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将军悍妃,病秧子权臣塌上欢小说免费阅读

书名:将军悍妃,病秧子权臣塌上欢

主角:江凌月苏锦亭

简介:【甜宠+双强+爽文+虐渣】
江凌月出身将门,为南安朝战外夷洒热血,乃当朝第一位女将军,行事卑鄙无耻脾气暴躁
一朝遭人算计,她重生成为死对头身边的丫鬟
害死生母的渣爹成为公侯府走失的嫡子,妹妹入宫为妃,一门显贵只有自己拉跨!
江凌月表示虐渣有序
死对头苏锦亭身为当朝探花,风光霁月、温润儒雅,是京城有名的贵公子
京中百官闻风丧胆,避之不及,苏锦亭就是皇帝身边一条不折不扣的疯狗,见人就差攀咬一口
直到她重生于死对头落难之时,他廷前受杖,孤立无援
江凌月仰天大笑,一心只想落井下石,肆意折辱这朵黑莲花以泄旧时之恨
后来日处久了,得知百官联名上奏弹劾他
江凌月磨刀霍霍上朝堂:“本将倒要看看,谁敢与我家苏大人为敌

京城百官:“要不还是把我们杀了给你们俩助助兴

将军悍妃,病秧子权臣塌上欢

《将军悍妃,病秧子权臣塌上欢》在线阅读

第三章 赶上投胎好时候

静尘阁内。

清烟袅袅还是散不去空气里弥漫的浓重血腥味,床上公子的白衣已经染成了红裳,一盆盆血水接连不断地从房里端出。

江凌月跑进来时,看见平日不可一世的公子瘦削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仿佛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原身的记忆竟如潮水般涌来,一股脑地塞入她的脑子中。

她面露痛楚,脑子像被针戳着不断搅动一样。

“二公子,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心中只有大公子。”

“我对你并无爱,我们以后还是一别两宽,二公子最好也断了对我的痴心妄想。”

女子娇俏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回响,江凌月明白,那是原主对苏锦亭的声音。

原主落苏模样在伯府中也算得上是颇有姿色,恰巧被管家派去伺候苏锦亭时得了他的青眼,苏锦亭还专门寻了太后身边的嬷嬷教养着她。

一介目不识丁的婢女哪里见过这种运气,被苏锦亭捧得都觉得可以当他的夫人。

只是后来苏锦亭恃才傲物,在朝堂上又是皇帝的一把利刃,招来不少世家贵族的敌对,更有外家舅舅贪污牵扯到他。

落苏也害怕二公子遭难会牵连到自己没有现在的荣华富贵,恰好苏锦亭的兄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时不时在落苏耳边吹上耳旁风,想让落苏从了他。

落苏心中合计就想收拾包裹走人,跟了世子。末了还作死去听从世子的挑唆,在苏锦亭面前说些狠话去断了苏锦亭对她的痴心妄想,防止日后的苏锦亭再纠缠于她。

而苏锦亭在落难之时,还听到原主这些大言不惭的话差点被气笑了。落苏自以为苏锦亭对她是真爱,为保全自己的富贵,违着内心对苏锦亭说的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殊不知她只是苏锦亭的一颗棋子。

江凌月端详着苏锦亭白皙的脸,心中差点笑崩出声,苏锦亭将原主比作棋,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后来的原主会得白姨娘敌视,甚至下杀手分明就是背后有人推动,至于这人是谁不言而喻。

江凌月眼中闪过暗芒,苏锦亭在她还是凤翼将军时,对她可没少使绊子。

新仇旧恨,这次苏锦亭休想好过。

永斋小跑着跟在江凌月身后,目光警惕死死盯着她的动作,知道这黑心肝的婢女不怀好意,他咬碎了一口银牙,暗恨公子瞎了眼看上这种丫鬟,下意识挡在苏锦亭的身前隔开了江凌月前进的路。

一旁的大夫时不时眼神古怪看着他们俩的行为,背着医箱自顾自要离开。

苏锦亭背后的暗卫坐不住,立马现身拿刀架在将要跑路的大夫脖子上,刀尖锋利,轻轻一扫便在大夫脖子上开了一道口子,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大夫哆嗦着腿,感受脖子血液汩汩流动,整个人要瘫软了。

“好汉留命,好汉留命!”

江凌月察觉到动静,明白苏锦亭这厮在这院子上还布置了不少暗卫。

不过她也不甚在意,这些人还不是她的对手。

永斋挡着她的前头,在她耳边轻声道。

“你以为,你能留在公子身边这么久真的是公子信任于你么?”

江凌月抬眼,清楚地看着永斋眼中的嘲意,心中不甚在意。

手腕一动,头上的银簪朝苏锦亭的方向飞出去,力道之狠,打的是将苏锦亭一击毙命的主意。

一道疾影迅速拦住银簪,速度快到背地的江凌月差点反应不过来。

暗卫气息冷凛,像极了一把迫切饮血的剑,掌风直对江凌月,江凌月掌心相对,内力相持竟分不出输赢。

永斋窃喜,急匆匆扯住暗卫的衣袖道。

“天铮,快,杀了她。”

天铮没有搭话,盯着江凌月盘着二郎腿大喇喇坐在苏锦亭椅子的行为,面露寒霜。

“落苏姑娘,二公子也待你一片真心,甚至还想纳你为妾常伴他身,如今你就是这样报答公子的?”

为妾?江凌月嗤笑,苏锦亭这贼子的算盘打得她在漠北都听到了。

江凌月抱臂懒洋洋道。

“你家公子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还想娶我?他哪里配得上我?”

永斋傻眼,这人哪来这么大的脸,把纳妾说出娶妻,就她也配?

一介小小婢女,公子给她莫大的殊荣还被她无视,他心中忿忿,公子真是挑了只白眼狼。

床上的公子昏昏沉沉,静如殿前佛子,倒没有往日的运筹帷幄。

江凌月幸灾乐祸,真是风水轮流,昨天还高高在上一脸轻蔑地看着她,现在就躺在床上生死不知。

方才一试,苏锦亭这暗卫武功内力丝毫不弱,自己换了个身子,武功底子还在的情况下还能和她平手。

换句话说,有天铮在场她怕是没法弄死苏锦亭。

天铮没有说话,只是挡在苏锦亭身边,威胁一旁被暗卫架着要挟的大夫,“公子若是救不回来,你满门就等着陪葬。”

江凌月紧攥着手上的簪子刚想趁机下手,忽得眼神一变。

脸上闪过一丝痛色,体内莫名的血流紊乱,气息翻山倒海汹涌的,五脏六腑内一动就是彻骨钻心的疼痛。

她有些惊讶,怎么回事?

昨晚的毒又发作了?

天铮看出江凌月的异样,提醒道。

“落苏姑娘怕是从来都不了解公子,我们这些人骨子里的血液涵养的蛊虫,都连接着主子的母蛊,一旦有背主、害主之心,万虫撕咬的痛苦姑娘自行体会。主子若死,我们也必死无疑。”

江凌月强忍着痛苦,一听到自己体内还有苏锦亭的蛊毒,气得破口大骂道。

“苏锦亭这狗东西,这些旁门左道的阴谋诡计被他钻研个遍。”

自己偶然换来的身子居然还要陷在他的禁锢之中。

天铮眼神一厉,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意,终究还是按捺自己的杀意,永斋可就忍不了了,刚想伸手推倒江凌月,却被江凌月的气息压制跪在地上,不得动弹。

她不悦,索性也不想忍了永斋这个小喽啰。

“给我老实跪在这,多说一句要了你的命!”

大夫瑟瑟发抖剪开苏锦亭的衣裳,不敢呼吸只想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苏锦亭血衣之下白皙的脊背早已被鞭打得伤痕错乱,断线的血滴沿着伤口滑落,在地面化开艳丽的血红花朵。

常年上过战场的江凌月一眼就看得出,苏锦亭的伤口不在外表,皮肤以下血肉早已稀碎得彻底,除非划开皮肉挑出烂肉,但这样的话苏锦亭这个文人哪里熬得住。

江凌月抖抖肩,那苏锦亭还不如死了算了,现在投胎转世,说不定还能赶上好时候。

大夫拿着刀的手顿了顿,哆嗦身子哭丧着脸。

“大人,这伤我是真的救不了,这已不仅仅是跌打损伤了,内里的血肉估计已经烂掉,凭我的医术,只怕会害了大人。”

永斋紧张,呵斥道,“你胡扯什么!你平时怎么医治,就怎么对公子,怎么会没办法。”

说着说着,他心中一阵慌乱,看着江凌月的腿有一下没一下摇晃,悠闲的模样惹他心烦意乱,冲动之下忘了自己还跪在地上。

怒气冲冲瞪了一眼江凌月,“公子若去了,你们就一起陪葬。”

江凌月无辜站在原地抖了抖肩,“也是苍天有眼不是。”

杀了这个祸害。

她似笑非笑瞥了一眼床上的病美人,目光却凝在他的蝴蝶骨上,瞳孔猛然一缩。

这东西,不是西北世族才有的秘药。

苏锦亭一个京城人怎么会有这个…

转载请注明:《完整版将军悍妃,病秧子权臣塌上欢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