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周家豪程婉君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

主角:周家豪程婉君

简介:【重生年代+渣男悔过+调教宠妻+奶爸+兄弟情+事业暴富!】
重生1976,回到妻子带着女儿跳井的前一天,周家豪泪流满面
钱财?权利?名誉?
周家豪统统不在乎
重活一世,他竭尽全力只求赎罪,守护妻女安好,在老母亲床前尽孝!

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

《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在线阅读

第5章 五叔,您误会了

“还是五叔眼光毒,这桶板是有点薄了!”

“是啊,家豪,要是漏水不耐用,你管修么?”

一群有些意动的村民听见周五叔点评后,也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说道。

周家豪闻言只是笑。

嫌货才是买货人,周五叔这是动心了,他也不介意让周五叔过过嘴瘾。

等到周五叔和一群人说完了,周家豪这才走过来,拿起周五叔的旧桶来,一手拎着旧桶,一手拎着刚做的旧桶。

深吸口气,周家豪甩开肩膀,全力一撞!

周五叔和一群村民开始谁都没反应过来,等看到周家豪往上撞时,已经晚了。

“咣当”一声。

新桶和旧桶狠狠地撞在一起,当场,周五叔本就漏水的旧桶直接散了架。

“小兔崽子,你干啥呢?”

周五叔急眼了。

“五叔,您别着急啊,听我给您说。”

周家豪拿起旧桶上的一块拼接板,跟着又拿出一块他切好边的木板,说是给周五叔解释,但话却是对着在场所有村民说的。

“大家伙都看好了,五叔这木桶的木板是用杉木做的,这在咱们村里算是讲究的,但杉木防水可以,却不耐磕碰,跟我的木板没得比,不信,五叔你可以用斧子砍砍试!”

周五叔这时候也冷静下来,虽然还是有点心疼旧桶,但依旧接过了周家豪递来的斧子,亲自劈了一下。

杉木一劈,当场断成两截,但铁力木,周五叔足足劈了五下,才从中间断开。

“五叔,”

周家豪笑道:“现在您明白了吧?我这木板,就算薄,也比杉木的桶耐用!而且木板薄了重量就轻一些,盛的水也不会少,更省力气!关键还是我这木板,防水也比杉木更好,至于那些连杉木都不是的桶,更没法比!”

在一群村民的注视下,周家豪用周五叔的另一个旧桶,从井里接了桶水上来,然后倒入了新桶中,语气笃定道:“五叔,我敢担保,这桶水就算放到晚上,也不会浸出一个水印子来,如果浸出来了,我去上山找杉木,赔您十个杉木的!而且三年内,桶的缝隙如果漏水,我免费给箍。”

“三年?”

周五叔嘴皮子动了动,有点哑然。

耐用,防水,重量还轻,又管修三年,工钱还便宜着一半……周家豪这桶,他是挑不出毛病来了。

周五叔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心疼他的旧桶,那桶就算漏了些,换下来也能装垃圾啊!

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都有点眼红地看着周家豪做的新桶。

谁的眼也不瞎,刚才大家伙都看得清清楚楚,周家豪这个桶,是真好啊!

“家豪,你这桶,一个只要半斗米?”

余树人凑上来问道。

他是小沟村生产队的队长。

小沟村是偏远小村,全村只有二十八户人家,余树人虽然没周五叔的家底,但他正当壮年,平时工分也挣得最多,家里的条件在全村也是拔尖的。

“那不中。”

周家豪咧嘴笑:“余队长,五叔是老革命,金福哥也跟我处得好,我这是友情价,要是您请我做,那就不是这个价了。”

76年,仍是计划经济时期,民间除了由**规划主导的集市交易,私人做买卖是明令禁止的。

但木桶家具这些,在民间并不属于买卖的行列,尽管县上国营商店里有售卖,但大多数人并不会去买,都是图便宜请匠人制作,做好后给些工钱,或者以粮代钱。

因此周家豪说的是请我做,而不是买我的。

余树人闹了个尴尬,却也不生气,周五叔在村里的威望确实高,连他都是周五叔看着长大的。

“那行,家豪,你准备收多少工钱给我做?”

余树人笑问。

“还是半斗米不变,但得自带材料。”

周家豪一指半山腰上的铁力木:“余队长,你看我平时上地都没力气,扛这树下来怪累的,一棵树加半斗米,我就做一个桶,怎么样?不光是您,咱们村里人,只要想找我做桶的,都这个价。”

“你小子!”

余树人摸摸下巴上的小胡子,心情很不错,当场答应下来:“中,你给我做四个,四棵树,今晚我送到你家去。”

砍棵树对余树人来说,根本不费什么劲,能比请别的匠人省半斗米,非常划算。

“家豪,那我也要两个桶,晚上我和余队长一起,把树扛你家里去!”

村民很少有人学过算术,但计算这个却十分在行,紧跟着余树人之后,当场就有七八个村民跟周家豪订了桶,一个个红光满面笑吟吟,都觉得捡了天大的便宜。

周家豪刚才是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做的,而且是做成了才交米,扛棵树而已,没人担心周家豪会赖这个账。

这也有赖于村民淳朴,没人往树的价值上去想,也压根没这意识,毕竟半山腰的树那么多,桶却不是人人会做,他们想用树随时能去砍,换桶却只能靠周家豪。

黄昏时分,周家豪把他那一棵树上砍下来的木板都用光了,一共做好了六个桶。

桐油也刷上了,这玩意儿是周五叔去半山腰上找桐树刮下来,煮好后送给周家豪的。

用周五叔的话来说,他虽然是老革命,却也不会沾周家豪的光,一棵树他扛不动,但能跑腿弄点桐油抵上。

六个桶,两个给了周五叔,两个给了余队长,两个则先给了村头的周铁猴。

周铁猴刚四十的年纪,身材魁梧,人有一米八多,个子是村里最高的,力气也是村里最大的,而且特别能生,娶了个大沟村的媳妇,连续给他生了五个儿子。

如今,连最小的儿子都加入了生产队,一家七口人全在生产队,因此要的桶也最多,足足订了10个桶。

而除了周铁猴一家外,今天其余要桶的村民还有不少,算上做好的这6个,周家豪一共接了43个桶的单,刨除一个送给周五叔外,其余都是按半斗米的工钱算的。

折合下来就是21斗米,一斗米12.5斤,足足262.5斤。

当然,此刻到手的,只有周五叔的半斗米,余树人跟周铁猴的米,说好晚上连树一块给周家豪送去。

“五叔,”

跟着来到周五叔家的宅子里后,等着拿米的周家豪搓了搓手:“有个事我想跟您商量下。”

“啥事?”

周五叔此刻对周家豪的态度明显要好了许多。

除开占了周家豪一个桶的便宜,更多还是对周家豪开始正干的欣慰。

他的年纪,村里的瓜娃子几乎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周家豪能走正路没再吊儿郎当混日子,老人家心里莫名高兴。

边问还边给周家豪递了一把地瓜干。

周家豪笑嘻嘻接过了,顺手塞到了衣服口袋里。

这东西不常吃到。

地瓜是冬天才有的,但到了冬天家家户户都难熬,自留地里种的地瓜根本不够吃的,也只有周五叔这样的户,才能剩下一些晒成地瓜干存到现在。

“五叔,是这样的,您看能不能把给我半斗米,按市价换成白面?”

周家豪话刚落下,周五叔就皱起了眉头。

“家豪,你走正路,叔高兴,白面,叔家里确实有,但你年纪轻轻,又不是啃不动玉米窝头,好端端吃白面干啥?那玩意儿吃多了,会把嘴吃叼的!”

周五叔语重心长道:“咱们村什么情况你不是不清楚,地不好,队里每年能卖给国家的余粮不多,分不了多少钱,你又是个倒欠工分的,你娘不出事的时候还能替你张罗,你娘现在出了事不说,我记得你那女娃还是黑户吧?就算你有这做桶的手艺,但这木桶的活可不是天天有的,谁家能天天换新的用?你得学会攒啊!”

“五叔,您误会了。”

周家豪清楚周五叔是好心,安安静静地听完数落后,实话实说:“不是我嘴刁想吃好的,是我老婆程婉君,她这几天生了病,而且最近又给我怀上了。”

“啥?”

周五叔一怔,顿了半晌不由笑骂道:“你个臭小子,怪不得今儿跟变了个人似的……是个男娃?”

“五叔,”周家豪哭笑不得:“刚显怀,这我哪知道?”

“行,叔给你换,你在这等着。”

周五叔进了宅子里的仓房,没一会儿,拿着两个布袋子出来了。

“7斤白面,2斤小米,还有半斤红枣,别说叔占你那个桶的便宜,叔一辈子从不欠别人的,行了,你快回去吧。”

周五叔不等周家豪推拒,推着就把周家豪撵出了宅子。

周家豪解开布袋的口子,一个袋子里放着白面,一个袋子里放着小米和枣。

半斗米不过6.25斤,而白面可比米贵多了,而小米在农村又是怀孕时期最补的东西,红枣更是不常见的稀罕玩意儿。

周五叔说着不欠,但这点东西,就算一斗米也换不来。

周家豪心里一阵温热,在宅子外大喊了一声“谢谢五叔”,也没耽搁,背好工具和米面,小跑着往家里赶。

程婉君和朵朵还饿着呢!

……

周家。

程婉君已经准备睡了。

她感觉今天下午精神劲明显好了好多,她准备今晚早点睡,明天要是状态好,就去生产队报到。

虽然生产队的工分,要到年底才能结算成钱,但现在多挣一点工分,年底队里卖了余粮后就能多分点钱。

有了钱,才能想办法买额外的粮食,女儿才不会挨饿。

公社体系下,农村现在还是大锅饭时代,虽然不是刚建国时期那种全村煮一口大锅,大家要吃啥都吃啥还管饱,但只要能喘气,国家都会按标准的定量给每个人发粮。

可家里的粮食,却从来都是不够吃的。

程婉君是轻体力劳动者,每个月都能在队里领27斤粮食。

周家豪是重体力劳动者,每个月能分40斤粮食。

但女儿朵朵却分不到粮食。

国家在72年实行了计划生育,并规定了男满22,女满20才能结婚。

而她和周家豪结婚时只有15岁,周家豪也不过16岁,根本不够年龄,因此朵朵算是黑户,在队里上不了户口,每个月自然也领不到国家给发的粮食。

虽然朵朵还小,就算发也发不了多少粮,只要大人嘴里省一点,就能让朵朵吃饱,但周家豪哪里肯省?

67斤粮食,平均一天只有2斤多,周家豪一个人吃都嫌不够。

以前周家豪母亲在的时候,每个月都有钱还能填补一些,这个家还算能支撑下去,可现在,却是越发难以维持了。

现在才5号,刚月初,家里就已经没粮了,领的粮大部分还了上个月借的粮,钱也只剩下了周家豪找回来的5毛6。

“家里有这12斤玉米面还能坚持几天,我明天去队里借点粮,等月底发了粮再还给队里,这个月总是能捱下来的,至于下个月……”

程婉君有点不敢去想下个月的事。

肚子微微有点饿,但程婉君并没有做饭的打算。

最近一段时间家里都是两顿,晚上都是饿着睡的,而且今天中午还吃了肉,现在这点饿,比起平时来要好多了。

只是,周家豪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五月天已经不冷了,也还不到热的时候,是一年中最好入睡的月份,但程婉君却有点睡不着。

要不,她出去看看?

她正想着,就听见院里的竹栅栏响了。

是周家豪回来了。

转载请注明:《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周家豪程婉君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