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申音佳赵子墨在线资源

书名:风雨三多堂

作者:糖茵迪

主角:申音佳赵子墨

简介:晋商在清末民初逐渐没落,但是山西申家还依旧繁华,随着战争来临,申晋鹏与赵子墨相遇相知,但是阴错阳差没有在一起,但是双方携手为了家族荣耀、为了晋商发展攻破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在磨砺中,两个人感情由爱情又了亲情和友情,虽然没有正式在一起,但是双方心有灵犀,默契十足,最终为了民族大义,奉献出家族财富,为了国家和人民携手共进

风雨三多堂

《风雨三多堂》在线阅读

第2章 子墨女扮男装被识破

在申音佳达到当天晚上,申晋鹏就带着人也一起到达。

晚上,申晋鹏把太原府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开会,按道理即使申音佳是男娃,但是只要没彻底“成人”(成亲),男娃和女人是不能参加会议的,申晋鹏却让人把申音佳也叫上开会,但是规定,只能听不能发言。

大家多围坐在堂中,申晋鹏坐在主座,大家静静看着他,东家不说话,谁也不敢书说,申晋鹏神情严肃,看了一眼申音佳对大家说:“申音佳自己跑到太原,非常谢谢你们照顾他”。大家都说自己家娃,有什么谢不谢。

紧接着申晋鹏说:“此次前来,我一是接茶道,带领驼帮运茶,还有是要跟大家谈谈茶道现状,也听听大家意见”。申晋鹏顿了顿说:“你们跟着我一起走南闯北,其实也知道很多情况,国外市场现在有很多种类茶叶出现,中国茶叶本身也不是唯一产品,对方货款也一拖再拖,我们国家现在受欺负,我们在国外也受欺负”。他看着申音佳说:“记着,国家强我们家族才强,家族好我们小家才能好”。

大掌柜说:“东家说有理,山西人传统本分,晋商就是靠吃苦,诚信才积累起人脉和财富,趁人之危、趁国家之危挣钱,山西人不仅不做,压根就不会做”。

申晋鹏点点头继续说:“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一房了,是把全家族银两都拿出来运茶,马帮、驼帮钱不能拖,都是拖家带口,所以此次运茶,非常重要,路上不能出差池,再有接下来我们还是要把一部分业务从国外转到国内,所以此次到内蒙和东北,队伍一部分留下谈合作,另一部分接续前进。狗蛋带领人运茶,我带领一队留下”。

申音佳本想张嘴问自己跟随谁,申晋鹏一个眼神让他把话又咽下了。

夜深了,大家都各自到屋里歇息,申音佳坐在申晋鹏屋里,申晋鹏说:“你真是越大越管不了你了,我仔细想过,你学过功夫,现在运茶道路是越来越难了,你此次不能像以前就是玩了,要有个职务担着责任了”。

申音佳乖乖说着:“是”。

申晋鹏说:“其实我们此次如果茶钱再拖欠,很有可能我们有一些产业就要停止了,只能留一些关键产业。现在清**在外交方面也无法替我们做主,音佳,永远记住,要无愧祖国,要保护家族”。

申音佳说:“爹,此次前去,我想在内蒙和东北留下,跟您一起谈生意,您记不记得,小时候跟您一起到东北,我走丢了,然后被一户人家收留,他们家公子跟我成了莫逆之交,后来你们拖官府寻找,官府与王家老爷是挚友,所以将我找回”。

申晋鹏说:“王家老爷是你恩人,当然记着”。

申音佳说:“我之后一直跟王公子有书信往来,王家现在在东北颇有威望,此次我们不妨拜访王家”。

申晋鹏说:“多年一直不往来,忽然拜访是不是唐突”。

申音佳说:“王公子此人豪爽大气,我一直敬他,此次我以小弟名义先拜见大哥,先跟大哥商议一番”。

申晋鹏说:“点到为止,不用说太多,做生意切忌露底”。

申音佳说:“爹你放心,王公子也不是小气之人,我也会谨慎说话”。

在太原,赵子墨此刻正在酝酿上学之事,他回家跟爷爷说了此事,爷爷想了想没有多说话,走到抽屉旁,拿出一个手帕,层层手帕里包着一根金条,爷爷说:“一辈子都要学习,学习永远不晚,记住娃,不要怕跟不上,以前事不要多想,因为都过去了,以后事也不要担忧,因为变数太大,专注眼前”。

子墨看着爷爷,眼泪就在眼窝里打转,爷爷平日特别节省,全家人应该都不知道此根金条存在,至于如何拥有,子墨没有问,因为她下定决心不会 金条肯定是爷爷为了全家在乱世有个后路。子墨默默收起爷爷金条,她打算找个时机偷偷放回到爷爷柜子里面。

子墨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是一个标准美人,再加上性格理智,爷爷一直知道,她不可能像一般女孩一样,待字闺中,然后嫁作人妇。

思前想后她决定放手一搏,先试着在太原城内做分工,但是她从外形到气质非常柔媚,所以在女扮男装上下了一番功夫。

当她以男孩装扮,站到门波面前时,门波吃了一惊,他是太典型山西人,保守本分,他觉得子墨完全在叛离经道,而且他也有深深不安,觉得子墨以后未必会完全属于他。所以门波坚决阻止了子墨的想法,他深知一个如此漂亮女孩,即使女扮男装,终有一天会被发现,一旦发现后,一个女孩如何应付一切。

门波平常温文尔雅,此刻情绪异常激烈,子墨觉得吵架没有任何意义, 强忍说了一句:“门波哥”,顿了顿她说:“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说完子墨就往院子外面走,门波情绪忽然激动,他气急败坏挡住门,子墨站住冷冷看着他说:“门波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终究我要为我一生负责,我只靠自己”。

子墨深知门波对她感情,但她也知道门波以及门波家庭需要是传统女性,温良恭俭让,她此刻害怕,她骨子里深深害怕自己命运被主宰,被丈夫主宰,被婆家主宰,被传统观念主宰,但是究竟命运是否能由自己掌控,她也不确定。

很小时候,爷爷通过给她讲佛法,树立了她的三观。爷爷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很努力推着一个大石头上山,费了很大劲才推到山上,但是他一松手,石头就滚下坡,他于是又开始重新推,一遍一遍,永无止境。

爷爷说:“子墨,这就是人生,你悟到了没有呢。”看着子墨诧异眼神, 爷爷说:“子墨记住,人生过程远远比结果重要,追随你内心过一生”。子墨认真点点头。

此时,申音佳正谋划着到东北见王公子之事,他吩咐褚宗,到太原再聘几个有功夫、识文断字之人一同出发,储宗是申音佳书童,从小跟着他一起长大,说是下人,其实作为独生子女申音佳,储宗在他心里更像是他兄弟。

褚宗在太原,人脉很广,他找到当地“地头蛇”,对方很快就给他带来了几个年轻人,其中就有女扮男装的赵子墨,褚宗看到赵子墨秀气文雅,还认识字,就把她和从小习武之人的毕吉龙选进了申家。

一开始子墨以为是做小工,没想到进了府中画押才知道要运茶,她知道运茶途中非常艰险,而且几个月回不了家,家里肯定着急。她酝酿着半夜跑出申家,但是爬到墙头,她想了想,又跳回院子,既然已经做了签押,定金也拿了,她决定还是履行承诺。她写了一封信,跟父母说到晋城姨妈家住一段时间,请门波送到家里。

没几天,申家的几位叔叔和管家建宏就到达了太原,马帮把货卸下,驼帮接替,选一个黄道吉日就要出发。出发前一天夜晚,子墨既紧张又莫名有一些兴奋,后院是个独立院子,下人们都携家眷住在里面,一家一户,此刻已是深夜了,各屋灯还亮着,想必是媳妇们都在为男人准备食物和包裹,忽然,一个屋里传出了歌曲:

哥呀……

我前半晌绣后半晌绣

绣一对鸳鸯长相守

沙濠濠水呀留不住

哥走天涯拉上妹妹的手

哥呀……

歌曲婉转动听,有哀愁有眷恋,子墨静静听着,她眼泪止不住一直流,虽然她没有爱过一个男人,虽然夜晚女人压着声音唱,但是她却能感受到女人哀怨的愁苦,感受到女人撕心裂肺嘶喊,仿佛要将一世情分都唱出,唱给男人听——哥,盖上我的戳就是我的人,你的魂永远锁在家乡,锁在我心里。

山西后生大都心里有数,但是不善言辞,大家都知道,运茶这条路,凶多吉少;这条路,险象丛生,但只要选择了忠义,就绝不回头。只要踏上了这条路,即便会与死神为伴,也绝不迟疑,谁让咱们是山西男人呢。

男人们都默不作声,只能狠狠抱着女人:“再给我一口,盖上你的牙印,变成狐,变成妖,都能找回来。咬吧,用力点,再用力点,嵌入肉,烧成灰,也有形。”

子墨满脸泪水,她一回头,看到申音佳也站在后面,呆呆站着,也挂着泪。

申音佳原先以为运茶是天马倥偬,颇有义士豪迈闯天下之气,但是他忽然成熟了,他想起管家建宏叔给他讲过:光绪年间,王家当时倾家荡产募集了232位镖师远赴沙俄,救回了王家幼子,但是232位镖师都死在了途中,当时建宏叔说:“山西人都是关二爷传人,最讲义气,都说王家心狠,当时召集人是王家管事人,他对掌柜讲义气,他手下232位镖师对他讲义气,都是忠义之士,所幸当时232位义士,大多家里女人都给他们留下了血脉”。

血脉,在山西人眼里,是最重要的,一个男娃,是多少女人为心爱之人表达义气方式和愿望。

赵音佳很清楚,所有镖师和长辈,都是拼尽一切力气保护他此次行程,他忽然觉得自己太任性了,同时也坚定,不惜一切代价,为家族上上下下杀出一条血路。

晋商拙朴,讲究“诚”与“义”,注重乡情,甘肃的永登县有一座古晋会馆,院子里一口井,那个时候山西人来关陇一带做生意,离家千里,山重水复。每逢想家,晋人便齐聚院子里,默不作声,上香祭天地拜关公,然后围在井边,敲一下钟,声音就传出老远。据说井水和山西老家相连,那里的亲人听到了,就会少一份担心。所以出发前祭拜是每个人心中最重要事情。

清晨,申晋鹏带着所有人站在院子中间,神色庄重,他铆足所有精力大喊一声:跪——,大家整齐下跪在关老爷面前,唰唰三叩首。起身后申晋鹏带领大家走到祠堂,建宏大声一声:跪——,众人又三叩首。

此时驼民和骆驼都在门外,申晋鹏站在最高处大喊一声:走——嘞————,驼帮帮主紧接着也高喊:走——嘞————,众后生一起大声喊:走——嘞————。

申家驼帮一向气势恢宏,每次出发时半个太原城都能听到回响,老百姓纷纷出来,议论纷纷:“申家队伍又出发了”,“申家太排场了”。整个太原城百姓都在街边,一边观看,一边赞叹,太原几大家族每次运货出发,似乎已经成了百姓们一个节日和话题了。

此时,子墨和毕吉龙在驼峰队伍后面骑着马,队伍预备先经太原、石家庄、北京、内蒙古草原,到达鄂尔多斯、包头方向,然后申晋鹏和几位叔叔带着申音佳、赵子墨、毕吉龙留在外瑷珲(黑龙江城),其余队伍到境外交货。

子墨因为爷爷庇护,从小到大哥哥们学习任何技艺,子墨也都没有落下,父母其实对子墨也很重视,但是无奈经济条件不允许,哥哥们也在学习到新知识和技能之后,都在第一时间交给子墨,子墨各项技能完全不输男性。

此次出行,她也预料到家里会很着急,很快家里人就能打听到她并未到晋城,而且一个十几岁大姑娘自己到晋城本身就很放肆了。

她习惯把词典随身放着,平日里在身上揣着,睡觉前放到枕头旁,此刻她有些不安,她摸摸身上词典,回头看看毕吉龙,他倒是一副神色轻松。申佳音此次也不像之前悠然,出发前已经让人给王大哥拍了电报,至于王大哥现在情况,还有会面后情况,他也不知道,因为东北在清末人口流失,在他眼里颇为荒蛮之地,但是申晋鹏却认为东北是个宝藏,只是看如何开采。

子墨看着毕吉龙,心里直乐,她问道:“龙龙,你怎么完全不知道害怕,整个队伍就你最轻松”。

“能跟着申家一起运茶”,毕吉龙看了看大家,压低声音跟他说:“真是几辈子修福分”。看着子墨一脸吃惊,他继续说:“我家祖辈就在申家做工,从小就听我爷爷讲申家如何了不起,现在我孤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知道吗,申家现在是实行年薪制度,一年有200大洋,吃穿用度公家都包,每年年底到太原分号拿年薪,年份够还有股份,大家都是祖祖辈辈在申家干,我几次都没有到分号聘上,褚宗跟我是一个胡同,人很仗义,知道申少爷在找人,特意找到我,给了我机会,我一定要替申少爷卖命,给自己奔个前程”。

申音佳看着他俩在后面,大喊一声:“要出大同了,出了大同就出了山西,你俩别落下”。

毕吉龙大声回复:“好嘞,申少爷”。

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大家也稍稍放松,开始有人唱歌,有人聊天,申晋鹏自始至终都很严肃,几位叔叔和建宏都跟各自队伍嘱咐,“低调再低调”。申家每次运茶,都不允许张扬,如果能坚持,一般都到申家或者其他晋商分堂休息,只是太累了才会在客栈休息,大家轮番执勤,通常也是早晨天蒙蒙亮就立刻赶路。

到了蒙古后,大家终于到达申家在包头票号“喜乐堂”,票号开在当地一个村落,旁边就是申家开设驿站,驿站还设有戏台,每月会请戏班唱几场,票号、驿站掌柜估摸队伍要到了,提前几天就请来了戏班唱“山西梆子”,驿站还开设了很多游乐设施,让兄弟们活动筋骨,整个村子在山上错落有致,山上之路和窑洞院子都挂满了剪纸,驿站原先不为盈利,申家当时主要是为了晋商可以歇息和玩耍,可以说是驻扎包头山西会馆,现在偶尔有一些散客也会接待。每次申家运茶后返回山西,在驿站歇脚,都会跟内蒙当地政商界朋友吃个饭,叙叙情。

此时申晋鹏也稍放松,人一旦放松,就有了疲惫之感,饭后申晋鹏就单独一个院子歇息,建宏跟众人说,大家可以在山上耍,但是建议尽早休息,明早天一亮就出发。

此次压茶都是后生,体力充沛,吃了饭就开始放松欢乐,毕吉龙在一处跟大家比武,目前还没人能战胜他。子墨第一次出门,此刻心情也放松了,她一个人在山上散步,远处不知道谁又唱起了陕北民歌,陕北民歌更加沧桑凉和粗犷,历朝历代,陕北都是靠天吃饭,要饭是常事,男人娶不到老婆,或者女子嫁一家子兄弟也有,所以总能听到歌词里有古语,还有对爱、性期盼,每个地方民歌总有每个地方魂,不过看远处摔跤人群,子墨想此刻要是有内蒙小调还是比较合适。

估计是受民歌感染,再加上晚上被大伙灌了几碗酒,子墨此刻想到小时候总听《走西口》,当时男人们走西口以后,小媳妇们就经常在家里唱,听了太多子墨也学会了。

她站在山中间唱起来: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

送哥送到大门口

哥哥你出村口

小妹妹我有句话儿留

走路走那大路的口

紧紧地拉着哥哥的袖

汪汪的泪水肚里流

只恨妹妹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苦在心头

这一走要去多少时候

盼你也要白了头

紧紧地拉住哥哥的袖

汪汪的泪水肚里流

虽有千言万语难叫你回头

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口

申音佳也是第一次喝如此多酒,醉意朦胧中,他忽然听到《走西口》,虽然他从小听到大,但是第一次听到女性如此柔情声音,他立刻被迷住了,沿着歌声他找寻,没想到不远处唱此歌竟然是跟随了他一路的赵子墨。

子墨唱完后,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忽然他发现远处有一双眼睛盯着她。

“子墨,你是女娃”。申音佳问道。

子墨很尴尬,她深思一会说,“申少爷,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申音佳没想到他会如此问,倒是个有性格女娃,他问道:“你为什么要跟着一起,你是谁派来的,你有何用意”。

子墨说:“申少爷,我只是太原城一户普通人家女儿,为了挣学费瞒着家里出来做工,进了申家才知道是运茶,本身我想反悔跑掉,但是签押收钱了,还是决定跟你们走一趟”。她往前都几步,看着申音佳说:“我知道我犯了申家忌讳,带女性运茶,我非常抱歉,听凭你们处罚”。

申音佳看着她,思考了很久,他忽然大笑起来,说道:“你是犯了申家族规,以前出发前我爷爷连女性都不让出现,此次运茶道路艰险,你就不怕”。

子墨说道:“怕当然怕,但是我虽然是女娃,还是懂道义,你们申家做生意不是最讲道义”。

申音佳说:“你和毕吉龙是我让褚宗私下找可靠人,到东北见一位大哥,开辟申家生意,褚宗说摸清了你们底细,没想到他还是被玩了”。

子墨说:“申少爷,我虽然是女性,但是我爷爷一直我识字和做人道理,做人做事不比男娃差,如果你信任我,我相信我会协助你”。

申音佳玩世不恭地说:“子墨是你真名吗,不管真假,子墨你就等着被处罚吧”。

子墨无话可说,她只能等着沈家人明天处罚自己。晚上回到房间,大家已经睡了,她躺下一直胡思乱想到天蒙蒙亮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毕吉龙把子墨叫醒,赶紧出发。

子墨疑惑着收拾包裹,跟着大部队,申音佳此时从房间走出来,把包裹朝她一扔说:“子墨,你紧跟着我,随时伺候”。

子墨看着申晋鹏和建宏他们,专心跟掌柜告别,对她没有任何异常,她明白沈音佳没有把她是女娃事情告发,但是还在怀疑她目的,所以让她紧跟,子墨白了这个纨绔子弟一眼,看他能如何耍花招。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

点此继续阅读《风雨三多堂》

转载请注明:《主角叫申音佳赵子墨在线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