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拾倾漓云深(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立夏微风

角色:孟拾倾漓云深

简介:第一世,她从山下将他捡回
第二世,他从水里把她捞出
两世为人,她从未想过在某一天的选妃大典上成了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妃!
新婚当日,掀开盖头的瞬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她愣在原地
她说:“好巧啊

他说:“嗯,好巧

书评专区

我为女儿〇一秒:如何实现后宫和平,这本书提供了完美的借口,为了不让未来的女儿消失,脑洞清奇,借口简直就是完美。

Re:从零开始的黄毛君:非RE0同人,一只喜欢作死的黄毛无意间NTR了一个病娇,于是在被病娇捅死-复活中不断循环,期间还在不断撩妹的纯爱故事。女主性格刻画的很好,各种日常也很有趣。目前世界观还没完全展开,期待感UP

1800文明版图:道长有关于绵书道德经的精解吗?有的话在哪里可以买到

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

《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免费试读

第5章 无忧下厨

柔芳苑,

孟柔正端坐在梳妆台前任由侍女在她发顶比划着。

“姑娘肤白胜雪戴这支梅花步摇衬得越发娇艳,定能让姑娘在选妃大典上脱颖而出。”

孟柔娇俏一笑,看向镜中的自己,看着看着忽然想到了孟拾倾,她的表情瞬间敛起。

这些年来娘亲从三房那里克扣了不少银钱,原以为孟拾倾和孟无忧会饿死在院里,谁知她自己捣鼓起来种菜和养家禽。

虽不至于将姐弟二人养的白白胖胖,却也衣食无忧吃穿不愁。

再加上她本就底子好,现在越长越明艳。

那日她失手将孟拾倾推下湖里便算好了她不会水,淹死便淹死了。

谁能想到她的命会那般好,竟然被摄政王给救了。

“姑娘,姑娘!”丫鬟翠心被她的神情吓了一跳,连连唤她却毫无效果。

正当她急得满头大汗时,二夫人忽然来了。

她看着翠心的模样,恨铁不成钢,“柔儿日后是要当王妃的人,你这般冒失怎能做她的陪嫁丫头!”

翠心一听这话连忙跪下,“夫人,奴婢知错了。但小姐她像是魔怔了一样,任奴婢怎么叫都没反应,所以奴婢一时心急才会冲撞了夫人。”

刘氏闻言,一脚踢开她,“小姐出事怎么现在才说!”

翠心捂着被踢到的心口眼泪汪汪,但她不敢有任何怨言,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

当她过去时孟柔早已恢复如初,哪还有方才阴森魔怔的模样。

“贱奴,柔儿不是好好的吗?你居然敢诅咒主子,我看你是活腻了!”刘氏不由分说从身边拿了个东西就朝翠心丢了过去。

那东西有一头非常尖锐,刚一碰到翠心她的额角便溢出血来。

她疼得倒抽着冷气,感受着温热的血痕从额头滑至下巴,最后滴在地板上。

刘氏目露厌弃,翠心连忙弯着腰,用自己的衣袖将地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一手捂着额头退出房间。

孟柔看着这一幕,神色冷淡,全然没有一丝主仆情意。

另一边,孟拾倾从书房出来后一路回到小院中。

若烟满脸担心,“姑娘,您没事吧?”

“没事啊,”孟拾倾笑笑,“怎么,你怕我会伤心?”

“嗯。”

“哈哈,傻丫头,这种父亲有与没有其实并无差别,所以我不会伤心。”

她笑得坦然,心里却在滴血。

她的确不在乎,因为真正在乎的人已经彻底离开了。

“姑娘说得对,这些年来姑娘自己也能过得很好。”若烟嘿嘿一笑。

忽然,她“咦”了一声,“小厨房怎么在冒烟?”

孟拾倾扭头瞬间脸色巨变。

她焦急道:“若烟,快取水来,怕是走火了。”

“好。”若烟小跑着去取水,孟拾倾则冲到小厨房。

推开门的瞬间,她愣在原地,脚底像是粘着胶水一样再无法挪动分毫。

“姑娘,水来了……”若烟跑过来,看到小厨房里的情况也愣住了。

“小公子,你怎么……怎么……”她实在说不下去了。

说他在做饭吧,到处都冒着浓烟。

说他在点火吧,他的手里拎着一只毛都没剃干净的鸡仔。

孟拾倾走到孟无忧身边,斗胆猜测了一下,“忧儿是在做饭吗?”

无忧有些无措,下意识想将鸡仔藏起来,而被烟熏黑的小脸蛋又隐隐泛红。

“忧儿想给阿姐做鸡汤补补身子。”

说完,他将头低下。

等待着阿姐的责罚和埋怨。

孟拾倾心中一软,缓缓上前将孟无忧揽在怀中,“谢谢忧儿,你的心意阿姐收到了。”

“阿姐不怪我吗?”

他问的小心翼翼的,似是怕惹恼了孟拾倾。

察觉到他的小心谨慎,孟拾倾敲了敲他的小脑袋,故意板着脸问道:“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你怕我不喜欢你?怕我怪你?”

孟无忧低着头,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他怕阿姐不要他,所以想讨好她,希望她不要把自己丢下来。

他已经没有了娘亲,他不想连阿姐都没有。

可是他曾经被照顾的太好了,他不会做饭,也不会熬汤。

他太笨了。

孟无忧的小表情委屈到不行,孟拾倾都快心疼死了。

她从孟无忧手中将鸡仔拿走,“你跟着若烟姐姐去洗澡,饭就交给阿姐来做。”

孟无忧抬头看着她,眼眶红红的,阿姐虽然不是以前的阿姐,但似乎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谢谢阿姐。”他刚说完孟拾倾便扭头不理他了。

察觉到自己话中的生疏,他连忙认错,“阿姐忧儿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阿姐别生气。”

孟拾倾这才笑着转过头,“好啦不逗你了,快去吧。”

孟无忧跟着若烟离开后,孟拾倾站在原地盯着那只鸡仔发呆。

她似乎将话说得太满了,她以前吃饭都是下馆子、点外卖或者去某人那里蹭饭,从来没下过厨。

“哎~~~”仰天长叹,任命的将鸡仔拎起来。

当她触碰到鸡仔时突然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手法娴熟的清理内脏、剃毛、剁鸡头、处理鸡身。

一部分用来炖鸡汤,一部分留下做了几道菜。

做完这些后,她随便找了个小板凳坐下,一脸满意地盯着自己的作品。

盯着盯着,她就笑了起来。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啧啧。”

接触的东西越多,她越是佩服原主。

她曾经从未了解过的东西,都是原主拿手的,这样一来她就白白学会了很多技能。

感慨之余又是对原主的心疼。

她不是圣母心,但对于原主这样的女子离世她始终无法释怀。

她能做的就是将原主的人生过的更好,将她的弟弟照顾到最好,不让他受一点儿委屈。

晚饭时,孟无忧吃着熟悉的味道,眼眶又是一阵酸涩。

“好好吃啊,姑娘你的手艺越发精进了。”若烟美滋滋地夹了一块儿肉,刚塞到口中院门忽然被人大力拍响。

“开门开门,二夫人和二姑娘来看你们了。”

孟拾倾和若烟对视一眼,可谓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用猜都知道没什么好事。

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要将人请进门的。

转载请注明:《孟拾倾漓云深(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摄政王的两世小娇妻)全章节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