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香尘唐卿莫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之最强女扮男装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看似

角色:香尘唐卿莫

简介:一失足成千古恨,谁知重生在一个千疮百孔的小身体上
一身毒是生是死,遇到她这个小神医,还有什么不可能
一定要举报那黑心的“作坊”,奈何人家势大力大,只能找比他更大的后台……

书评专区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看过推荐很多次,每次点进去就看不下去了。不小白吗?

重生之穿越归来:记得当时看到最新章节,我开始反思我为什么要看这本书?过了不知多久,我悟了,我心想,这本书要是实体书该多好!——是的,如果这本是实体书,我就不用蹲在马桶上等人给我送纸了。

纯阳剑尊:既然剑谱关系到一派根基那还让一介凡人拿着到处走?这师兄心可真大,合该太玄剑派灭门,50章果断弃

重生之最强女扮男装

《重生之最强女扮男装》免费试读

第五章 说你有病,你还不信

“诶诶诶,你们,你们简直是目无王法,怎么能随便抓人?”

姚老见此情形,来不及责怪自己的女儿,只能央求到香尘:“小神医,你快走吧,如果可以,请把素问也带走吧,我也不求她将来富贵无忧,只希望她能平安健康。”

张兵冷冷一哼到:“来都来了,想走哪那么容易,何况,不正是他说让我们带他走的吗?”

姚老被气得说不出话,香尘轻轻一笑到:“姚老,您放心,有我在的。我的医术,您还不相信吗?”

“是呀,爹,香尘大哥的医术您是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女儿觉得有他在,您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姚老当然知道香尘医术了得,可是如果当初不是香尘亲自救治,自己亲眼所见才相信香尘的医术,可眼前这些人都不知道香尘是谁,又如此年轻,怎么会让他医治呢,一个弄得不好,被杀头都是有可能的。

今天这事情哪有素问想得那般天真。

香尘看出姚老的担忧,轻轻宽慰到:“姚老,只要他们想真心救人,就一定会信的。”

张兵吩咐下,很快又来一个府兵,见香尘老老实实的一幅心甘情愿的模样,也不好意思将自己脏乱的手去触碰香尘素白的手。

姚老一声叹息,香尘随着队伍也进了城主府,而素问听到香尘交待她的事情,她也快速的离去了。

城主府,九曲环廊,假石涧溪,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可是城主府的气氛却是异常的沉重,所有的人都低着头穿梭着,越往里居然还能看见一些统一着装带刀的士兵值守着。

香尘也知道这世界,除了江湖,普通百姓,还有一个朝廷在,她这怕是遇上朝廷的人吧。

能压住城主府的气焰,看来真的是一位大人物了,香尘的眼神犀利,心中盘算着。

“进去之后,只管看病,别的都不要多问,如果想要活命,就听从安排,谁要是敢闹事,只管杀。”

临近一个院门口,张兵压低了声音冷冷的说到。

空气里明显的血腥味中带有腥臭味。

一踏进院里,就有士兵走了上来,对着张兵到:“张护卫,这几位便是城里的老大夫?”

“回李首领的话,这些便是我们晋城里有名的老大夫了。”

张兵有些颤颤巍巍,别看他刚才在府门前耀武扬威,此时见到这个张首领,那气势瞬间就变成了小白鼠。

香尘看着这个院门口重兵把守,想必大人物正在这个院子里。

李清风走到几个大夫旁边一一看过,看着他们面上惶恐的神情,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担忧,这些人能看得好病吗?

突然,在队伍的后面,李清风看到了一个白衣偏瘦的男子站在队伍之后,正在和一个老者说话,神情自然,完全没有刚刚看过的那些人害怕的神情。

“那个人,也是城里的老大夫?”

李首领神情诲暗不明,张兵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圆法,只道是:“他是姚记的大夫,姚老说他医术过人,想让他来试试。”

听闻此,李清风面色一沉,低声怒吼到:“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当里面的人是什么人,试试?简直无法无天了,里面的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整个晋城都要跟着陪葬。”

张兵早已吓得面色惨白,跪倒在地低着头惊慌不已,早已失去了语言。

香尘早已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动作,看着眼前的情况,还真是应了姚老的那句话:“这里的人,没有人相信他医术过人。”

看了看正在升起的太阳,想着家里还有一个需要药浴的唐卿莫,心里有一种快点结束这里事情的想法。

香尘低声对着姚老说到:“如果你搞不定,就争取让我一看的机会,只要我有机会了,你们就会没事的。”

说完也不等姚老担忧的话语说出,就径直走到院内唯一一处石桌边,一手轻轻扣着石桌,一手搭在自己刚刚翘起的二郎腿,一幅看官悠闲的姿态。

李清风何其敏锐,他从白衣男子的身上看到了一种自信,不知为何,心里的失望渐渐少了许多。就凭这胆识,李清风也是欣赏的。

“大胆。”

李清风大吓,两个士兵很快就将香尘给围了起来。

而香尘面不改色,依旧坐在那里,很悠哉的看着他。

李清风缓缓走上前,冷冷的到:“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废话,不是看病吗,当然是看病的地方!”

李清风眼神微挑,有些下不来台。

“就凭你,还会看病!”

“你有病。”

香尘语言简单粗暴,惊得一众人却如遭雷击。

“你说什么?”

李清风怒了,很少有人在他的面前敢如此放肆。多年来在位的气势一下子暴发,院内突然出了一股无名风,惊得所有的人不自觉的竟是跪了一地。

而香尘却只是摇摇头,淡笑着。

“说你有病,你还不信。”

李清风没成想,眼前这人居然丝毫没有畏惧感。

他哪里知道,从香尘再见天日之日起,她就没有再怕过。任何的机遇都是自己争取的。能活着就会有很多的可能性。

“你再说一遍。”

李清风咬牙切齿,右手紧紧的贴在左身侧佩带的刀柄上,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快速的拔刀,将眼前这个肆意妄为的小子给斩于刀下一般。

姚老紧张不已,浑身冷汗涔涔,但是想到香尘刚刚交待的话,他却不敢有所动作。

“什么事情,竟让平时稳于泰山的李首领都愤怒成这个样子。”

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在院内响起,李清风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微微一顿,看了一眼香尘,转身走向那男子的身边,轻轻的说到:“怎么样?”

男子站在房门前看着院内被两个侍卫围住却神情悠哉的白衣男子,虽疑惑,可此时却不是问话的时候。

“主子伤势严重了,先前的几个大夫都不行。”

花无常轻声对李清风说完实际情况后,又想着主子的病情和几个大夫的诊断结果,心里也是着急不已。

“为何不回宫,随行的太医不是说,宫里或许会有办法。”

“你也听到了是或许。大千世界,宫外能人异士何其多,难道就比宫里差吗?何况主子这个情况,怎么回宫?”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拿主子的性命开玩笑啊。”

这时,从屋内垂首出来一个侍从,站在两人面前低语了一番后,两人皆是面露苦涩。

“我们怕是……”

“一定会有办法的。”

李清风不允许主子出事,就算是自己有事,主子也不能,他看向正跪在院里的一群晋城的老大夫,怒吼到:“你们几个还等什么,还不快滚进去给我医治去,告诉你们,医不好,小心你们的脑袋。

花无常缓缓走到石桌旁,看着悠然自得的香尘问到:“你说李首领有病,是怎么看出来的?”

“花无常,你莫不是真的信了他的鬼话,说我有病吧。”

李清风回头就是一声不满,尽管声音压得极低,但是那怒气足矣让在场的人深刻异常。

花无常并没有看向他,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异常漂亮的人。

“他目前有禁欲的习惯,且平时又好辛辣,常喝酒却不喜茶,肝火旺,肝内有积石,如果不趁早医治,活不过五年,肝硬化而死。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常常一用力便会肚子疼,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不与女子同房?”

李清风一愣,听到自己的小秘密大庭广众之下被暴露,脸色一下成了猪肝色。

香尘看着李清风,摊了摊手道:“我跟你讲你不听,你的同袍问我,我迫于威势不得不说,不关我的事。”

花无常嘴角抽了抽,什么叫迫于威势?他虽然不知道肝硬化是个什么鬼,但是听起来,似乎很吓人。

转头再看向李清风时,花无常有些不满到:“李清风,你有事,为何不说?不要命了吗?”

花无常无疑是生气了,他不是不知道平时一向沉稳如泰山的李清风,近两年来变得越来越暴燥,如果不是眼前误打误撞知道了这个信息,眼前主子正是用人之际,李清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对于主子的大计,损失不可小觑。

“我,我不也以为只是小事嘛,太医都没有说过我有病。”

花无常腾的一下从坐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李清风的面前低声吼到。

“活不过五年,还是小事?你知道不知道,你死事小,耽误了主子的事情,你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你就这么相信他我活不过五年?”

李清风也火了,眼前名不经传的小白脸说什么,他信什么?

花无常不像李清风怒火中分不清楚东南,他只知道李清风这两年里确实没有碰过什么女子。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你行房的时候,痛不痛。”

花无常面子也浅,这种事情让他一个还未经历过的人也有些说不出口,可是这关系着眼前这个人的医术是不是真的出神入化,如果是,那主子说不定有救。

“我……”

花无常也怒了,现在这个时候了,李清风居然还藏着掖着。一脚踢过去,李清风毫无防备之下,被踹得老远。

香尘挑了挑眉,有内力果然是个好东西,难怪唐卿莫在失了内力之后,会有寻死的欲念。

抬头看了一下天,时间过得太快了。

“你,花无常,你想谋杀。”

“犯不着,你不是想死吗?”

“我……”

李清风自是知道花无常并不是真的想自己死。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花无常看着李清风趴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形象,眉毛挑了挑,有些恨铁不成钢。

“还不起来,等我扶你吗?”

“不敢,不敢,我自己来。”

李清风一麻溜的就站起了身,抹了一把脸,站在一边也不言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花无常重新走到香尘的身边轻轻坐下,微笑的问到,丝毫没有方才那凶悍的一面。

“你叫什么名字?”

“香尘。”

“李首领的病,能医吗?”

“能医!”

“想必你也猜到我们是哪方势力的人,我也不兜圈子了,交个朋友,如何?”

花无常有招揽之心,如此能人,何不为主上招揽。

“可惜我心不在庙堂。况且心愿未了。”

花无常有一瞬间的失望。

“心愿,不如说出来,说不定……”

“你们帮不了。”

香尘直接拒绝,朝廷与江湖,从来都是水火不容的。

“看来,你是江湖之人。”

“你看我像吗?”

“确实不太像,但是我不知道为何,有一种感觉,你不简单。”

“不过会点医术而已。”

“足矣。”

花无常示意李清风过来,李清风虽然走得很近,但是看着香尘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一阵别扭,索性别过头不看他。

“去把里面的人带出去,找个地方解决了。”

“是。”

李清风领命正要离去。

“慢着。”

李清风回头黑着脸对着香尘没好气的到:“你想做什么。”

“讨一个人情。”

花无常看着香尘的眼睛,这是一双异常漂亮的眼睛,如果不是身形有瘦弱,也算得上是一只妖孽一般的人物。

“可以。”

花无常想也没想,香尘也有些讶然,眼前这个花无常居然问都没有问就同意了,这让他有些意外。

“快说。”

李清风却有些不耐烦了,眼前这个小白脸在大庭广众之下揭了自己的糗事,心里十分不爽。

香尘点点头说:“城里的大夫本来是造福百姓的,被你们拉来经过这一吓,也算他们吃了苦,不如……”

花无常听着,却没有及时表态。照说主子的事情,不能被泄露,何况现在主子的情况更加不能被有心人知晓。

香尘看着花无常,知道怕是里面也有难言之隐,香尘轻轻说道:“你们如果不放心,可以先把他们关起来,但是不可能虐待他们。等我医治好了你们的主子,你们离开后再派人放了他们,你看如何。”

香尘想保住这一方城镇的人,不管是保一人,还是一群人。

“你为何要这样做?”

转载请注明:《在线阅读香尘唐卿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