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眈眈谢泠韫(太子身边有个鉴婊大师)_沈眈眈谢泠韫全文阅读

书名:太子身边有个鉴婊大师

作者:狗狗温柔

主角:沈眈眈谢泠韫

简介:沈眈眈用尽浑身解数都没让谢泠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阔别4年再遇
沈眈眈经历了“坑蒙拐骗”之后终于认清了他的真面目!
沈眈眈:承认吧!你也很为我着迷~

太子身边有个鉴婊大师

《太子身边有个鉴婊大师》在线阅读

第4章 谈恋爱去了

沈眈眈看着⼿⾥夭夭传过来的信

⼼下有些犹豫

她已不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年纪

这⼀去,她坚信⾃⼰与太⼦⻬谨的关系会有不⼩的发展

可这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这说⽩了,就是⼀条不归路

把⾃⼰送进那深宫⼤院,永远⽃争的不归路…

沈眈眈看向墙上挂的画作

那是阿爹请画师给全家⼈画的

上⾯阿爹轻搂着阿娘,⼥⼈美丽的脸上满是笑意

左右两边站着⼀双⼉⼥,⼉⼦身姿如松,⾯如冠⽟,⼥⼉⾯容娇俏,眉⽬如画

如何看,都是举世⽆双幸福的⼀家⼈

可这幸福,如今已岌岌可危

她没有选择,不能犹豫

为了最爱的⼈,牺牲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区区婚姻,谈何挂⻮?

下定决⼼后,眈眈反⽽觉得浑身轻松不少

有了⽬标,剩下的就是坚定地⼤步迈近

她唤来慧珠,叫她收拾好⼏身最合身的⾐裳,挑选出最精致的⾸饰

⼀套⼀套地试

“⼩姐,夭夭⼩姐可是说了,太⼦殿下可中意您了”她笑嘻嘻地帮她描完最后⼀点花钿“我们⼩姐最是好看,如今这般精⼼打扮,更是惊艳四座”

沈眈眈笑着说她⻢屁精,对⾃⼰的容貌她还是有些⾃知之明的

没有⼩丫头夸得那般好,但就胜在清丽娇俏,笑起来又格外讨⼈喜欢

太⼦⻬谨身边那么多国⾊天⾹的美⼈⼉,她这般姿⾊实在排不上号

如此,只能智取巧胜了

沈忠修与陈穗穗听到这番消息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沈庭筠出声打破了这道⻓久的沉默

“爹…”

“爹什么爹?你眼⾥还有我这个爹?”沈忠修积攒的⽕⽓噼⾥啪啦地全都爆发出来“我与你说

过其中利害关系,你还带着你妹妹往⽕坑⾥跳,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说着便要请家法,沈庭筠吓得上蹿下跳,往陈穗穗身后躲

沈忠修⻅状⽕⽓更甚“沈庭筠!你再躲试试?⻣头给你打断!”

沈庭筠不依,探出⼀个头来“爹,你可别是⾮不分,分明是⼩妹⾃⼰芳⼼暗许,求着我带她去找殿下的!”

“混帐东⻄,还学会推卸责任了!”

“就是,爹,分明是阿兄带我去的,揍死他!不仅如此,他还偷吃我的盐酥鸡、桂花糕、桃花酥还有牡丹酿!”

“爹,你真打啊!”沈庭筠捂着屁股直奔⻔外,末了还不忘对沈眈眈放狠话“沈三冘,你给我等着!诶诶诶,爹,别打了!!”

瞧着沈庭筠的模样,沈眈眈笑出了声,抬眼就看⻅原本默不作声的阿娘正盯着⾃⼰看

沈眈眈收敛笑容,蹭到陈穗穗的身旁撒起了娇“阿娘~”

“别叫我,我可不是你娘”陈穗穗轻甩开⼿,转向⼀边

沈眈眈赶紧⼜黏上去“阿娘阿娘,您不是谁是?我阿娘的美貌举世⽆双,这天下间可再也找不出第⼆个啦”

“你瞧瞧我这⼤眼睛,⼩嘴巴,哪⼉不是和您⼀个模⼦刻出来的?”

陈穗穗被做⻤脸的沈眈眈逗笑,却还不忘打趣她“我可⽣不出这么丑的闺⼥”

沈眈眈窝在她颈肩撒娇“是是是,⼥⼉不及阿娘万分之⼀”

陈穗穗宠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想起这次的事情,⼜不免忧从⼼来“你若真喜欢殿下,娘也不拦着,但若是为了我们…”

沈眈眈连忙打断她“阿娘,我是真⼼悦殿下!”

陈穗穗还是不放⼼,正要张⼝说什么⼜听她继续道“殿下貌若潘安,才貌双绝,⼼有抱负,

试问天下哪个⼥⼉家不为这样的⼈倾倒?阿娘,殿下他,值得被许多⼈喜欢”

看着⼥⼉认真的神情,陈穗穗不好再说什么

也罢,只要她喜欢

便也由着她去

“殿下⼼怀天下,⼿握⼤权,是陛下最得意的⼉⼦,⼥⼉,你想清楚”不知何时回来的沈忠修突然开⼝

沈眈眈知道,阿爹是在告诉她,殿下不⽌是殿下,他以后会是那九五之尊,⾃然,她从前听闻过的深宫秘事,也会在她身上发⽣…

“阿爹,我省得”

沈忠修叹了⼀⼝⽓,⾛上前来将她们娘俩抱在怀⾥

阿爹的怀抱如此温暖宽厚,为她遮蔽了这么多年的⻛⾬

如今在嗅到他身上的⽓味,沈眈眈有些酸了⿐尖

⻔⼝传来通报,殿下派来接她的⻢⻋已经在等候

沈⽒夫妇送她上⻢⻋的时候,有些令⼈哭笑不得

沈眈眈⽆奈极了“阿爹阿娘,我是与⼼仪之⼈谈情说爱去了,⼜不是赴⼑⼭⽕海,怎地这番表情?”

“臭丫头,记住娘同你说的话,千万别…”

沈眈眈赶紧打断”知道了知道了,我⾛了”她狡黠⼀笑“阿爹阿娘待我回来争取 再给我⽣个弟弟妹妹可好?”

“没规矩!”沈⽗搂着羞红了脸的妻⼦严厉地批评道“在殿下跟前可不能这般⽆礼,凡事要有分⼨”

“您就安⼼吧爹,夭夭说殿下可喜欢我了”沈眈眈龇⽛⼀笑“不舍得凶我的”

沈眈眈⾛上⻢⻋,待沈⽒夫妇进去才钻进⻢⻋

帘⼦掀开才发现⾥⾯坐了⼈

沈眈眈语凝,苦笑道“这…这么巧,你也坐这辆⻢⻋啊?”

那⼈身着⼀身⽞⿊暗⾊花纹⾐裳,盘坐在⻋厢,闭⽬养神

听到她的声⾳后才睁开眼眸“不巧,我等了你许久”

“…”这,让她怎么接?

像是看出了他的窘迫,谢泠韫⼤发慈悲“沈⼩姐先请坐罢,殿下与孟⼩姐先⾏⼀步,我们到⼭庄汇合”

“你也去?!”⼏乎是⽴即,沈眈眈不可置信地反问

谢泠韫轻飘飘地看她⼀眼“怎么,谢某去不得?怕坏了沈⼩姐的什么好事不成?”

沈眈眈⼩声嘀咕“…扰⼈谈情算不算?”

“什么?”

“没有没有,去得去得”她打着哈哈“窗外景⾊真不错哈”

“若是乌云密布也算得话”

“…”⾏呗,⼜把天聊死了呗

沈眈眈哦了⼀声算是回应,好在那⼈说完后并未有什么后续

不然她快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尴尬,实在尴尬

为了再避免与他有什么交集,沈眈眈低下头来专⼼致志地…抠⼿

这抠呀抠呀的,还真⼊了神

再抬眼时,那⼈已经闭上眼,像是⼊睡了⼀般

沈眈眈这才放下被她摧残到的⼿指,看着对⾯的⼈

明明容颜没什么变化,可给⼈的感觉却⼤相径庭

当初的谢泠韫古板、刚正、克⼰守礼,却带有⼀些温柔和单纯

如今…却不知如何形容他了

沈眈眈⼜觉得这样想不对,她不能要求旁⼈不做任何改变停在原地

就连她⾃⼰,也变了许多不是吗?

是以,不管谢泠韫如今如何,他都是谢泠韫⽽已

曾经那个令她钦慕的⼈,也是存在过的

想到这,她⼜去看不远处的那⼈

微微皱起的眉头示意着这个⼈现下已然很不耐烦,他最讨厌这般⾈⻋劳顿,市井的吵闹声顺着⻛扬起的⻋帘钻了进来

他⼼下⼤抵只有两个字:聒噪

从前他也是这般,听不得⼀丝喧闹

她求了他好久,才求得⼀次与他同游的机会

那是她的⽣⾠

在这前两个⽉,沈眈眈就已经在他⽿边念叨这件事了

只因夭夭说,两⼈同⾈泛湖、寺庙求缘相结同⼼结才算是⼀场完整的约会

从那之后,她便⽇⽇缠绵蕴藉地透露出⼀些信息

“我新学了⾸诗你听听哈:湖上微⻛⼊槛凉,翻翻菱荇满回塘,野船著岸偎春草,⽔⻦带波⻜夕阳”

“请问你有什么感想”

“好诗”

“……”

“我还有⼀⾸:最爱湖东⾏不⾜,绿杨阴⾥⽩沙堤”沈眈眈希冀地瞧着他“怎么样?”

谢泠韫轻瞟了她⼀眼“亦是好诗”

“…”沈眈眈忍不住了“你就没有想去湖边⾛⾛的冲动吗?!”

“并⽆”

“……”⾏,算你狠

翌⽇

沈眈眈拿着书兴冲冲地⾛过来

欢欢喜喜地在他⾯前转了个圈

“怎么样,好不好看?”她提起⾃⼰嫩绿⾊的裙摆“是不是很适合去湖边游玩?”

谢泠韫连眼⽪都没抬⼀下“孟⼩姐应是很乐意陪你去的”

“……”沈眈眈索性放弃了游湖的计划,在他身旁安安静静地看书

可眼⽪却架不住困意,⼀点⼀点地打起盹来

谢泠韫⼀抬头,就看⻅沈眈眈⼀顿⼀顿的⼩脑袋

好似下⼀秒就要磕下去,却⼜顽强地⽴起来

这颗脑袋的⼩主⼈终是撑不住沉沉睡意,眼看就要和书案来个亲密接触

谢泠韫还没反应过来,⼿就伸了出去

软乎乎的⼩脸就这样撞进了他的掌⼼,他⼀愣,⼜不敢乱动,只得维持着这个姿势

熟睡中的少⼥⽐平时要安静,纤⻓的睫⽻落在脸上,像是⼀只蝴蝶般要⻜舞起来

脸颊也是****的

谢泠韫猛然惊醒,僵硬地转过头去看⼿上的⽵简

但⼿上软嫩的触感不容忽视,少⼥的脸颊犹如剥了壳的鸡蛋⼀般,光洁嫩滑,像是⼀⽤⼒,就会被捏得粉碎

这个想法⼀出,他的⼿更为僵硬

可那⼈连睡着了都要与他作对⼀般,温热的呼吸轻柔地扫过他的掌⼼,犹如⼀⽚⽻⽑拂过他的⼼间

瘙痒难耐

不经意扫过她⼿⾥的那本“诗经”脸⾊更加难堪

索性收回⼿罢?这样他就不会为难了

还能叫她⻓⻓记性,下回再不敢这般懒散

若⻛在⻆落瞅⻅这般情景,叹了⼝⽓

别说松⼿了

直到太阳半掩,他都没有⻅到⾃家公⼦动⼀下

掌中的⼈终于有了响动,谢泠韫赶紧收回⼿

沈眈眈来不及反应,差点磕个⼤脑⻔

揉着酸涩的脖⼦,睁开眼,声⾳还带着刚刚睡醒的娇软“慧珠,⼏时了?”

谢泠韫冷哼⼀声“沈⼩姐睡糊涂了罢,这⾥是北亲王府,没有你的侍⼥”

沈眈眈这才反应过来,呵呵⼀笑“瞧我,⼀下午的诗经把我给学糊涂了”

“诗经?”谢泠韫嘲讽道“谢某是没瞧⻅过哪本诗经⾥才⼦佳⼈花前⽉下的诗经”

“……”被他发现了

沈眈眈想将书收起来掩⽿盗铃,却发现两⼿空空

她的书呢?!

⼏番寻找⽆果后,她⼜把⽬光投向对⾯的⼈“我的书呢?”

“扔了”

扔…扔了?

真就不带掩饰⼀下的?

“谢泠韫!”沈眈眈蹭的⼀下站起来

对⾯的⼈慢悠悠地放下⼿中的⽵简“如何?”

沈眈眈⼀下就怂了,笑嘻嘻地跑到他身边替他捏捏肩“扔得好扔得妙,我亦⼗分唾弃这些个不⼊流的书!误⼈前程,好不⽍毒!”

呜呜呜她的霸道王爷

“是么?”

“是啊是啊”

呜呜呜她娇软易推倒的⼩宫⼥

“如此,你⽇后便别看这种⽆⼈前途的书了,我若⻅⼀次,扔⼀次可好?”谢泠韫挑眉看她

⼼在滴⾎,沈眈眈觉得这个决⼼实属不是⼀会就是下的

她收回殷勤献媚的⼿打着哈哈“那什么,天⾊不早了,你听,我娘喊我回家吃饭了”

“我没听到”

“哈哈,王爷真会说笑,我娘明明喊我了,那我便不叨扰王爷了,再会再会”说罢,⼀溜烟⼉跑了

“……”

若⻛不知何时出现在后⽅,噗嗤⼀声“沈姑娘还真有意思,明明沈府离北亲王府隔了七⼋条街不⽌,撒谎也不找个聪明点的”

“还说什么为了主⼦什么都肯做,原来在她⼼⾥,主⼦连话本书都…”若⻛瞥⻅⾃家主⼦的

脸⾊阴沉沉的,意识到⾃⼰说了什么,赶紧闭了嘴“属下告退!”

转身出去关⻔⼀⽓呵成

转载请注明:《沈眈眈谢泠韫(太子身边有个鉴婊大师)_沈眈眈谢泠韫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