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准竹光(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_(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全章节阅读

小说: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竹光

角色:沈准竹光

简介:沈准觉醒了
原来他是一篇狗血总裁文里的一个备胎替身
女主是自己那个脑子有包的青梅,男主就是一个把青梅当做替身的法外狂徒,两人虐身虐心水了几百章
关键最后他们居然还在一起了?!
沈准怀疑世界的真实性,举报男主之后他被系统合理碰瓷
一人一统开始在不同世界寻找真实
系统和沈准经历了几个世界之后只觉那时候的自己真傻,沈准根本就不是刚开始自己看见的那种老实人!
目前:
在现代文学让渣男蹲监狱√
在古代当皇帝ing
在年代文学习母猪产后护理
成为世界首富后我咸鱼了
继承遗产后我通灵了
………………

书评专区

投资人生[重生]:狗屎,又看到这本书了,看了这本书之后才知道网上还有写这种的,把我恶心的不行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打斗描写相当精彩,就是其中的金庸武功威力全部上调了很多,而且主人公升级有点慢,貌似低级的时候太厉害了一些

凋零夜话:作者对于如何吓人,如何写鬼故事还是很擅长的,唯一的缺点是文笔只有3星水准,有时候人物挺尬的。

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

《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免费试读

第6章 在现代文学让渣男蹲监狱6

那辆车是真的飞,离地至少一米。

司机危机时刻猛打方向盘,车子滑溜着与那辆飞车擦肩而过。

出租车在原地缓了好一会,那辆飞车也在剐蹭到出租车之后瞬间停了下来,上面走下来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身上一身黑,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下颚还带着一条刀疤,看着就十分不好惹。

墨镜男人走到司机窗户旁边敲开了车窗,诚恳地道歉:“不好意思,我兄弟赶时间,他老婆要生了,你们没事儿吧?”

司机自己是没什么事,他就是被吓了一大跳,差点以为自己今天要去见佛祖。

“我没什么大事儿,后排妹子你没事吧?”

后面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戴墨镜的大哥说:“你后排乘客,她好像要挂了。”

司机大哥倒吸一口凉气,回头看去,只见后排乘客身上没有安全带的影子,左边额头和左边窗户还带了一点血,显然是刚才被甩飞撞车玻璃上了。

想到人骨头撞上玻璃的瞬间司机就是一阵牙酸,当即就要开车把人送到医院去,谁知道出租车死活打不燃,司机都想架着人往医院去时戴墨镜的大哥开口了。

他指着后排的闵翘说:“我们也要去医院,一起吧。”

司机现在腿还有点软,能够有人开车那肯定再好不过。

闵翘被送到医院急诊,医生给拍了片做了一系列检查,得出结论就是轻微脑震荡。

后面跟着协商好车辆赔偿的司机大哥,他还是很忧心:“医生,她这个脑震荡多久能醒过来?”

“至少三天吧,来个人去楼下缴费,拿着这个单子去药房,病人现在需要休息,你们看看谁照顾?”

他们不是亲属没有任何关系,偏偏乘客的手机被摔得稀巴烂,司机左右权衡了一会,决定还是请个护工照顾人家,他得把这事告诉家里人,还要准备赔偿乘客的损失。

戴墨镜的男人和他兄弟已经离开医院,那男人也是真的老婆要生孩子才开那么快,协商好赔偿问题三人就分道扬镳。

司机和公司说完情况后公司那边也及时给了反馈,现在必要的就是在乘客醒来后给予一定的安抚,公司那边给司机补贴了一点钱,司机准备把这钱算进给她的赔偿里。

司机回家让自己老婆天天守着闵翘,闵翘也终于在第三天下午醒了过来,床边守着她的司机老婆高兴她终于睁开了眼睛:“你醒啦?!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要不要去叫医生?”

说着她就要离开床边,谁知手腕突然被床上的闵翘抓住,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床上的病人现在就要发火,嘴里就不停给她道歉。

刚刚醒来的闵翘很烦,她现在脑袋很痛,右手也没有什么力气,她听着女人的话渐渐理出了头绪。

自己出车祸了,面前这个是司机的老婆。

但是自己不是和闵祝一起葬身大海了吗?

闵翘看了眼病房的摆设,问女人:“今年是几几年,今天是几月几号?”

司机老婆奇怪她为什么问这些,又想到脑震荡的后遗症就是有可能失忆,于是仔仔细细回答闵翘今天是几号。

闵翘听到从女人嘴里报出来的年月感到骇然,过后又紧紧抓住身上的被子,眼底激动。

上天待她不薄!

她重生了!

她从自己的三十六岁回到了自己的二十二岁。

上一世的她在二十四岁嫁给闵祝,并且不久就生下了闵祝的儿子,她以为自己迎来的即将是幸福的富太太生活,谁知道闵祝压根不喜欢从山里面出来的她,他认为就算闵翘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那些一出生就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女人。

于是闵祝出轨了。

被发现时还理直气壮说自己是在外面找乐子,他可从没有带过任何女人回家,还没有搞出任何私生子给她脸色。

闵翘气得当时就想和他离婚,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她那时已经成了一朵攀附依靠于闵祝的菟丝子,离婚就意味着失去有钱的生活,她舍不下。

后来闵翘也逐渐看清了这个男人,他和外面的有钱男人没什么两样,欢天酒地是常态,带妹旅游是消遣,闵翘开始还想尽了办法想让他心思回转,谁知道他压根没有在乎一个家。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闵翘恨死了他。

他们两个爱情的结晶,她的儿子在八岁时被人绑架了,绑匪只求财,钱到位就不会有人受伤。

但是他当着绑匪的电话就直接报了警,说一定要把绑匪告进牢里,绑匪是一个亡命之徒,听见**的声音当时就对她儿子痛下杀手,最后她只收到了儿子被山里狼啃得支离破碎的肉块。

闵翘恨不得立刻让他死,但是闵祝好似知道了她的想法,之后就一直睡在外面女人的床上,闵翘无法接近他,只好装作自己心如死灰的样子去找他离婚。

她在那几年一直学习控制自己的表情,闵祝信了她想要离婚的决心,然后她就像以前他对养父母那样送他入海,两个人双双坠崖。

谁能想到自己居然还有重生回来的机会!

上一世的自己整日处在闵祝的挟制下,但是这一次不会了,尤其她的记忆里面显示闵祝居然被告了!

简直不要太舒服。

上一次闵祝成功躲开了牢狱之灾,因为没人会举报一个在灵堂上面哭得可怜兮兮的孝子,这一世又是谁把闵祝告了呢?

难道是他们?

闵翘想到了上一世的沈家人,既然她能重生,那么沈家人也有可能重生!

闵翘有点害怕沈家人拥有前世记忆,前世自己意外怀孕导致了沈家家破人亡,虽然自己并非主谋,但孩子的确不是沈家的种,她也想要自己孩子有个正经的出身,于是只好在机构里面选择了看起来好欺负的沈准做接盘侠。

谁知道闵祝是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他居然因为自己的女人要跟别的男人结婚而起了杀人的心思。

上一世他的确成功把沈家弄得家破人亡,就是不知道这一次还有没有那么好运。

但沈家若是有人重生估计闵祝早就不见了,怎么还会活到被人搞进警局?

闵翘有点难以理解,若不是沈家,那又会是谁?

难道还有其他重活一次的人吗?

闵翘还在思考是不是有人也有了和她一样的奇遇,医生进来检查自己的时候才回过神,然后她顶着脑袋上的伤想起了这次莫名的车祸。

为什么她会发生车祸,是谁想要害她吗?为什么想要害她?

难道这次重生的人不是和闵祝有仇而是和自己有仇?

闵翘一惊,想到结婚之后闵祝身边的莺莺燕燕,那些女人几乎都觉得自己是她们上位的绊脚石。

但踏马的闵祝情人那么多她难道要一个一个提防吗?!

闵翘:踏马的种子选手闵祝,老娘是真想现在就弄死你这个蓝颜祸水!

她不可能去提防存在于暗处的敌人,那就只能避到那人找不到的地方了。

只要这次闵祝成功被告进监狱,相信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女人自然就会放弃找她麻烦了。

闵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直到听见医生的声音才恍然回神。

是了,现在那个人并不知道自己也重生了,自己只要离闵祝远远的就行!

一想到能够立马远离闵祝她就非常之高兴,渣男就应该滚粗,他就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幸好自己现在应该还没有怀孕!

“这位女士,很高兴的告诉你,你怀孕了,孩子已经两周龄了。”

“什么?!”闵翘一声惊恐尖叫令周围的病友纷纷皱眉,医生只好让她小声一点。

闵翘叫完一声就不再说话了,她现在想的是应不应该把孩子打掉。

上一世因为闵祝没有入狱,怀孕的她在孕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但是这次闵祝即将入狱,他的那些财产也已经被冻结,自己已经决定离闵祝越远越好。

她现在能动用的也就是身上那几百万,她自己用犹觉得不够,要是她决定生下来的话以后就要自己出去打工养活自己和孩子。

她没有出去打工的想法,她就想一个人拿着钱满世界去潇洒,这个孩子不能要。

“医生,我要打掉他。”

医生惊讶:“你确定要打掉吗?孩子现在很健康。”

闵翘点头肯定:“是,我必须打掉他,他不是应父母期盼得来的孩子。”

这个孩子上辈子死在绑匪手里,死前不知道遭受过什么折磨,并且还被弃尸荒野,最后因为深山老林里面的狼,就连全尸都没留下一个,全是七零八落的碎块。

既然生下来是这样的结局,干脆就不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

病人的想法是第一,就算医生想劝也知道劝不动,“那好吧,但是建议你可以缓缓再手术,因为你现在还处于观察期,你头上的包还没有消下去。”

闵翘乖乖点头应下,医生出门后那个司机老婆才凑近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她去给她买来。

闵翘只要想到自己即将远离渣男就非常兴奋,她想吃麻辣烫,还想吃臭豆腐,但是医院不许她重油重辣,她只好退而求其次说吃辣子鸡。

但是她的口味在上一世就被养刁了,女人买回来的食物压根跟以前的不是一个档次,但她是穷人,选择价位肯定是根据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来,闵翘没有为难她的意思,意思意思吃了几口就说头疼吃不下让女人端走了。

躺在床上的闵翘心想这一次她一定会拿着钱跑的远远的!她再也不靠近这个小城市了!

后面司机来了之后又是非常诚恳地道歉,并且还给建议说以后坐车绝对要系安全带,不然最容易出问题。

若是以前的闵翘就会当场骂回去,但是现在的闵翘早就不是那个天真的女生了,她知道司机是说的实话,而且以后她要更加惜命才对。

这一世就像是自己偷来的。

两拨人谈拢了赔偿问题就没后续了,闵翘又在医院待了几天,头上大包消失之后办理出院,期间尽管买了新手机但还是一直没有联系闵祝。

就让渣男以为自己背叛了他,让他也尝尝被人背叛的滋味!

出院之后闵翘也不着急回集团了,反正只要自己本人在,随便哪个银行都能取现,现在转移资产才是她迫在眉睫的大事。

闵祝有一件事没有说错,只要有钱,在哪儿都能东山再起。

但是这次她不准备带着他飞了,渣男就该早早去死。

她名下所有资产都已经划到自己户头上面,看着那些数字她就觉得高兴,世界上最让她高兴的就是钱了!

至于渣男闵祝?谁管他坐不坐牢,她还巴不得亲自把他送进去。

这次财产转移她并没有听闵祝的话悄悄进行,反而是在钱取出来之后给自己聘了一个专业投资人,关于闵祝即将坐牢的消息也开始在公司里流传开来。

集团外面围了一堆股民,全是要求集团赔偿损失的老油条,集团里面的实权人焦头烂额,打电话给闵祝永远都是**接电话,打电话找闵翘全都是忙音。

闵氏集团现在就一个想法:闵家两兄妹靠不住了!

闵翘聘请的那个职业代理人在待了一周之后发现实在联系不上给自己发工资的闵翘,站起来拿着自己的包就离职了,连工资都不想要。

两个老板都不见人影,底下的员工人心浮躁,逐渐开始有员工递交辞呈,有的立马被同意走人,有的被劝导之后又留了下来。

闵氏集团走走停停,在闵翘找到自己选择的理财能手之后宣布破产。

其实本来不应该那么快就破产的,但因为闵氏又被抓了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还是闵祝堂弟,他涉嫌诱杀小孩被捕,当天闵氏股票就崩盘了,没撑住三天,闵氏这个集团就轰然倒塌。

闵翘不知所踪,闵祝在家迎来一个不速之客。

看见来人时他皮立马绷紧了。

转载请注明:《沈准竹光(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_(拒绝青梅后我快穿了)全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