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死对头对我穷追不舍》主角姜宁柳嘉佑

小说名:快穿:病娇死对头对我穷追不舍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荔枝欧包

主角:姜宁柳嘉佑

简介:【1v1 双洁+双强+相爱相杀】
排雷:前期相杀,后期相爱,前面女主真的会杀男主!
大雍国长公主姜宁,偶然一次落水得到了一个系统,那系统告诉姜宁,她只是一个话本里为男主铺路的恶毒女配
她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向男主,发誓一定要把这个仇报了
谁料那个男人拥有了读心术,见招拆招,化解了姜宁所有的杀招,甚至还要她以身相许
姜宁冷笑,以身相许,先把两条命还来
谁知那那男人果断抹脖子,临死前还和姜宁说下个世界见
自此,姜宁就被裹挟到一个又一个世界中,与那男人纠缠不清
第一个世界:疯批长公主vs腹黑权臣
第二个世界:美艳海妖vs阴郁男巫
第三个世界:魔教妖女vs正道魁首

快穿:病娇死对头对我穷追不舍

《快穿:病娇死对头对我穷追不舍》在线阅读

第3章 长公主和权臣(3)

柳嘉佑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袖子拉出来:“尹姐姐,我们还是吃饭吧。”

至于她心里说,自己和长公主的事情,简直无稽之谈,他只当做没听见。

尹玉尔浑浑噩噩的开始吃饭,柳嘉佑也闭口不言。

一早,江宁就坐在镜子前,描眉梳妆。

“我让你打听的事儿,你都打听好了?”姜宁道。

她抬手拔下头上的金钗,放进盒子里。

“回禀公主,今儿状元还是从承明殿明门前过。”虽然不知道公主想要做什么,知春还是如实回答了。

“走吧,我们今天就去那承明殿晃一晃。”

时辰尚早,这时候,这些未来的官员们应当刚刚才到大门,自己这时候出发,正巧赶得上。

姜宁坐在轿子上一摇一晃的,小腿垂落在轿子外边。

“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领头的老太监带着一群人跪在了青石板上。

她一抬手,轿子停了下来。

一条莹白的小腿垂落,纤细的脚踝出现在他的眼前,柳嘉佑赶忙把头往下低了一点。

姜宁心中嗤笑:【欧宝,真难以想象,这以后就是青云直上的柳丞相呀。】

欧宝:“宁宁,我们真的不抱大腿吗?”恶毒女配的下场都很不好,它很喜欢宁宁,不想让她死,声音中满是纠结。

柳嘉佑手微微蜷缩,她可以看见未来?他以后会成为一个丞相?抱大腿又是什么意思?

无人看见姜宁珠钗上的光点飘落了些在柳嘉佑身上。

【本宫千金之躯,犯得着去讨好一个男人??还是杀了我两次的男人?】

他心头一沉,自己与长公主从无交集,何谈杀了两次?

看着柳嘉佑黑漆漆的后脑勺,她面上讥笑,玉足勾起他的下巴,硬生生将他的脸抬了起来。

【这张脸可真是赏心悦目啊。】

柳嘉佑对上姜宁的眼神,呼吸一窒,他迅速避开公主的视线,喉结滚动,努力看向地面,但那光洁的小腿还是印入他的眼帘。

居然没穿裘裤,简直不知羞耻!他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纤细的脚踝上挂着一串金铃,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柳嘉佑的手蜷的更紧了,呼吸急促起来,他狼狈的闭上眼睛,一脸视死如归。

【男主果然就是男主,这长相也是一等一的好,就是这一脸贞洁烈妇的表情,啧啧,稀奇。】

欧宝道:“如果你抱了男主大腿,你就是女主了呀。”

姜宁恣意的笑着,把脚收了回来,跪着的老太监瑟瑟发抖,也不知今儿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居然撞见了这个祖宗。

她垂下了眼皮:“无趣的紧,起来吧。”

轿子一晃一晃的走了,远处飘来姜宁娇滴滴的声音。

【不可能,别做梦了。就让他和尹玉尔恩恩爱爱去吧】

她走后,老太监招呼着他们起来,柳嘉佑随着人群走着,脑中有些恍惚,慢慢消化着听到的内容。

原来自己竟是话本中的人物吗?自己还会与尹姐姐在一起?

思路很快被打乱,几人被留在大殿中面见皇帝。

“柳嘉佑,你知道我留你下来,是为了什么吗?”皇帝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当今圣上乃先皇的第七子,也是先皇唯一活下来的儿子,这就是他能够登基的原因,但先皇驾崩前,害怕外戚干政,下旨命长公主勒死了他的母亲。

甚至有传言,先皇给长公主留了私兵。

“启禀陛下,草民不知。”柳嘉佑跪在御书房内。

“起来吧,赐座。”

柳嘉佑面不改色,缓缓起身, 坐在椅子上。

“先前皇姐找你的事儿我下面人说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从前父皇母后都疼爱她,才养成这样任性的性子,你多包容包容她。”

直到出了宫门,柳嘉佑也没听进去皇帝到底和他说了些什么,左不过是些长公主任性,让他不要放在心上的话。

他站在宫门前,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座宫殿。

“阿佑。”

听见尹姐姐的声音,柳嘉佑回过神来,大步跨了过去。

“尹姐姐,我说过不必来接我的。”柳嘉佑的笑容带着几分生疏。

尹玉尔神色慌张,手抓上了他的袖子:“没事的,我在家中也无事。”

柳嘉佑似笑非笑,在这样的眼神下,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尹姐姐,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柳嘉佑眼神意味深长,突然想到今日听到长公主的心声,也不知有几分可信。

自从柳嘉佑考上状元后,两人愈发疏远,他的气势一天比一天逼人,时至今日,尹玉尔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他。

马车停在宅子前,到柳嘉佑自顾自的下车,马车上的尹玉尔脸色青白。

她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清明。”

清明为她打起帘子,心中腹诽:这个女人,出门也不带丫鬟,招摇过市还美其名曰人人平等,使唤自己的时候倒是一点也不手软。

“清明。”柳嘉佑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来了,爷。”清明甩开帘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站在原地的尹玉尔眼神阴沉,手里紧紧地捏着一个荷包,这本来是准备送给柳嘉佑的,却没想到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宫内的姜宁慵懒地靠在美人榻上,手里拿着本书,窗外的鸟雀儿叽叽喳喳的叫着,她分了些心神。

“公主,外头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知春俯身为公主整理着裙摆。

公主在总不爱穿鞋,也不爱穿裘裤,两条修长的白腿就在眼前晃着,饶是知春看惯了,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世人都道长公主名声狼藉,杀死当今圣上的生母,荒淫好色,爱养面首,谁又明白公主私底下是多么的温柔呢?

她小脸一红,赶忙用裙摆遮住公主的脚。

“知春儿?”她往美人榻上一滚,声音娇柔。

知春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候吩咐。

姜宁滚来滚去,发丝凌乱,粘在脸上,裙摆不知何时被蹭了上去。

“公主,小心着凉。”知春伸手捋着那裙摆。

姜宁笑着,斜斜的趴在美人榻上,手托着腮:“那些个老东西,又要开始弹劾为我了吧。”

在承明殿前,拦下国家的状元,如此羞辱,又怎是惊世骇俗几个字可以概括的。

果然,自己盯上柳嘉佑后,皇帝也开始关注这个人了,若是知道自己想杀了柳嘉佑,姜烨煜只怕千方百计的要保护他。

“知春儿,你要知道,男子当权,只有他自己无能,才能让女人上位,不然一丝一毫的权利啊,都要在手里攥的紧紧的。”姜宁光着脚,走到玉瓶前,将前日折的那只牡丹,一点一点的撕碎。

这些日子,她日日纠缠欧宝,让它讲自己那处的故事。

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她眼前展现,皇宫已经关不住她了。

都说长公主权倾朝野,祸乱朝纲,那些个老匹夫也只敢和皇帝一块跳脚,上上折子骂人。

知春不明白长公主在说些什么,只安静的听着。

姜宁眼里带着遗憾,若是有朝一日,能去欧宝的世界看看,也算不虚此生了。但眼下,她想要掌权,就势必要除掉一些皇帝党羽。

她眼神带着温柔的锋利,如此,就用柳嘉佑的鲜血为这条路开封吧。

转载请注明:《《快穿:病娇死对头对我穷追不舍》主角姜宁柳嘉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