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尚书家的女仵作》在线阅读

小说名:尚书家的女仵作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大麦穗

主角:顾绾华憬煜

简介:一朝穿越来到一个历史书上没记载的国家
来自22世纪女法医顾绾魂穿成大靖国吏部尚书家的二小姐,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尚书家的女仵作

《尚书家的女仵作》在线阅读

第3章 魏姨娘之死(二)

顾绾拿来纸笔在魏姨娘的背上将齿痕拓了下来。

“可以让本王看下吗?”

顾绾点点头将拓下来的图案递给华憬煜,华憬煜半眯着双眼“这说不定是顾尚书跟魏姨娘鱼水之欢时的闺房乐趣呢?”

顾绾挑眉一笑“我父亲去年贪嘴吃桂花糖门牙磕掉了一半。”

华憬煜听到顾绾的话后,仔细端详着这齿痕形状,齿痕着力点平整并无凹凸感。他看向顾绾,只见顾绾点了点头,肯定了他心中所想。

“这齿痕新旧不一,看来这魏姨娘偷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不定我父亲就是一个喜当爹的呦。可怜老来得了一子,却不是自己的。”顾绾摊了摊手掌,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华憬煜实在看不懂顾绾这般,好似她身上有着不一般的经历。

顾绾瞥了一眼他,见他低头若有所思,忍不住问道:“王爷这是在想什么呢?”

华憬煜抬头看着顾绾微微摇了摇头,神情平淡,从容一笑道:“没什么。”又话锋一转进入正题。“可知死亡时间?”

“依照身上的尸斑跟尸体僵硬的程度来判断,大概在今日的寅时。”

“能否看得出脖子上的勒痕是用什么东西造成的?绳子?还是那软布条?”

“从伤痕表面上来看像是两种凶器,但实际上来说是一种。”

“怎么说?本王看这两条勒痕粗细不一,怎会是同一种?”华憬煜不解。

顾绾唇角微微扬起,浅笑道:“王爷,看事情呢不能单单只看表面,要看到实物的实质去,这人的眼睛啊是最不可信的器官了。”又紧接着指了指悬梁上的白绫道:“麻烦王爷将白绫取下,我演示给你看。”

华憬煜依言将白绫取下递给顾绾。

顾绾先将白绫扭转数圈之后,类似于扭麻绳那般,再拿到魏姨娘脖子处对比,“王爷,你过看看。”

华憬煜上前几步来到顾绾身边,俯身盯着脖子上痕迹跟顾绾手里被扭起的白绫,恍然大悟道:“是锯齿痕迹。”

顾绾点头说道:“由于白绫的质地轻软,可以任意改变形态,就算是像这样扭着的勒死,也不会马上显现出原本的状态,往往都是要等到出现尸僵后才会出现这样的痕迹。同一种凶器,两种痕迹。”

“所以才会出现一粗一细的勒痕。”

“没错。”

华憬煜以赞许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顾绾,而眼前这位天启城中,人人口中称之为得了疯症的尚书家二小姐。

现在在华憬煜看来,这位顾二小姐非但没有疯症,对于验尸能力还如此的了得,这真真勾起了他心中那股好奇心。

顾绾脱下手套,舒展了下双臂后道:“真过瘾啊,走了,回去睡觉。”走了几步后,回头看着华憬煜,“王爷,你不走吗?哦~对了,王爷这深夜来此,到底所为何事?”

华憬煜盯着顾绾看了看。他特意让大理寺明日再来,就是想看看凶手会不会再次返回案发现场,来一个瓮中捉鳖。却想不到等来的是这位顾二小姐,还被她的验尸能力有所折服。

“没什么,走吧。”

“切~”顾绾不以为然,也不在意,但在回头那一刻无意当中瞟见了梳妆台上的一只光泽度不够带有点点斑迹的青玉簪子,鬼使神差般的走过去拿起来端看着,吸了吸鼻子。

转头对着华憬煜问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华憬煜吸了吸鼻子,又看了看床上魏姨娘的尸体,缓缓道:“应该是尸体发出来的吧,毕竟死了快一天了,难免会有些味道。”

顾绾摇了摇头,微皱着眉头回答道:“不是,不是尸臭味。”又再次吸了吸空气中的气味,“除了尸臭味外,还有一股很熟悉但说不上的气味,到底是什么呢?”

“是什么?”

“答不上来。”顾绾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看着顾绾这般模样,华憬煜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行了,想不到就不想了,这破案有大理寺。”

顾绾思考了一下,好像也是,这抓凶手的有**,法医尸检这也是对抓捕凶手的另外一种破案方式。

“行吧,睡觉去。”顾绾理了下头发,率先大步走出魏姨娘的院子往自己的院落去。

而华憬煜一路跟在顾绾身后不远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顾绾也有所察觉,驻足转身过去盯着不远处的华憬煜,“王爷,你不回去跟着我做什么?”

“本王迷路了。”华憬煜信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顾绾怔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王爷是觉得我像三岁孩童吗?会信你这鬼话?”

刚说完这话,一阵风吹过,顾绾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毕竟还未到真正的夏天,春天的风还是有些许凉意的。但在听到华憬煜的话之后,这冷意简直是冷到了极点。

“本王没坐马车来,晚上就勉强在你房里睡上一晚。”

顾绾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这家伙竟然说要在她房里睡一晚?

“你做梦去吧。”

可事实证明了一件事,民不与官斗,官斗不过皇家人。迫于无奈的情况下,顾绾暂时收留了华憬煜一夜。

不过华憬煜不像其他王公贵族那般,按照现代人来说,还挺有绅士风范。顾绾睡床,他打地铺。

夜深,暗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纸映射进来。二人却是辗转难眠,顾绾是因为房里多出了一个人不习惯。华憬煜呢是因为地板太硬睡不安心。同时二人也察觉到对方的不适,便商量着起来探讨下案子。

顾绾下了床,直接坐到了华憬煜的棉被上面,盘腿坐着。华憬煜亦是如此,并肩而坐。

“你这验尸是跟谁学的?”这是华憬煜一直想问却没机会问出口的事,趁这次干脆问上一问。

顾绾转头看了华憬煜一眼“我如果说我是跟书上学的,你信吗?”

“你觉得本王会信吗?你觉得本王是三岁孩童吗?”

“你学我的话干嘛?小心我跟你要版权费哦。”顾绾笑了笑接着讲说:“王爷,我挺好奇的。”

“好奇什么?”

“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的人?”

华憬煜勾了勾嘴角,反问道:“你觉得本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绾耸耸肩道:“不知道啊,我如果知道还用得着问你吗?”

“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本王看你可不像外面传言的那般,是得了疯症的人啊。”

“我本来就没有疯症,只不过是有人记恨我散布的谣言罢了,不过这样一来也好,至少我现在不用嫁人了。”

“那么不想嫁人?”

“嫁人有什么好的,一点自由都没有,跟个任人摆布的傀儡娃娃有什么区别,凭什么女子就要从一而终,招之即来挥之既去的。又凭什么男子就可以三妻四妾,花天酒地。”说起这个,顾绾是满心的愤愤不平。

“这从老祖宗那辈就一向如此,你又能改变什么呢?”

顾绾听出了华憬煜的理所应当,瞪着他,“天下男人没一个好的,水性杨花。”

听完这话之后,华憬煜哭笑不得,“水性杨花指的是女子不安分…”

未等华憬煜说完,顾绾不愿意了,抢话道:“谁说这词只能用在女子身上,你这是在歧视女人吗?你们男人就不是水性杨花,朝秦暮楚的吗?什么歪理。”

“行了行了,本王说不过你,牙尖嘴利小女子。说回正题吧,你说这魏姨娘真正的死因是上吊,本王有些糊涂了。”

顾绾白了一眼他后说道:“只有这上吊自缢身亡的人,舌骨才会断裂,魏姨娘符合这一现象。而房间内便没有打斗过或挣扎过的痕迹,依我的推断,凶手可能是在魏姨娘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先勒毙再伪装成自缢,可凶手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以为已经勒死魏姨娘了,再假装成自缢,最后魏姨娘被悬挂着的时候恢复知觉,但已是为时已晚,活活被吊死。”

“按你这推理,凶手很有可能是站在那看着她断气的。”

“很有可能。不过这一切得天亮之后,由大理寺去查了。”

华憬煜点了点头,突然左边肩膀一沉,他侧头瞥见顾绾已经枕着他的肩膀睡着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月光洒在顾绾的脸上,显得脸色更白皙了,五官更立体了。华憬煜忍不住闻了闻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是桂花的芬芳,这一刻他感到自己心脉跳动的有些许快,他从来没有过这感觉。

第二日清晨,小桃如往常一样端着装着水的脸盆进来,在她进门后看见地上的二人相拥而眠,吃惊的双手捂着嘴巴,却忘记了手里边还有端着洗脸盆这件事了,装着水的洗脸盆打翻在地发出的一声巨响惊醒了二人。

“怎么啦怎么啦?”顾绾半睁着眼睛坐了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小桃眨了眨眼。

“小…小…小姐,王…王…王爷。”小桃震惊的看着二人。

没睡醒还迷糊的顾绾揉了揉双眼“王什么爷,哪里来的王爷。”

王爷?顾绾这才想起来昨晚华憬煜是在她房里过了一夜。转头看着他时,却见华憬煜坐在她身旁,眼里带笑看着她,暧昧非常。

“不是,小桃不是你想的那样。”顾绾急得忙解释。

小桃摆着手抿着嘴笑道“小姐,小桃什么也没看见,哎呀!这是哪儿呀?奴婢肯定是在梦游了,对,就是在梦游。”捡起地上的洗脸盆跑出房间并关好房门。

“小桃,你回来,不是这样的,你听说我说呀!回来…”

“人都走远了,听不见了。”华憬煜眯眼说道。

顾绾怔怔地看着华憬煜,怎么有种偷情的赶脚。轻咳眼神躲闪道“那个,我没占你便宜哈,我不会对你负责的。”说完这话后顾绾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会这么没头没脑说出这样的话的呢?真想给自己来一巴掌。

华憬煜抿嘴轻笑“本王不用你来负责,本王对你负责就行。”

顾绾楞了一下,连忙摆手道:“不是,不用不用,王爷,您可千万不要对我负责,咱俩清清白白的。”

华憬煜正要开口,小桃推门进来了。

“小姐,大理寺的人来了,还有…王爷的那个侍卫来府里找王爷,还跟老爷吵起来了。”

小桃的这个消息无疑给了顾绾一个逃离现在尴尬场面的机会。顾绾从地上爬起来连忙上前拉着小桃往外走去。

“小姐,您不洗漱了吗?”

“回来再洗,快走快走,看热闹去。”

而华憬煜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站起来,整了整衣裳出了门。

尚书府的前院站了十几个穿着蓝黑色捕快服。前厅里则是两人僵持着,一人在中间调和着。

顾绾躲在院子里的一棵树后面看向前厅里,她认得,左右两侧的人,一个是顾临之,一个是华憬煜身边的随从叫冷言。那么中间那个人,身着深绯色官服,应该是大理寺的人了。

顾临之气急败坏道:“老夫说过了,王爷不在府中。”

冷言坚定地说道:“王爷昨晚出门前说的就是来顾尚书您的府上了,而且一夜未归。”

“顾大人,冷侍卫,咱们能不能先去看看尸体?”

顾临之与冷言几乎同时朝着大理寺的那个人喊道:“不能。”

“要不这样,你们先吵着,我去找个下人带我去。”

顾临之拉着那人的手臂不让走,“宋少卿,你给老夫评评理,这王爷身边的人都能这般污蔑老夫了,老夫这官当得真是窝火啊。”

冷言也不甘示弱,也拉住那人的手臂,“宋少卿。”

躲在树后的顾绾距离前厅有些许的距离,不大听的清楚里面到底说了什么,只听到些只言片语,什么爷,什么少卿的?

这时身边的小桃突然晃了晃顾绾的手臂说道:“小姐,是王爷啊。”

华憬煜步伐沉稳走到前厅。

看着三人拉扯着,质问道:“怎么都待在这里?宋修,本王不是让你去处理这尚书府的案子吗?你在这里做什么?”

转载请注明:《最新章节《尚书家的女仵作》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