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狄武狄在线阅读

小说:神魔在我体内变成鬼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武狄

角色:武狄武狄

简介:【都市脑洞】【莽夫流】【反系统】【热血】【无敌】
五百年前地球异变,
传说中的神魔鬼怪莫名重现人间
天上似乎真的掉馅饼了,
只要愿意,神魔的力量唾手可得,系统的强大让人痴迷
但就有那么一些人,总是脑回路离奇
“天上掉馅饼?神魔和系统?老子打的就是神魔!”

评论专区

重生之大企业家:这书最后一章是:主角说:我对宋X英很感兴趣,你有没有办法 次日:404……….

我在北美当律师:起点全文免费。结局急促,两个多月断更之后,直接结尾。作者说,作品被屏蔽两个多月,一气之下就直接结局了。画面感极强,故事设定有意思,可惜了。

网游审判:看了几章,毒点倒是没有,就是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吸引力,不论是人设剧情还是世界观,亦或是文风,都没什么能吸引我的地方

神魔在我体内变成鬼

《神魔在我体内变成鬼》免费试读

第5章 浣熊计划

武狄抱着父亲,匆匆的去了医院。

因为是急救,不需要武狄先交钱。

大约一个小时的检查,

医生告诉武狄,男人的昏迷是因为情绪的激动和外力冲击造成的脑震荡,暂时陷入昏迷,过几天就会恢复。

武狄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的校服已经残破不堪,外套变成了破洞短袖,长裤变成了短裤。

摸了**口的伤口,已经结痂。

进医院前,他拔出了插在胸口和手臂内的骨刀。

他没工夫思考身体的异样,火急火燎的跑回家。

急救不需要先交钱,但后续的治疗,是需要不少钱的。

他回家取了父亲床下的银行卡,又跑回医院交钱住院买药。

武狄不知道的是,仅仅两个小时后,她的班主任就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喂,你好,张老师是吧,我是六扇门警员孙长峰,警号8546926。”

“你好**同志,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吗?”

“是需要咨询你一些问题。”

“请将。”

“你的学生中,有一个叫武狄的学生吧,个头不高,很瘦。”

……

一连三天,武狄没有去上学,就在医院照顾着父亲。

他的运气比较好,八张床位的病房,算他父亲,只住了三个病人。

他父亲的床位,是把门口靠墙的位置。

武狄每天照顾完父亲的吃喝拉撒后,

就在父亲床位和墙壁之间的过道站桩练功。

按照脑中羊皮卷的记载,他一直在站天地桩。

刚开始不习惯,很多要点掌握不好。

但他自己瞎鼓捣一通,惊奇的发现,

体内隐藏极深的炁,竟然如同羊皮卷中记载的一样,开始在体内流转。

“我这是站对了吧?感觉到炁在流动,应该没有错。”

武狄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习着羊皮卷。

但没想到,这一练,他就沉醉在其中,

三天时间,他甚至没有睡觉,竟然感觉不到疲惫,精气神出奇的好。

他洗脸的时候照着镜子,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脸色居然不是那种病态的黄了,红润了一些。

这让他更加动力十足。

这一天的深夜,他决定尝试冲击《十三太保横炼》的第一层。

按照卷中记载,《十三太保横炼》的第一层,是要在体内建立起一个小循环。

当成功建立起小循环后,炁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平时感觉不到,只有凝神静气的时候才能感觉到。

武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

眼皮卷中记载的是正常健康之人的经脉,

但武狄不是,他体内的经脉仿佛是大堵车,混乱不堪。

若是乱弄,很容易造成恐怖的内伤。

但武狄压根不知道这些,愣头愣脑的开始了作死之路。

“痛!痛啊!实在太痛了!”

武狄尝试控制炁,冲击第一条经脉,就被痛的差点晕过去。

他在心中咆哮着,这种痛苦简直不是人能承受的!

“这他妈才是第一步,怎么如此之痛!如此之难!”

武狄甚至想放弃。

可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就像想到曾经的那些前辈。

“曾经有那么多强者都成功修习了此法,他们也都是经历我这样的痛苦才成为强者!都是爹妈生得,一个脑袋两条腿,小爷不会比别人差!就算天赋比不上别人,但起码我也不至于第一步就被刷下来吧!”

武狄的倔劲儿立刻就上头了,牙齿咬的咯吱作响,硬生生忍着剧痛疯狂冲击!

“我就不信邪了,给我冲!”

武狄就这样,犯着虎劲儿,控制着炁在体内混乱的经脉中见缝就钻!

愣是在足以让老中医瞠目结舌的经脉中,生生冲出了一条微小循环!

虽然十分窄小微弱,仿佛一条可以容纳百辆卡车并行的道路,他只不过理顺了一条可以容纳一人行走的小路。

但这已经让武狄欣喜若狂了!

“比不得天骄,但小爷我也不弱于人!”

可怜的武狄,他哪里知道,他练功的难度,百倍千倍于曾经的前辈们!

武狄浑身被汗水湿透,突然胸口发闷,一个猛子站起来,捂着嘴冲向洗手间。

扶着马桶水箱,哇的一声,连着吐出三口黑如浓墨,腥臭无比的淤血。

三口血喷出,武狄只觉得无比舒坦。

他还是头一次觉得身体这么有力量。

他打开门来到走廊,深夜病房的走廊静悄悄的。

在走廊里,武狄动作十分缓慢的打起了拳。

刚开始的动作十分笨拙,一顿一停,

但十遍拳法打下去,武狄已经不用刻意去思考,身体仿佛有灵性一般,本能的去感受一招一式的劲力变化。

此时此刻,若是有拳术大家看到,定然会惊掉下巴!

拳术和修行不是课本里程序化的东西,一定要有师傅在旁边看着,帮其指点纠正。

不然的话,自己瞎练,如太极拳中的金刚捣锥,不懂方法就独自练习,极容易震坏脑子。

可武狄不懂,就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卷中记载,照葫芦画瓢。

可偏偏这样瞎练,随着一遍又一遍的拳法打下去,

他的身体好像本能的在契合拳术,十几遍拳打下来,他的动作竟然无师自通的标准起来。

武狄浑然不觉自己的奇怪,忘我的一遍一遍打着。

……

第二天早上,武狄出去吃早餐,因为要照顾父亲,他匆匆吃了二十个包子,拿着打包好的小米粥和包子,向医院赶去。

突然,一辆印着哪都通三个字的三轮电动车急停在他的前面。

从电动车下来一个个子高高的中年男子,男子戴着鸭舌帽,穿着工衣,向武狄迎面走来。

“嘿小同学,方便借一步说个话吗。”

中年男子礼貌的、笑呵呵的向武狄打招呼。

武狄一脸的莫名其妙。

“不方便。”

说着,武狄就要绕过他向医院走。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伸手按在了武狄的肩膀。

“三分钟就好!三分钟你听我说完再走可以不?”

“没时间。”

武狄不管搭在肩膀的手,直直的往前走。

中年男子有点着急,一个跨步又闪到武狄的身前,双手按住他的肩膀。

“小同学,一分钟!就一分钟,听我说完好不好!”

武狄仰视着中年男子,嘴角抽搐一下。

“滚。”

中年男子完全不在乎武狄骂他,自顾的眉飞色舞说着。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

砰!

中年男子话还没说完,武狄突然抬起一脚踹在他的裤裆上。

“啊!”

中年男人没想到这小同学不讲武德,突然撩阴脚搞偷袭,

痛的他捂着裆部倒在地上,表情扭曲的看着武狄双手拎着东西一溜烟跑进了医院。

“班长!你没事吧!你看你,非要自己谈,那个高中生不是简单人物!”

中年男子痛的面色煞白,从电动车上蹦下来另一名男子。

“嘶…痛死我了,快,快去医院!”

“不愧是队长,不达目的不罢休!”

“不罢休个屁!给我挂号去!挂男科!”

当武狄回到病房的时候,惊喜的发现父亲醒了。

“爸!你终于醒了!”

武狄他爸叫武建军,他正喝水,见到儿子回来,眼睛顿时一亮。

“老儿子!我咋感觉你胖了一点!脸色也好了不少!”

武狄笑了笑,把早餐一一拿出来,端着粥喂父亲吃饭。

“吃饭吧爸。”

“好,我自己来。”

两个人都没有提那天的事。

男人,在某些时刻,有着不需要明言的默契。

父子更是如此。

因为他们明白,有些话,不用说,

一个眼神,就懂了。

……

在离哈市数百公里远的珲市。

珲市东南二十公里外的海岸线。

一道五六米高的海浪打在密密麻麻的礁石上

当浪潮退去的时候,

月光下,礁石之中,赫然多了一名背着巨大金属箱的男人。

他是一名白人,很强壮,穿着背心短裤,背上巨大的金属箱看似十分沉重,他却没有一点负担。

最诡异的是,他的脖颈两处,竟然长着鱼鳃。

他拿出一部套了密封袋的厚重手机,撕开密封袋,拨通了电话。

“我已从倭国富山,横跨东海,游到目标地点附近,即将前往哈市,执行浣熊计划。”

“金枪鱼,请务必记住,前往哈市的路程,严禁使用能力,有一点点波动,都会被敌方检测到。”

“收到,一定将暴君投放到指定地点。”

“祝你成功。”

……

一天后,武建军说什么也不住院了。

“爸,我觉得你应该听医生的,在医院再观察几天。”

“别听医生的,我身体我知道,住院一天那么多钱,抽个血化验都好几百,走,有那钱给我老儿子做好吃的多香啊。”

武狄无奈的收拾东西,和父亲一同离开医院。

这么多天的修炼,武狄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长肉了,体重增加了,从原先的八十一斤,增长到如今的九十斤。

天地桩彻底代替了睡眠时间,让武狄的精力充沛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浑身是劲。

不过,不好的地方也有…

武狄用凉水洗了头,看着洗手池中的几十根头发,陷入了深思。

“头发怎么越掉越多?要不…用点霸王?”

好多天没去上学,武狄本打算回去上课,但恰好赶上了周六。

“这天气看着也不像要下雨的样子,鬼个雷阵雨,不管了。”

武狄趴在窗户看着天气还不错,立马穿上外套去老地方了。

每到周六周日,他就会去百达广场赚点零花钱。

他没成年,基本上没有店铺会收他做事。

但他有他的门路,一个熟悉的中介会给他安排穿人偶服发传单的工作。

虽然不多,但两天下来也能赚不少。

……

百达商场内。

一对夫妻有说有笑的走着,父亲牵着一个大概十岁的小女孩。

而小女孩的手中牵着一条拉布拉多导盲犬。

导盲犬突然停下了。

“球球,怎么了?”

原来导盲犬的面前,蹦蹦跳跳走过来一个熊猫人,

他蹦蹦跳跳,摇头晃脑,手中拿着传单。

它先是冲三人一狗歪头摇摇手,然后灵活的转了一个圈,

将一张四川火锅店宣传单双手递到三人面前。

“抱歉打扰了,辣翻天火锅周六活动,满二百八减五十哦,欢迎光临。”

熊猫人因戴着硕大的人偶头套,声音闷闷的,

它语速很快且礼貌的说完,又向三人鞠了一躬。

就蹦蹦跳跳的奔向不远处的另一对小情侣。

“呵呵,他蛮敬业的,看似被戴上束缚,实则是摘掉束缚吧。”

“珠珠,刚刚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大熊猫哥哥哦,好可爱的。”

男人拿着宣传单,笑着冲女儿说着。

“是嘛爸爸,大熊猫哥哥哦,大熊猫长什么样呢?”

“真的好想看一看。”

男子宠溺的抚摸着女儿小脑袋,

眼神坚定且温柔的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宝贝,一定。”

武狄再次被拒绝后,低头透过头套的嘴巴疑惑的看着宣传单。

“难道是张哥教的三板斧不灵了?跳起来歪头打招呼,礼貌且快速表达话术,再礼貌告辞,没错啊。”

武狄思考了一会,觉得可能是自己跳的不够用力,

没有达到张哥说的超级可爱的效果,才会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

他整理下思绪,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这时,他的面前迎面走来一个高挑的女生。

她黑色的头发,扎着高高的马尾,眸子黑的宛如夜空,

一米七的身高,一席黑色长裙,双腿交错之间,马尾甩动,宛如行走的暗夜精灵。

吸引人,非常的吸引人!

武狄下意识的眼前一亮,连他也不得不感叹,这个女生,真的很美,很有气质。

他在心中赞叹一声,没有任何多想,就蹦蹦跳跳的使出张哥教他的三板斧。

“抱歉打扰了,辣…”

武狄的背下来的话术还没说完,黑衣女子微笑着看了他一眼,

直接接过武狄手中的宣传单,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径直走去。

"高马尾真好看。"

"不过…她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吧…"

……

百达商场附近的一座小山。

哗啦啦。

一名白人男子穿过树木,背着巨大的金属箱爬到山头。

他喘着粗气,累得浑身是汗。

“FUCK!没有水,又不敢使用能力,我的体力下降的太快了。”

他解下后背的巨大金属箱,哐的一声重重的竖着落在地上。

金属箱十分的沉重,山头都一阵颤抖。

他擦了擦汗,看着下方繁华的城市,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好在目的地就快到了,我只需要将暴君在深夜释放,再将浣熊病毒投放到水厂就可以了。”

他正想着夜晚的计划,突然脚下的地面一阵抖动。

金枪鱼大吃一惊,本能的后跳躲到了安全地带。

但他的动作,仿佛催化剂,刚刚他站立的地面瞬间塌陷下去!

山坡的塌方,连带着金属箱也一同掉落!

金枪鱼面目失色,下意识的手臂伸出!

只见周围的大地中突然凝聚出无数细小的水滴,

眨眼间凝聚成一条水链,准确的捆住了跌落的金属箱。

“不好,我用了异能!”

想到可怕之处,金枪鱼面无血色,水链也因为他的精神力不专注,随之而断。

他眼睁睁的看着金属箱磕在一个又一个的岩石上,翻转了不知道多少圈。

轰的一声,箱盖猛的被一只巨大且狰狞的爪子捶爆。

一个身高两米多,浑身都是爆炸性肌肉的怪物从金属箱中站了出来。

说它是怪物,一点也不夸张。

两米五的身高,满身岩石一般的肌肉,脑袋却小的出奇,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

更骇人的是,它的身体全部是死人一般的黑紫色。

只有从它的脸上能看出来,它曾经应该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亚裔。

这就是金枪鱼横跨东海,翻山越岭都要背着的暴君!

金枪鱼看到暴君苏醒,他闭上眼划着十字架。

“计划有变,水厂投放浣熊失败,暴君提前释放,我也需要提前撤离!”

“希望暴君的能力真的如数据中的强大,毕竟这可是神盾小队专门针对亚裔人制造的生化武器,而且它生前还是一名强大的半步龙级异能者,变成了丧尸,也是丧尸中王者的存在!”

“阿门,愿上帝保佑我,活着离开大秦!”

祷告完,金枪鱼头也不回的往来时的路跑去。

而在哈市之中,在他使用出能力的刹那,

狻猊卫和睚眦组的院子内,一块不知名石头做成的司南突然缓缓转动了起来。

旁边的人看到,面色一变,立刻掏出对话机汇报。

片刻后,两个部门的高手出动,由班长带领着小队成员,二十名战士奔向司南所指的方向。

转载请注明:《小说武狄武狄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