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新传》嫡洛闯洛尘小说阅读全文【已完结】

小说:孟婆新传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嫡洛

角色:嫡洛闯洛尘

简介:天道之下皆为棋子,若重回过往,他们能否扳回一局?…

书评专区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没有问题:大老师在小时候接收到异世界某天朝公务员的几十年人生经验,从此走上了一条更加中二的道路

烂片之王:果然是烂片之王呢,如果你是电影迷的话,听我一句告诫,别看!别看!别看!重要的事要说三次,就作者那感人的智伤,真的能把经典改拍成烂片

独游:NPC的世界,(前期配角刻画上,有些差,尤其是那个牛牛牛的)。总体意境上仙草。尤其是最后一段,得知世界即将毁灭,主角去庄园里找女骑士完成任务。这一段看得我眼眶湿湿的

孟婆新传

《孟婆新传》免费试读

第15章 归于尘埃

  魑魅见玄离开弥天魔洞后,便带着孟夫人来到八卦阵前。

  仲恺开口道:“老人家,你都听到了吧?”

  “那个人是嫡洛姑娘的侍卫?”孟夫人瞥了眼仲恺,望向洞口发问。

  “她现在是天帝!不是嫡洛!”仲恺情绪有些激动,看孟夫人有些害怕,于是清咳一声,温声细语地说,“你也听到了,是那个人屠了你们永安镇,什么神,也不过如此!”

  “那我的韵儿呢?”孟夫人附手一拍,**眼眶,心中哀伤一片,哽咽道,“韵儿她还好吧?我以后不能照顾她了。”

  身为母亲不能永远地陪伴在子女身边,一想到这儿孟夫人的眼泪便止不住地往下淌,魑魅轻轻转过头不忍心看到这一幕。

  仲恺柔下眼神,安抚孟夫人说:“谁人说的不能?!虽然你现在是亡灵,但在这弥天魔洞里……呃……跟着魑魅保你不进地府入轮回。”

  孟夫人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没有听见仲恺的话:‘我死了,韵儿一个人该怎么办……’

  仲恺提高了声音:“当然,我保护你是要代价的。”

  “你想干什么!”孟夫人猛地反应过来,恐慌地看着仲恺。

  孟夫人这一反应吓了魑魅一跳。

  仲恺冲她微微一笑,解释说:“日后你要帮我作证,指正玄屠了你们镇子。”

  “对!免得天帝污蔑我们!”魑魅一本正经地点头说。

  “我只想我的韵儿平安,况且那个玄的确是杀死镇上百姓的凶手!”

  “嗯,如此甚好。”仲恺很满意孟夫人的回答,说话间不经意地迈出了八卦阵,成了孩童模样,仲恺面露尴尬之色,转身回到八卦阵,吩咐道,“咳嗯,魑魅你带孟夫人去南山吧,不能对老人家无理啊!”

  魑魅作揖忙说:“是!”

  古桃树上的桃花还在继续凋落,执明跟桃琯娘身上落满了桃花。

  “阎王……”

  严方气场异常强大地转身路过空,来到执明身边,拎起他的衣领:“执明,给我活过来!臭小子,你可是冥王!你是冥王啊!”说完盘腿而坐。

  抬起执明的右手往他身上灌输法力,心里苦苦哀求:“不要死,求求你,我已经欠你们太多了……我不能再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阎王,再这样下你会耗尽修为的!”空站在一旁,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唔——”这时桃琯娘缓缓地睁开了眼,看着不断散落的桃花,凄凉一笑,“啊!这么快我就死了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坐了起来,转身看到阎王在对执明施法,笑着说,“我竟然还能见到阎王。”

  空拍着桃琯娘胳膊:“桃琯娘你在说什么胡话啊!”

  “哟,空你也死了。”桃琯娘冲空痴痴一笑。

  “……”

  “对了,执明!”桃琯娘立马跳了起来,奔着阎王跑了过去,“阎王你要对……严方?你……”

  严方抬头瞧了眼桃琯娘,正色道:“想办法,救活他!”

  桃琯娘看到严方额头渗出了细汗,摇摇头苦笑道:“也罢,既然我修为被废,那我的古桃心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让我来!”

  “桃灵,你带给大地温暖,哺育桃木万物生长,你是吾辈生命之光,请开启希望之门。”桃琯娘推开严方,与执明相对而坐,双手合十放于胸前。

  但见桃琯娘身后的古桃树发出阵阵微光,在它的主干中生出一颗桃色心形法力团,那法力团在桃琯娘头顶汲取着她的灵力,而且愈来愈大,桃琯娘口中喃喃有词,“我作为桃的信仰者,请求桃灵,开启灵界的大门,将贯穿天地的曙光赐于我……”

  “古桃之灵啊,请赐予了我起死回生的力量,带着世间最纯净的光明,挽救眼前的生命吧!”古桃树开始枯萎,桃琯娘大喝一声,将古桃心注入执明体内。

  执明身体开始泛起白光,心脏逐渐复苏,他的手指微微一动。

  “有变化了……”空说。

  刘薇指着执明说:“手指动了。”

  “执明?”严方连忙蹲下身,查看执明的情况。

  空欢喜地看向桃琯娘,却发现她的头发苍白,大声惊呼:“桃琯娘,你!”

  “桃琯娘?”刘薇也满脸惊讶。

  严方抬头一看,桃琯娘的身体开始衰老:“琯娘……”

  桃琯娘瞧了眼执明,发现他情况有些好转,于是缓慢地站起身对他们说:“我修为散尽,只得做回桃树,而且我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要回五指山重新来过了。”

  空揪住桃琯娘的衣衫,请求说:“你可以跟我回凌霄宝殿,天帝她会……”

  “不必了。”桃琯娘扯回自己的衣服,往五指山方向而去,“我本是妖,残兵败将而已,还是不给天帝添麻烦了……刘薇,谢谢你的纯阴之血,对于你的事情我除了抱歉……罢了,我要走了,诸位他日我们有缘再会!”

  “告辞!”

  桃琯娘离开后,严方瞧着刘薇,看了一会儿,说道:“你是人魔?!”

  “严、严方,不,阎王大人,我……”刘薇惶恐地看着严方跟空,害怕极了。

  “我知道这不怪你。”严方也有些同情刘薇的遭遇,但一想到执明受伤与她有关,便冷下脸说:“在执明醒过来之前,你有两个选择,一、死;二、跟空去凌霄宝殿,接受天帝点化。”

  自己已成了半人半魔的怪物,洛尘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刘薇不言不语迅速转身往古桃树撞去,一阵青光乍起,她便被古桃树吸了进去。

  此时的古桃树开始变得精神抖擞,树枝四处伸展,地上的桃花瓣呈蛇形飞向古桃树。

  空惊奇地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对严方说:“看来,刘薇她命数未尽,且与这古桃树相连,阎王,依我看……”

  “嗯!”严方点头说:“既然如此,刘薇,你就留在这绥宁镇,守护着古桃树吧。”

  “嘶——”

  “执明!”听到有声响,严方赶紧往执明那边看,执明缓缓地抬起头,严方过去握住执明的手激动地说:“执明!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执明突然想到了什么,四处张望问:“鬼矢呢?琯娘跟刘薇?她们怎么都不见了?”

  “鬼矢死了,多亏了琯娘跟刘薇……”严方声音有些悲凉,“她们联手杀了鬼矢……”

  执明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喃喃自语道:“所以……琯娘她们……魂飞魄散了?”

  “回归始伊,也算造化。”严方手搭在执明肩上,温声劝他说,“你不必难过。”

  执明自责地低下头,音色低沉:“如果我再强一点,她们就不会……”

  “执明哥!严方!”

  就在执明情绪低沉,严方束手无措时,洛尘跟孟韵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洛尘、孟韵,你们来了?”

  “镇南并没有发现……”孟韵见周遭狼藉一片,连忙问,“这里怎么了?琯娘呢?”

  严方轻叹道:“我们遇上了鬼矢,刘薇和琯娘跟他同归于尽了。”

  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执明心中懊恼愤懑,非常丧气地说:“是我没用,没能保护好她们。”

  洛尘显然不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无法说出什么宽慰的话,只能抬手搭在他肩上,“哥……”

  严方原本要上前安慰执明,看到他的样子,自己便想起先前永安镇被屠村的事情,这要被执明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只能轻叹一声,心中暗想:“能瞒一时算一时吧。”

  众人回到桃花酿已经是傍晚时分,前脚刚走进去,小二便迎了上来,忙问:“几位客官,请问看到我们家老板娘了吗?”

  “她……”执明偏过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得支支吾吾。

  严方抬手轻轻地搭在了执明肩上,转头对小二说:“琯娘她有事回老家一趟,听说是家里给她安排了什么亲事,她说老家很远一年半载是回不来了,要你先照看着店。”

  “这样啊。”桃琯娘向来行踪不定,对小二来说也不足为怪,于是点头应下,“嗯,我知道了,劳烦几位客官了。”

  “嗯,小二上几个菜吧。”孟韵往八仙桌方向走,边走边说。

  “呀,忘记跟您说了,今儿是桃花赏的最后一天,饭菜都卖光了……”

  空一把拉住严方另一只手,打断小二的话,兴致勃勃地说:“桃花赏的最后一天啊,严方哥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严方收回手,建议道,“这样吧,既然桃花酿没有了食物,咱就去逛一逛这桃花赏吧,执明你觉得呢?”

  突然被点名,执明一脸茫然地问:“啊,什么?我……”

  “执明哥,我们要去桃花赏啊!”孟韵提醒执明说。

  “哦,你们去吧,我想休息一下。”执明说着往二楼走,“小二麻烦你把饭菜送到我房间。”

  “客官,我们这儿的……”小二有些为难,自己刚刚说了没有饭菜。

  “?”

  严方疾言厉色道:“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

  是啊,都已经死了,无法挽回了。

  执明转过身,看着大家,一张张充满真挚情感的脸,只能暂时放下心情说:“唉,走吧。”

  夜晚,街市,漫天的孔明灯。

  “欸,洛尘,那个是不是诗词大会?”孟韵右手拍了拍洛尘的手臂,眉飞色舞地拽着洛尘往诗词大会方向跑去,“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再错过了!”

  洛尘由着孟韵,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嗯。”

  青梅竹马之间的事情,果然是有趣的,严方看着他们颔首而笑,一旁的空扁扁嘴:“严方哥哥,我饿了!”

  执明极力克制自己内心悲凉的情绪,有些慌张地说了句:“我也饿了。”

  严方说:“走啊,空不是说饿了吗?我看前面有个面馆,走走走。”

  孟韵拉着洛尘朝诗词大会那条街走去,一路上很多摊位都摆放着桃花饰品,有个孩童窜到孟韵跟前,撞了她一下,被洛尘揪住准备要责骂时,孟韵拦下洛尘说了几句,他便放走了孩童。

  诗词大会说白了就是诗词歌赋对对子,这条街有很多摊位,每个摊位都有不同的游戏规则和奖励。

  “洛尘、洛尘,你看这个、看这个。”孟韵指着一个由桃木雕刻而成的花簪,对洛尘说,“这个是不是很好看?”

  “嗯。”洛尘眼含柔光说:“我赢来送你!”伸手拿起花簪盒下压着的布条,上面写道: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

  “这位少爷,只要您猜出我们的谜底,这个桃花簪就免费送给您啦。”小贩边招呼其他来答题的人,边回头对洛尘两人说道,“抓紧时间咯!”

  “南国俏佳人,容华若桃李?”洛尘看了一眼身边满怀期待的孟韵,抿嘴一笑,“南国俏佳人,容华若桃李,北方桃花赏,旖旎似蓬莱。老板,如何?”

  “哎呦,公子好生才华,北方桃花赏,旖旎似蓬莱,对的好,对的妙啊!”小贩从摊位摘下洛尘的奖品,递给伸出手满脸开心的孟韵。

  “哇,洛尘你可以啊!真厉害!”孟韵美滋滋地收了起来。

  “不戴上?”

  “不戴,不戴,我要留起来。”

  “公子慢走!我们这里还有一题,若公子对上,我们便送上古桃心!”小贩从红木箱里取出一个方盒子,说完话,他便将盒子打开,一个泛着桃色灵力的心形桃木出现在孟韵和洛尘眼前。

  “哇!”孟韵看得眼睛都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古桃心啊!”

  “这可是由古桃树木雕刻而成的,今天最后一个。”

  桃花赏上的古桃心,韵意非凡,可去邪祟保平安,也象征爱情甜蜜好合百年,孟韵跟洛尘正是想要这个。

  “老板,出题吧!”

  “好,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公子请。”

  “嗯……”这可把洛尘给难住了,想了半晌没回答上来,“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爱浅红……”

  “让你平时不好好读书,我来吧!”孟韵抿嘴一笑,“春风阵阵人人爱,可笑景美笑人美,怎样?”

  “嗯。”洛尘颔首点头。

  “小姐也是才貌双全啊!这个古桃心是您的了。”小贩合上盖子递给孟韵,嘴里不住的夸赞着他,“您真是学富五车……”

  “谢谢谢谢……”

  孟韵乐呵呵地看着洛尘,洛尘宠溺地整理着孟韵有些散乱的头发。

  就是这样一颦一笑,只为一人,无悔一生。

转载请注明:《《孟婆新传》嫡洛闯洛尘小说阅读全文【已完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