孩子爹再度搅和到一起!她不得不逃,终于,有一天,她跑不动了,被抓回去结婚生二胎……这年头,不好好工作,是要被抓去结婚的!!!

千亿聘礼:总裁夫人逃婚99次

《千亿聘礼:总裁夫人逃婚99次》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想死还是想活

医院ICU病房内,各项仪器的声音中,夹杂一丝男女的喘息。

方深酒半身**着,跪在冰冷的仪器上,将脸埋在长发里,男人注意到她的逃避,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拽着她的脑袋,面向隔壁的病床。

“就让她看看她下贱的女儿,说不定就能睁眼醒过来。”

方深酒看着病床上苍白而熟悉的脸,完全不敢想母亲看见自己现在样子的画面。

她在男人手中挣扎着,下半身毫无遮拦的映入他眼中,挺身再一次贯穿她的身体。

方深酒死死咬住嘴唇,才没让自己叫出声,血腥味在口中弥漫,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她不敢去看面前母亲的脸,只能绝望地闭上双眼。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方深酒从最初的强烈反抗到现在的默默承受,是因为她悲哀的发现,反抗也没有用。

宫浚沉不会放过她,反抗只会换来他更深的折磨,而顺从……

痛意从头皮传到身下,宫浚沉将她狠狠翻了个面,方深酒不得不睁开眼睛,对上他俊美到有些阴柔的脸,幽暗的眼眸中寒意彻骨,薄凉的唇上勾着嘲讽的笑。

“不愧是同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看来你很享受。”

方深酒听着他的话,眼中迸出强烈的恨意,任由他在身体里肆意冲撞,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情动的愉悦,咬牙问道,“你这个疯子,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你说我想怎样?”宫浚沉的眼中是不输于她的恨意,掐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身上不断发泄着自己的**,“我要把那个禽兽欠小欣的,从你身上一点点讨回来。”

“我要说多少遍你才相信,我哥哥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方深酒已经记不清,她和宫浚沉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了多少回。

宫浚沉固执地认为,她的哥哥方云赫,就是迷杀他妹妹宫可欣的凶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将他送进监狱,但她却始终坚信,哥哥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凶手至今依旧逍遥法外。

“相信你?”宫浚沉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声中带着冰冷的讽刺,“当初要不是你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小欣就不会死!你们兄妹的手段,还真是如出一辙!”

“我……”方深酒想到三年前的事情就一肚子窝火。

她狠狠地将宫浚沉从自己身上推下去,“你搞清楚,当初是你闯进我的房间,夺走了我的初夜!要不是看在……现在进监狱的人,应该是你!”

宫浚沉一把将她拽过去,以极其屈辱的姿势,将她按在病床上,继续着他的动作。

“看在什么?看什么?看床上的女人!”他将自己的暴怒,半点不留的发泄在身下的娇躯上,还觉着不够,又不断地用语言凌迟着方深酒的心。

“你让她醒来啊,让她睁开眼睛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看看她都生出了什么!一个强奸犯,一个婊子!”

方深酒紧捏着身下的床单,用力之深早已陷入手心,尽管母亲早已成为永远不可能醒过来的植物人,但就这样面对面的看着母亲的脸,她手心的痛依旧不及心中的万分之一。

她紧闭着双眼,生怕屈辱的眼泪打**母亲的脸,宫浚沉却故意一次比一次更用力。

鲜血顺着方深酒嘴角缓缓流下,她一声不吭,承受着宫浚沉的折磨。

她也不是没想过以死相搏,奈何自己的母亲和哥哥现在都在他手中,如果她反抗,宫浚沉分分钟就能断掉母亲高昂的医药费,想出一百种方式让哥哥死在监狱里。

窗外一声惊雷,大雨贴着玻璃,打**方深酒的世界。

漫长而煎熬的折磨后,宫浚沉终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毫无留恋地离开方深酒的身体,仍由她像一团烂抹布一样,滑落在病床下,再次出现她面前时,他已经洗完澡穿好了衣服。

裁剪讲究的西装包裹着他比例完美的身体,轮廓分明的五官犹如一件传世的艺术品。

方深酒对于他的外表早已免疫,披着破烂不堪的衣服,不屑地将目光移向一边。

宫浚沉破天荒的蹲下身体,冰冷的手指挑过她的下巴,将一碗陌生的液体缓缓灌进了她的嘴里,方深酒没有挣扎,她知道宫浚沉不会让她轻易的死去,管它喝的是什么液体。

“避孕药。”

宫浚沉的眼中带着几分嘲讽,满脸都写着我不会让你得逞。

方深酒知道他是想看自己失望的表情,毫不犹豫地接过他手中的碗,一饮而尽。

果然看见了男人瞬间沉下来的表情。

他拽着方深酒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拖起来,从病房一直拖到了地下停车场。

方深酒知道他要去哪里,看着窗外的大雨,打了一个寒颤。

“跪下。”

宫浚沉将她从车上拽下,狠狠推向宫可欣的墓碑,方深酒的膝盖磕在大理石板上,瞬间的疼痛让她有些眩晕,根本没有力气爬起来。

“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

方深酒没有动,滂沱的大雨瞬间就淋**她和宫浚沉。

她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冰冷的目光中全是不服。

她没有错,她相信哥哥也没有错,凭什么要认罪?凭什么要磕头?

雨水顺着宫浚沉面无表情的脸不断滴落,方深酒突然低下头,朝着大理石上重重磕去。

安静的墓园中,她用脑袋一下一下撞向冰冷的大地,直到鲜血渗透大理石的碎痕,又一次次被雨水冲刷干净。

宫浚沉依旧没有满意,他伸手扯了扯湿透的领带,似乎觉着有些窒息。

方深酒听见身后跑车的轰鸣,又渐渐远去,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墓碑前。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下山的,只记得出租车司机看见她时,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方深酒自嘲地笑了笑,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那个墓碑下的女孩,就这样安静的离去,不用再遭受这世间的苦难,不像她,明明承受着相同的苦难,却还要接着承受下去。

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她给闺蜜打了一个电话,僵硬许久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

“团子已经睡了么?辛苦你还帮我照顾他。”

“我有什么辛苦的,倒是你要早点休息,别忘了明天出庭。”

电话那头的声音刻意保持着淡定,但方深酒还是听出了那种欲言又止的担心。

她稍许轻松的心情再次紧绷起来,紧张道,“是不是哥哥的最终判决书要下来了,怎么那么仓促?明明证据都不足,他们怎么就不再好好查一查!婠婠你就不能再帮……”

她越说越激动,声音也不觉提高了几分。

“你小点声,团子都要被你吵醒了。”电话那头的宋婠婠叹了声气。

“深酒,这么多年的闺蜜,你有事哪次不是我帮你出的头?但你也知道宫家的手段,这次我是真的尽力了。”

“那明天……”方深酒只觉着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了自己,声音也垮了下来。

“明天我会尽力的,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婠婠,谢谢你。”方深酒挂了电话,脸上早已爬满泪水。

她知道,在宫家的压迫下,根本没有律师敢为哥哥辩护,唯有刚从法律系毕业的闺蜜,不惜赌上她的职业生涯,也要陪自己战斗,奈何两个无背景的女孩子,实在势单力薄……

一夜无眠,辗转反侧。

她脑袋里画面纷叠,站到法院门口时,又变成一片空白。

宫浚沉一身黑色西装,经过她的身边,目不斜视地走向听审席。

方深酒在他身后走入法院,这才发现,大厅里早已让宫家人占满,闻风而来的记者们正高举着声讨正义的大旗,围在宫浚沉和他的家人身边阿谀奉承。

她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坐下,看着哥哥拖着沉重的步子,被人押上被告席。

宫家下人的口供出奇的一致,直接就确立了他强奸宫可欣的事实。

昔日的天才漫画家,变成了猥亵学生的禽兽,身上贴满了各种强奸杀人的标签。

他抬起苍白的脸,目光呆滞的掠过声讨他的大军,终于停在角落里。

方深酒看着他瞬间明亮又黯淡如死灰的目光,心痛到无以复加。

宫浚沉的团队招招狠厉,每一项罪名都指向了死刑。

宋婠婠据理力争,却也渐渐难以招架,只是传说中的埋尸地点,并未找到尸首和凶器,这才给她找到一丝喘息的空间,哥哥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但罪名无论如何是没洗干净。

无期徒刑,判决结果下来,方深酒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悲哀,只是轻轻松了一口气。

突然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她抬起头,对上宫浚沉幽深而阴冷的眼睛。

方深酒打了一个寒颤,在那双阴鸷的眼眸中,她只看见冰冷的一个字,死。

她下意识想逃,匆匆离开座位,却在门口遇见了宫浚沉的保镖,不顾她的反抗,将她塞进宫浚沉的车里,强行带到他的别墅,一把将她推倒在客厅里。

她跪在宫浚沉面前,背对着他的十几个保镖,突然,听见他冰冷而狠厉的声音,“上她。”

“什么?”她尖叫出声,不敢置信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宫浚沉却没有半点动容,凌厉的目光一扫,客厅里就传来皮带纷纷落扣的声音。

方深酒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一拥而上,衣服很快被人撕碎,露出雪白的肌肤。

她颤栗着,不顾一切地爬起来,挥舞着双臂,拼命反抗道,“你这个人渣!禽兽!该坐牢的人应该是你!该判无期徒刑的人应该是你!不!该死刑的人是你!”

兴许是她的话,刺激到宫浚沉,他睁开半阖的双眼,幽幽地盯着她看了半晌。

终于大手一挥,叫退了保镖。

方深酒还未松口气,眼前便落下一道黑影,下颌骨传来熟悉的痛觉,耳边是他几乎发狂的声音,“对,死刑,你交出直接证据,他死了,我就放过你。”

直接证据?方深酒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宋婠婠说,如果找不到尸首和凶器,就没有直接证据,杀人的罪名就不成立,所以宫浚沉用尽手段,也只能将哥哥判一个无期徒刑。

其实她还说,就连确定强奸罪的证据都存在伪造的可能。

可惜除了方深酒,法庭上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忽略了这句话。

“不说?”宫浚沉的手中又下了几分力气,怒火冲天道,“你以为沉默,就能救那个禽兽?别做梦了!我有一千种手段让你开口,不想生不如死,就趁早交待!”

“那又怎样?”方深酒回过神,倔强的眼神中充满了恨意与不屈,“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相信哥哥没有做过,他是被诬陷的!他……”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宫浚沉一把甩开方深酒的下颌,扯着她身上破碎的衣服,将她拖向走廊深处。

方深酒被扔进一个黑暗的房间,宫浚沉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他只是站在门口,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突然用力甩上房门,转身离开了。

“啪——”

方深酒还未适应眼前的黑暗,只觉着头顶上一束强光,瞬间撕碎了一切。

她试图用手遮住眼睛,但那束强光却无所不在,让她不由有些心惊。

她知道,在国外,只有对待极其难缠的罪犯,才会使用这样的审讯手段,很少有人能承受这样的手段,而她曾作为一个专业的酒店试睡员,对于光线的敏感更是比常人强许多倍。

宫浚沉果然已经将她调查清楚,知道她最怕什么,也知道,怎样能让她生不如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疲倦一次又一次袭来。

方深酒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不断打着哈欠,每一次都差点在浓厚的倦意中睡去,下一秒却又在强光中惊醒,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她几乎想撞墙。

她将头深深埋进膝盖,试图避开那道灼灼的光线,稍一放松,便又是千百倍的折磨。

不知这样尝试了多少次,方深酒终于放弃了休息的打算,她靠在墙角,看着墙上的钟表一圈圈转着,明明已是深夜,她却承受着烈日灼心。

绝望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她心中回响,她不能死,团子还在等她去接他回家。

三天后,那扇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方深酒看着那张在心里已经死过千百遍的脸,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可惜她还未撕碎宫浚沉那张精致的画皮,就体力不支失去了意识。

宫浚沉冷着一张脸。看着这个扑进自己怀中的女人。

突然在佣人一片诧异的目光中,将她拦腰抱起,径直朝着二楼的卧室走去。

方深酒醒来时,周围充满了那讨厌而熟悉的味道,却没看见宫浚沉的人。

她支撑着身体爬起来,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他的卧室!

“哼,既然醒了就自己动手吃药。”

方深酒看了看怀中的药瓶,又抬头看向说话的女人,长相不错,穿着打扮也不错,就是说话的语气有些尖酸,眼中的妒嫉不像是来救人,反而像是要杀人。

“宫浚沉的情人?”方深酒晃了晃手中的药瓶,这个男人还真是花样百出。

“你胡说什么!”女人的脸一下就红了,恼怒道,“我是宫先生的私人医生,何诗恩。”

私人医生?方深酒淡淡瞥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将药瓶扔回她手中,“那这个药我不能吃,麻烦你告诉宫浚沉,他不是想让我生不如死么?有本事他就弄死我!”

“你……”何诗恩是在药上动了手脚,却没想到方深酒能看穿,但一想到是宫浚沉的默许,她顿时又有了底气,故作优雅道,“我劝你还是乖一点,少惹宫先生生气,否则……”

她故意停顿下来,拿起药盘中的针管,慢条斯理地抽取了一管不明的液体,在方深酒面前晃了晃,微笑道,“我可有的是方法折磨你哦。”

“呵!”方深酒一声冷笑,嘲讽道,“一个医生不是应该好好治病救人,然后管好嘴么?”

何诗恩精致的妆容果然裂了一块,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方深酒看着她明明很生气却还是要保持优雅的样子,不屑地补了一刀。

“宫浚沉又不在这里,你装什么装?”

只是,她话音未落,便觉着手上一阵刺痛,深深倒抽一口凉气。

何诗恩将针管插在她的手背,却故意等到血流出一大截后,才重新推了下去。

药液混合着血液重新流回血管,方深酒疼到小脸惨白,也顾不上再骂出什么难听话。

何诗恩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果然能看上那个男人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方深酒心中暗骂着,摔了桌上的药盘,准备下床去找宫浚沉拼命。

刚下床,就看见宫浚沉带着何诗恩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后者一脸受尽委屈的表情,也不知道刚才出去说了什么,宫浚沉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无所谓。方深酒早就见惯了他的表情,扯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房间内的气压又低了几分。

宫浚沉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如同黑云压城,将方深酒生生逼回到床上。

方深酒下意识偏过脑袋,避开了他冰凉的手指,但转瞬,那只手就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

瞬间的窒息让她有些眩晕,她甚至发不出任何求救的声音。

她看见宫浚沉的薄唇开合,耳边回荡着犹如从地狱传来的声音。

“你想死还是想活?”

想死?还是想活?方深酒不知道。

困在这样的牢笼中,就连呼吸,她都觉着无力。

她闭上眼睛,意识渐渐涣散,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熟悉的铃声。

方深酒倏然睁开眼,惊慌失措的表情在宫浚沉眼中一览无余。

他的视线渐渐落在床头柜上,那是方深酒的手机,已经被他充满了电。

他瞬间撤了力气,方深酒控制不住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余光望着手机上的名字,心脏一阵一阵抽紧,不住祈祷着,挂电话,挂电话,挂电话……

好在电话那头,仿佛有什么心灵感应,在她的祈祷中,铃声停息了。

方深酒长舒了一口气,抬头时,却对上宫浚沉饶有兴趣的表情。

似笑非笑的玩味中,散发着浓烈的危险气息。

她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微信发来的视频电话。

方深酒反应过来,猛然从床上爬起,扑向自己的手机,但还是晚了一步。

宫浚沉细长而优美的手指,轻轻划过屏幕,按下了接听。

“妈咪,妈咪,你在哪里?你……”

手机里传来了团子奶萌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带着浓浓的戒备,“你是谁?”

宫浚沉盯着屏幕不说话,脸上面无表情,眼中却渐渐涌起风云,目光沉了下去。

完了。

方深酒在心中哀叹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宫浚沉喂了她那么多避孕药,却唯独漏掉了三年前的那一次。

那时她刚成为酒店试睡员不久,在一次国外出差中,莫名其妙就被宫浚沉闯入房间强啪了,还莫名其妙地怀上他的孩子,本想回国后打掉孩子,将他告上法庭。

谁知回国后,哥哥却恰巧成为了宫家二小姐的美术老师。

为了哥哥的前途,也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选择忍气吞声,没想到后来竟然……

“你是谁?”宫浚沉终于打破了沉默,看着屏幕上那个与自己小时候,简直如出一辙的男孩,他用尽全力保持声音平静,气息却还是有些不稳。

“我问你是谁!我妈咪的手机为什么在你这里!你把我妈咪怎么了?”

团子的声音也多了几分火气,噼里啪啦接连甩出好几个问题。

奶萌的声音中,透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气势上竟然丝毫不输宫浚沉。

宫浚沉用力捏着手机,手指已经有些微微颤抖,强压着心头呼之欲出的答案,拿出了商场上所有的克制与冷静,开口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在这样逼人的压迫中,就连方深酒也不得不低下头,心乱如麻。

团子却不怕,如同针尖对上麦芒,挑衅道,“你管我多大!我要见妈咪!否则就报警!”

“她……没事。”

宫浚沉不知不觉已经退了一步,意识到这一点后,他脸色阴沉地瞥了一眼方深酒。

“只要你告诉我姓名,年龄,住在哪里,我就把你妈咪送回去。”

继续阅读《千亿聘礼:总裁夫人逃婚99次》

转载请注明:《千亿聘礼:总裁夫人逃婚99次方深宫浚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