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佳汪蕾《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陆佳

角色:陆佳汪蕾

简介:我们都在假装悲伤,安慰着另一个悲伤的人
直到某天,去到另一座城市,才终于明白:哪有装出来的悲伤,上海也好,大理也罢,城市里灯火通明,孤寂的却只有人心!这是一个逃离都市的失意男人,去大理遭遇情爱的故事
作者公众号:坦克的书摊儿,微博:我有药卖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说孤独她说梦想

窗外风雨交加,孤独跟随着耳机里的音乐,一点点在我的身体里炸裂,伴随着孤独而来的,还有一事无成的羞愧感。我失眠了,坐在硬邦邦的床上,找不到一点宽慰自己的理由。

我不知道在上海这座城市,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恨不能将肉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变成赚钱的机器,可在高昂的房价面前,仍活得像个奴隶。

我太平凡了,平凡的生活,平凡的苦恼,平凡的憧憬着,平凡的淹没在城市的日日夜夜中……平凡就像一把无钥匙可解的巨锁,锁住了我的一切,我本该在平凡中学会麻木的,可偏偏这样一个孤独的深夜,平凡就像一把刀**了我的心脏。

窒息中,我拉开窗帘,站在19楼,俯视着身下的城市……交错的灯光,穿过酒店的窗户,穿过彻夜营业的超级卖场,穿过压路机的钢轮,穿过塔吊的吊臂,穿过胶鞋与积水之间,织起了这座城市的梦幻。

我渐渐失神,然后眼前一黑,所有的一切好像又不存在了,直到香烟烫了手,续上一支,周而复始……

……

“米高,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

敲门声和说话声,让我猛然惊醒,我将手中已经燃了一半的香烟扔进了焦黄色的烟灰缸里,然后替陆佳打开了房门,我们还没有分手,但已经到了分手的边缘。

陆佳穿上了她最漂亮的一套夏装,脚上是一双可以露出一半脚趾的香奈儿亮片系凉鞋,这让她看上去比什么时候都要干净。

我看着她,想像往常一样睡了她。

在我的认知里,肉体的交融就像一剂良药,会杀死病毒一样的孤独,之前的三年里,我已经无数次在陆佳的身上得到验证,我总是能在她的身体里开拓出无边的想象,然后忘了平庸,忘了在这座城市像救火一样需要一套房子。

她就像鸦片,蚕食着我的精神,也提醒着我:你该挣钱了,否则我能给你的一切,只是一场言过其实的梦。

说来可笑,我竟然不知道四年的感情,在什么时候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成了瘾君子,她也不再唾手可得,牺牲掉的则是那些单纯和对生活无限的憧憬。

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陆佳也看着我。

我忽然觉得:我们是该好好谈谈了,可还有什么话,是能从我口中说出来让她感动的呢?

“米高,我去法国的签证已经办下来了,我想到那边找个大学,继续学习服装设计……来找你没别的意思,大家相爱一场,就算告别吧。”

说着,陆佳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在她脱得只剩下内裤的时候,我终于抱住了她,然后将她扔在了那个硬邦邦的床上,在她的**声和床铺毫无规律的晃动声中,我透支了所有的孤独,狠狠留在了她的身体里,我已经顾不上有什么内心活动。

烧掉了这个夜晚最难以忍受的孤独,我渐渐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之间最体面的一种分手方式了,毕竟我们还能在分手的时候做()爱,这证明我们之间并没有第三者的插入,想来,还有比这个更幸福的分手吗?

所以,我们曾经认真爱过,如今分开,只是在对人生的选择上出现了分歧。

……

穿上衣服,我坐在沙发上抽烟,陆佳在卫生间里洗澡,她没有关门,大概是为了方便和我说些什么。

“米高,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窗外,建设这座城市的机械声又混合着雨水的声音传来,我心中是说不出的疲惫,重重吐出口中的烟,终于回道:“想好好睡一觉,不用做梦的那一种。”

陆佳浅浅一笑,说道:“别一睡不起,你可是个男人。”

我抬起头,心里有很多想给自己辩解的话,比如这个世界不公平,比如运气不好,比如能出类拔萃的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只能平庸的活着,可这些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我在她的笑声中,笑着,然后转移了这个话题:“你呢,以后还会回国吗?”

“如果在那边遇到一个合适的,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嗯。”

我心里难过的厉害,又说道:“到时候记得给我发一张你穿婚纱的照片。”

“我们不是那种分手了还能做朋友的前任,还是别联系了吧。”

我低下头,看了看快要在手中烧完的香烟,半晌才回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穿着婚纱的样子,和我心里想的是不是一样。”

“如果你不是开玩笑的话,我是真觉得没这个必要……你在这方面的幻想应该留给你的下一任女朋友了。”

说着,水声停了,没过多久,陆佳就穿着她来时的衣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对我笑了笑,我却恍惚的不行,我已经习惯了她洗完澡一丝不挂站在我面前的样子。

“米高,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留点儿什么吧。”

陆佳看了看手上那枚我在一年前送给她的戒指,然后摘下,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她再也没有回头,我措手不及,我要的不是她将过去的一切还给我,而是真真切切的留下点什么。

站在好像与世隔绝的19楼,我绝望的看着她站在雨中等车的背影,在她上车的那一个瞬间,我又清醒了,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我知道她带走的是什么,留下的又是什么,只是这些东西都不是肉眼能够看见的。

……

“阿甘说生活是一块巧克力,我想:也许他是对的;一个女人说,生活是孩子和房子,我想:也许她也是对的;上帝说生活是救赎和忏悔,我想:也许我是个罪人。我从五岁歌唱到现在已苍老,现在还是两手空空,像粒尘土;再见,二十世纪;再见,和我一样迷茫的人们……”

酒吧里,我靠窗而坐,乐队就在不远处唱着这首我不知道名字的歌曲,却映射着我的心情。我无法释怀陆佳的选择,但又必须理解她,因为爱情不是一种手段,在她有更好的明天可以选择时,我没有办法以爱的名义留下她。

可是,她的选择放大了我的痛苦,让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未来。

坐在对面的汪蕾递给了我一支女士香烟,帮我点上后,笑着对我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比大部分失恋的人,要幸福的多,最起码还有我这么个老乡愿意陪着你……可是,你他妈的能不能别把我当成空气,哪怕“吱”一声也行啊!”

“吱。”

“操你,要不要这么实在?!”

我这才看了汪蕾一眼,她化了很艳的妆,穿着黑色**和一条可以把臀部裹得很性感的短裙,她对我说过,她不愿意这么打扮自己,可却是职业的需要。而在上海这座城市,恐怕只有我知道她的全名,她的同事和客人都叫她蕾蕾。

我们同样从四川的一座小城市来到了上海,我选择了按部就班的工作,她选择了在KTV陪酒。我不可能喜欢她的职业,也劝过她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可她总是说,她已经习惯了这么活着,她不是一个喜欢改变和选择的女人,因为生活从来都没有给过她选择的机会。

是的,她是一个很不顺利的女人,她的父母死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让她在16岁那年突然就成了孤儿。

……

片刻的沉默之后,汪蕾又凑过来对我说道:“有个事情特逗:昨天晚上场子里来了几个在大理开客栈的哥们儿,跟我讲了好多大理的事情。他们说,那里有一帮特自由也特混蛋的男人,天天骑着摩托车在古城和洱海边上乱晃,可偏偏就有女的心甘情愿的跟他们好,坐他们的破摩托车……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上海,不简直是扯淡嘛,要是你没有个房和车,谁愿意和你谈爱情!”

汪蕾说完后大笑,突然她又放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可我真的想去看看,他们说洱海特别漂亮,还有海鸥。”

“去嘛。”

“我哪有时间哟……”

说完,汪蕾注视着我,又心血来潮的说道:“米高,不如你也去大理开个客栈吧,你说你在上海这地方,一个月才领六七千块钱的工资,我都替你感到绝望,真不如去试试那边的生活,也许真的就像他们说的那么好呢!……”

她陷入到了瞎想的状态,还在我的沉默中怂恿着:“去嘛,听说在那边开客栈可赚钱了……等你稳定了,再把我也接过去,咱俩一起……”

我打断了她:“别做梦了,我要有开客栈的钱,还不如在上海首付一套房子呢,一室一厅的也成啊!”

“你没有,我有啊。”

汪蕾说着真的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然后递到了我的面前:“卡里有19万,应该够开一个客栈了吧。”

我没有接,又点上了一支烟。

汪蕾将卡硬塞给我,说道:“上海除了一个把你甩了的女人,还有什么?……去大理吧,就算客栈开亏了也不怕,我在上海能赚到钱,我管着你。”

我终于从汪蕾的手中接过,为了不伤害她的热情,我答应她会好好考虑一下去大理的事情。可是我不会离开上海的,因为我也是个会被习惯所左右的男人。所以她给我的这笔钱,我暂且先给她保管着,她的职业很不稳定,靠客人的心情活着,以后有个落魄的时候,再还给她救急。

……

在这之后的仅仅三天,我便听到了一个噩耗:汪蕾因为不愿意出台,跟客人起了冲突,混乱中,她被酒瓶砸中了头部,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便没有了呼吸。

再后来,我才知道,那个19万原来是她这些年来的全部积蓄,之前赚的钱,她都拿去在县城里捐了一所学校,学生和她一样是在地震中失去了父母的孤儿。

继续阅读《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转载请注明:《陆佳汪蕾《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