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娱,捧你不为钱)萧辰王予溪(华娱,捧你不为钱)整本免费阅读

王予溪:“不为钱?难道你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吗?”
【都市重生+娱乐圈+经纪人+甜宠】为了一己私利,害得她身败名裂,跳楼身亡;如果能重来……

华娱,捧你不为钱

《华娱,捧你不为钱》在线阅读

第六章 罪恶感

电梯里,

气氛尴尬。

萧辰站在左边,直视着前方电梯门,借着电梯门的反射,他隐隐能看到王予溪的轮廓。

王予溪,曾经的国民女神,超一线的顶流明星。

去年八月,

因为阴阳合同事件被全平台封杀,面临的品牌违约金至少两个小目标,

可以说,

是从天堂直接掉进了地狱,

为什么是地狱?

因为被舆论网暴的艺人,处境有多难,萧辰是知道的。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正是他,

萧辰。

娱乐圈,顶级的资源就那么多,你拿到了,我就没有。

为了将叶子萌推到山顶,萧辰也只能这样做,

否则,

叶子萌永远都是老二。

当然,

这背后的推手并不是萧辰,而是叶子萌。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叶子萌给公司施加的压力,公司把压力转移给了萧辰。

站在萧辰的角度,娱乐圈,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他要做的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不择手段的将自家艺人捧到最高处。

至于,

为此受到伤害的人,他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这就好比股市,赚钱的永远都是那么一小戳人,赔钱的却是大众。

那一小戳人不会因为一个两个老百姓亏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而去愧疚,在娱乐圈,也是这个道理。

但是,

此时此刻的萧辰,心中却很愧疚。

因为他刚才看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而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儿,因为网暴、因为舆论、因为他萧辰而身败名裂,偷偷躲在电梯里面哭泣。

萧辰突然对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感觉到罪恶和愧疚。

这种罪恶感,让他无法去面对王予溪,只能通过电梯门,偷偷打量身旁的王予溪。

旁边的王予溪当然不知道萧辰心里的想法,她悄悄的抹掉脸颊上的泪痕,由于站的比较靠后,所以她能斜着眼睛打量身旁的这个人。

这个刚才说自己头铁的,没有礼貌的男人,竟然一眼就认出自己,也算是自己倒霉。

还好他没有拿出手机偷拍自己,不然,自己恐怕又得上热搜。

两人中间的皮蛋和肉肉似乎能够感觉到电梯中的气氛有些紧张,两狗也没有如之前那样造次,但偷偷用鼻子互相嗅一嗅还是可以的。

嗯?

王予溪忽然发现他们俩上电梯后,竟然没有去按楼层。

出于女生在外面要自我保护的意识,王予溪当然不会先去按楼层。

“您好,您好像没有按楼层。”

王予溪的声音将萧辰从愧疚中拉回了现实。

“啊?抱歉。”

萧辰按下了十八层的按钮。

这一下,王予溪吓到了,她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

因为她也住在十八层……

这个男人,莫不是自己的黑粉?

不,

他一定是个尾随自己的变态!

王予溪悄悄拿出手机,紧张的拨下110三个键,一旦这个男人有什么不轨举动,她就报警。

在王予溪忐忑的等待中,十八层到了,电梯门开了,她没有动。

电梯门一开,萧辰便走了出去,王予溪小心翼翼的跟了出去。

嗯?

这个男人竟然是她的邻居!!!

这栋楼的十八层只有东西两户,这两户是整栋楼的楼王,价格不菲。

一开始便怀疑对方是尾随变态的王予溪有些悻悻,问道:“您住我对门儿?”

正要开门的萧辰转过身,看向王予溪,点了点头。

王予溪道:“我是去年底搬进来的,当时本想跟您打个招呼的,敲了您家的门,可能您不在吧。”

萧辰点了点头:“我之前经常出差,所以在家的时间不多。”

“这样啊,”王予溪点了点头,见萧辰已经把门打开,准备进去时,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叫住了对方:“等等……”

萧辰面无表情的看向王予溪。

王予溪面带尴尬的说道:“刚才在电梯里……能帮我保密吗?”

“放心吧,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完,萧辰便将门关上了。

王予溪呼出一口气,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拍了拍胸脯便朝自个儿家门走去。

回到家的萧辰,靠着门,长舒了一口气。

他也是没有想到,王予溪竟然住在自己对门儿,以后每次出门,他都会面对自己所做下的罪孽,这种感觉太煎熬了。

…………

王予溪洗了个澡,换上了睡衣,敷好面膜准备刷刷剧。

这时,电话响了,来电显示:陈越。

陈越是王予溪所在公司的老板,这么晚给自己打电话,一定没有好事。

王予溪皱着眉头接通了电话。

陈越:“予溪啊,你老躲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知道公司为了你的事情赔了多少钱吗,一个亿!”

王予溪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缓缓道:“陈总,这几年我给公司赚的钱,别说一个亿了,十个亿都有了吧!”

“哼”陈越冷笑一声:“可你也别忘了,这些年公司在你身上砸了多少资源,这些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吗!”

“呵,”王予溪气急道:“我被人诬陷,你作为公司老板,不仅不出面替我澄清解决,反而对我落井下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你要是没有把柄,别人怎么诬陷你!”陈越怒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解不解约!”

王予溪淡淡道:“陈总,解约可以,但是两千万的违约金,我已经拿不出来了,赔付给品牌的两个亿已经掏空了我所有的积蓄。”

陈越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儿道:“你不是在山水文苑还有套房子嘛,你把房子卖了不就有钱了吗!”

一听陈越要让她卖房子,王予溪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电话吼道:“陈越,我现在只剩下这套房子了,房子卖了,我住哪?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管你住哪!你要是不赔公司违约金,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吧!”

陈越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王予溪瘫软在沙发上,泪水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自出道以来,她在这条路上付出了多少艰辛,受过冷眼热潮,受过伤,这些都没有将她击倒。

但这次,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燕北打拼这么多年,酸甜苦辣都经历过了,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

这样的结果,她接受不了。

她拿起桌上的半瓶红酒就往嘴里灌,一直喝到将红酒呛了出来。

“咳咳咳,”

或许真如业内的一位前辈说的那样,自己风光的时候,身边的人都是好人,自己出事儿了,身边的人都是坏人。

就连她最信任的公司,都在对她落井下石。

一想到这些,她的情绪瞬间绷不住了,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孤独,她将音乐调到了最大。

人在低谷时,最害怕的就是一个人。

就在王予溪喝完第二瓶红酒时,敲门声引起了肉肉的注意。

王予溪朝门口看去:

“谁啊?这么晚了来敲门!找骂吧!”

转载请注明:《(华娱,捧你不为钱)萧辰王予溪(华娱,捧你不为钱)整本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