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农家小院!我靠知识发家致富)游晓竹顾一白(游晓竹顾一白)整本免费阅读

小说:随身农家小院!我靠知识发家致富

作者:爱吃菠萝和葡萄

角色:游晓竹顾一白

简介:【穿越+种田+美食+空间+逃荒+灾害+女强+无极品】
【男主前期是外表是忠犬小奶狗,内心是腹黑大狼狗

前期是女主的成长期,专心种田致富赚钱,其中没有极品亲戚来找麻烦,没有恶毒女配来惹事,都是女主和全家齐心协力专心搞事业赚钱
女主前期是没有开窍的,一直都是男主在“勾引”女主!!!
中期是女主和男主的发展时期,主要是天灾人祸,男女主齐心协力搞事业,感情线是慢热型的
中期女主开窍后,但仍然只想搞事业,男主就是守护的忠犬男主!!
后期是男女主携手归隐田园,过上幸福的生活

有空间,但前期空间正在升级,比较缓慢!
重点!!!男追女,男主一直套路女主,但女主前期不开窍,所以没有上钩
(女主是成长型女主,没有极品亲戚,有男主,但女主事业线为主,互不影响
)

评论专区

一剑凌尘:给力。降临+反降临,附身+反附身。剧情安排实在给力,算是近2年来最给力的剧情了。作者我看好你。

恶奴:杀鞑子

战国逆风记:教主的书现在看不下去了,行文古古怪怪的。但是这本书看过n遍。 杀人杀出意境来,日本文化也确实有这个基因。

随身农家小院!我靠知识发家致富

《随身农家小院!我靠知识发家致富》免费试读

第8章 笋之宴

日食楼一共四位厨师,听别的伙计说,今天来了一位九岁的小女娃要给掌柜的做菜,大家都很好奇,想看看她能做出什么花样。

晓竹走进厨房,放下背篓,取出用布包着的笋,又白又嫩的春笋犹如少女肤白的手指。

“这食材倒是未见过,看着挺新鲜的。”说话的是日食楼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厨师,龙师傅做了二十多年菜,倒是第一次见此菜。

“此食材叫做笋,书上说多长在南方,北方比较少见,春天时节最常见。剥去它的外壳就是可食的部分。”晓竹解释道。

晓竹打算做一道上海名菜——腌笃鲜!

腌笃鲜,顾名思义,就是用春笋和鲜、咸五花肉片一起煮的汤。“腌”,是指腌制过的咸肉;“鲜”,就是鲜美的竹笋和新鲜肉类;“笃”,就是用小火焖的意思。

“张叔,有没有腌制的咸肉?”晓竹询问道。

“肉还能腌制?”张贤好奇地问。

晓竹点点头,“食物的处理方法都是相通的,既然蔬菜可腌制,肉类为什么不可以呢?”

既然没有腌制的咸肉,只能用咸菜了。

咸菜切碎,只取鲜笋一个尖,搁在锅里,用小火焖煮好后,熬片刻。

晓竹不想浪费笋身部分,做了一个咸菜笋丝汤。脆口的笋有了入味的咸菜陪伴,就是一道好的下饭菜。

众人都饿着,拌着这汤汁入饭,反而更添了几分食欲。龙师傅满意的放下碗筷,仍觉得意犹未尽,“让大家见笑了,老夫也是许久未吃过如此下饭的菜了。”

张掌柜此时不想说什么,他只吃了半饱,更期待游晓竹口中的“腌笃鲜”。

时间一到,掀开锅盖,白色的水蒸气一个劲的往上冒,浓烈的香味已经勾起了众人的唾液,盛出来的汤汁又浓又白。张贤还未开始吃,便已经分泌唾液,真是“未吃其菜,已闻其香”,嘴上和心里的双重折磨。其余几人也忍不住……

因为是晓竹掌勺,她对于香味更是敏感,心里“唾弃”自己,真的是没出息,闻到肉味就柔弱不能自理了。

张贤用筷子夹起一口,咸菜的浓郁和着鲜笋的清香,鲜得张贤忍不住挑了挑眉。

晓竹看到张贤的模样,笑着说道“如果能换上腌制的咸肉味道可能更佳。”

张贤意犹未尽的放下碗筷,“今天多亏了小友,张某才吃到这人间美味。不知小友可否将此菜方授予我?”

晓竹等的就是这句话,“此菜方也不是我独属的,乃是我大哥去年在听别人讲了一本游记,发现山上此物竟然可以做出美味菜肴,便有心记了下来。我也是个喜欢美食的人,无意间琢磨就做出来了。”

张贤惊讶道,“不知为何书?张某怎么从未听过何书有写?”

游晓竹唉叹一声,“只是大哥偶然听了一个故事,便来说给我们听,实在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

张贤觉得有点可惜,“还好当时记了下来,要不然张某就吃不到这份难得的佳肴了。”

晓竹欲言又止,一副苦恼模样“菜是不难做,难的是这食材……山上也不常见。”

张贤本就是爽快之人,“小友放心,除了这菜方,食材我也一并全收。只是不知道这笋还可以如何处理?”

晓竹笑道,“无论是炒煮焖,笋都可以做得美味。”

晓竹最后把“荠菜炒笋、笋炒蛋、素炒笋、笋片滑鸡、鲜笋肉丝……”加上今天两个菜方,一共10个配方一同交给张贤,还指点了日食楼的厨师如何更好处理笋。

日食楼也需要野味,张贤一并把几只野鸡野鸭和30斤笋收了,并约定以后每隔两天500斤笋,按十文一斤收,晓竹一共得了40两银子。

双方约定,晓竹此方除日食楼外,不得外传,否则赔偿对方三百两;张贤也承诺只收晓竹家送来的笋。

“感谢张叔。”这可是晓竹创业的第一笔启动资金,自然开心。

“哈哈哈,小友客气,以后如有新菜方,老张全收。”张贤现在可是把晓竹当做摇钱树了,他看得出,这小姑娘年纪虽小,但主意多。

……

众人走出酒楼,林氏和阿碧还有些不知所云,“这……这么快就赚了四十两?这可是普通人家七八年的支出了。”

“娘、小姑,这不是梦。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你要学会习惯。”晓竹看着自家娘亲和小姑,又掂了掂手上的银袋子,然后递给了林氏。

“娘,马上大哥三哥就要开学了,我们有钱交束脩了。”转头又跟游富安说,“二哥这次可是大功臣,我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游富安早就嘴馋了,“小妹,你可要好好犒劳我,以后二哥用处多着呢。”

“阿娘,我们先去绣坊,然后就去买肉,好吗?”晓竹想要大口大口吃肉,红烧肉、粉蒸肉、水煮肉片、辣子鸡丁……越想越流口水了。

没有人发现,走在后头的游家安红了眼眶,“原来小妹一直都清楚……”

……

明绣坊的老板娘,外人称刘绣娘,是个年近四十的寡妇,仅凭一身绣活养活了一儿一女,还攒了银钱开了绣坊。

刘绣娘拿着晓竹几人打的新络子,称赞道,“我做绣娘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这种打法。这图样也很新颖。”这要是放到县城和郡都,还不被那些富贵人家小姐抢疯了头。

刘绣娘对林氏和阿碧说,“游二娘子,大家也是老熟人了,原来的样式按原价收,一文一个;这新的样式,五文一个,怎么样?”

林氏和阿碧心里也很激动,正准备答应。

“十文一个。”

刘绣娘闻声看过去,原来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像林氏七八分模样,不同的是她的目光更为坚定,即使对上她的视线,也没有退却。

“刘娘子,小女不懂事……”林氏看着刘绣娘突然没做声,拉着晓竹往身后放了放。

刘绣娘也不介意,“姑娘,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觉得我可以再给你多一倍的价钱?”

晓竹坦然道,“这虽然只是简单的络子,但它若是做成手链、耳坠、腰带,那价格可是几倍;如果和璎珞、扇子相连,价格也能抬几分。而且女儿家本就爱稀罕模样,又是独一份,若是富贵人家小姐喜欢,婶子再往上加十几文,人家也愿意。毕竟千金难买一笑。”

“小小年纪倒是个做生意的好苗头。”这孩子对自己的利益把握得当,这分寸把握恰好。“我拿你这络子怎么卖与人家,那是我的事情。你这点是打动我,但不足以说服我。”

晓竹并未生气,“刘婶娘有此想法是再正常不过了,我也平日听我娘说起,婶娘是个爽快的人,也拖您的福我们才能赚点家用。既然我有心和您做买卖,自然是长久的。我阿娘的绣工您也知道,小姑和大姐也是个爱研究的,您如今看到的只是最为普通的。”

阿碧一脸懵逼,这不是小侄女自己琢磨出来的吗?正想说话,游富安拉了拉她袖子。

其实上次的图样,晓竹只拿出了一半,目的也是看对方能不能合作。

“游二娘子,你倒是生了个好丫头,伶牙俐齿的。”刘绣娘爽朗道,“丫头,我答应你。不过咱们可说好,日后新的样式独供我家。”

晓竹笑道,“日后这孟溪镇自然只有您这一家有。”

刘绣娘也没有说什么,孟溪镇也算平邑县较大的镇子了,光这条街的绣坊就四五家。如今女孩子都挑的很,每家每月都有新品出,这个绣坊本就她一人打理,还要顾家,她实在没时间研究新品。

“小姑娘志向大得很,不错不错,你若是想去县城,就去李记找李大娘子,报上我刘绣娘名号,对方是我手帕交。”刘绣娘不妨卖个顺水人情。

刘绣娘也没有想到,如今的顺水人情,日后挽救了她身家性命。

晓竹也由衷感谢,买了四匹布,一共花了一两。拜别刘绣娘后,准备去南街给哥哥们买点文墨。

新的三个样式加上旧样式,一共赚了一两银子。晓竹和林氏商量后,拿出两百文给阿碧,五两银子给游富安。

“小姑、二哥,这是给你们的。”晓竹本想多给点给游富安,但她算了一下,还要买东西,恐怕不够了。

游富安爽快接过,但阿碧不好意思,“二嫂,这新样式是晓竹想的,络子和绣坊也都是看你情面,我怎能收钱呢?”

林氏把钱直接塞进阿碧手心,“你侄女让你拿就拿着,平时爽快得很,现在怎么磨叽呢?”

林氏也是赞成女儿的做法的,以前那是赚的不多,阿碧和晓梅也都没有给钱,加上还要给公婆三成,到自家手上其实没有多少了。

游老根家有这么一个规矩,三房只要赚了银钱,必须交三成用于公中。

晓竹计算了一下,这次所得40两多,交于公中12两,还有三哥束脩三两,再买点肉、粮食和佐料、文墨,可花钱了。

*

转载请注明:《(随身农家小院!我靠知识发家致富)游晓竹顾一白(游晓竹顾一白)整本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