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珩奚南嘉小说(俞生不负嘉人)

书名:俞生不负嘉人

简介:奚南嘉莫名其妙的被“卖”给了俞珩,两年的婚约还要履行婚姻义务?她好想逃!可是俞珩也太会了,撩拨着她的小心脏,她爱上俞珩了!但是俞珩五年前有个白月光,虽然已经死了,但还魂牵梦绕着俞珩,最主要他竟然还有个前妻!还有个儿子!奚南嘉真的好苦恼,但她可不在乎,毕竟她可是奚南嘉呢!
但是从那场意外以后,这一切都变了
俞珩好像不爱她了,还跟着前妻算计得奚南嘉家破人亡,而且怀疑她朝三暮四,怀了别人的孩子……
怀孕的女人总是脆弱的,如果说之前还对俞珩抱着希望,那现在她只想赶快离开他,可一切都那么造化弄人,原来她也失忆过!
原来她就是……
但这一切都太晚了,奚南嘉俯瞰河流奔腾入海的时候,她才明白物是人非的意义
奚南嘉祈求似的看着俞珩,求他放过自己
“太累了,就连为你跳动的心,都停止了

标签: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商战 失忆 前甜后虐 HE
主角:多金忠犬大总裁 俞珩VS反俗开朗小兽医 奚南嘉|配角:水奕珺 牧湛 秦漪舟 祝娅鹤

俞生不负嘉人

《俞生不负嘉人》在线阅读

第3章 嘉通集团

奚仲军板正地坐在书桌前,平静的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躺在病房里的董瑶可是不好受,年纪快四十的人才怀上第一胎,自己这么作践自己。

虽然孩子安然无恙,但她那个肚子这一晚都像是针尖上疼的要命,她又要顾着问奚仲军在哪,又要顾着奚南嘉有没有被抓走,总之一大清早就乱的很。护士护工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就是为了伺候这位奚家未来的“老夫人”。

奚言谦坐在楼梯间抽着烟。

“董瑶害死了妈妈!我就说是她!”

奚言谦反复琢磨着这句话,他和奚南嘉的关系虽然是亲兄妹,但又没有亲兄妹那样亲,在奚言谦的印象里,奚南嘉就是突然来到自己的世界里,他突然有了这么个妹妹,他有抗拒过,但是奚南嘉那时候还小小的,又见过母亲去世的样子,他就又是很怜悯,后来也就渐渐接受了。

奚言谦开始接手集团的事开始,就有意无意的调查着母亲的死因,但是连他母亲栾倩悠这个人都找不到。

烟烧到尽头,烧了手他才丢,就那样呆愣着,口袋里的手机一震,他拿出来瞥了一眼,突然想起什么,顺着楼梯离开了。

奚南嘉莫名其妙被载到民政局,又莫名其妙的被拉去办证签字,她的恍惚是被那句“看镜头”打破,俞珩的手环过腰间但又没搭在上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好像他们真的是一对璧人,她拿着手里已经被盖过钢印的结婚证,从进去到出来,不过二十分钟。

俞珩已经坐着车走了,只剩奚南嘉站在民政局门口凌乱。

“小姐?您的东西掉了。”路人递过掉在地上的卡片。

奚南嘉接过来回了句谢谢,才反应过来俞珩临走前对她说的。

“拿着这张卡,去看看阿姨。”

奚南嘉攥着卡坐了地铁,倒着公交,最后到了自己的小宠物医院,她在开门之前来的,只有值班的小同志在,小同志看见老板这么早以为是来视察工作的,急忙起身去象征性地翻了翻猫砂。

奚南嘉直接略过他,上了休息用的小阁楼,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结婚证与那张卡,红色的与黑色的,奚南嘉虽然一直过得不算富裕,但高低是在富人堆里长大的,黑色的卡是什么含义她完全明白,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把自己卖了。

车开到了市中心那栋新的超级写字楼地下车库,俞珩坐着总裁专属的电梯直达六十五层。

俞氏医药集团位于这座写字楼的六到三十层,而上面的三十层以上的是俞珩想要隐藏的秘密——嘉通集团。

俞氏医药集团是俞家的,但不是俞珩的。

五年前他有自己的小老虎,他看淡了一切,可以把俞氏的一切都放弃了,而这样却还是被自己的“好”父亲针对,他恨自己当时没有力量反抗,结果与小老虎两败俱伤。

所以俞珩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这家嘉通集团,短短五年就在国内外打出了名堂。

可没有人知道这家公司是谁的,只知道集团的总裁年轻有为,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

“哟!这是哪个满面春风的少公子来了?”电梯门打开俞珩还没走下去就听到在沙发斜躺着的男人调皮的拿他打趣。

“你很闲吗?在这里逍遥?”

“我的好大哥,咱楼下可都要炸了,说是什么俞氏大少爷收留奚家弃女。”那男人收起一脸痞气的坐起来,“不过你别担心我都给你摆平了!但是我确实也不明白,你收留那么个累赘干啥?”

俞珩坐在办公椅上听到这些话有些恼怒,自己手底下员工竟然都是这样在背后议论自己的老板,“怎么摆平的?”

“杀一儆百!我把那几个嚼舌根的开除,还……”那男人有些支支吾吾的,不敢继续说了。

俞珩扫了他一个眼神,水奕珺就麻利的继续说。

“还告诉他们……俞氏大少爷收留奚家的那个女人只是为了利益。”

俞珩冷冷的眼神射到那个男人身上,“水奕珺!。”

“哎哎哎!老大我在呢。”

“可我希望你不在了。”

水奕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溜烟的窜出了办公室,在门口嬉皮笑脸的弯着腰候着,俞珩捏了捏太阳穴,水奕珺实在不适合管理,这让他很头疼。

俞珩拿上笔筒里那支已经有些斑驳的钢笔,带上韩助理和水奕珺朝着会议室走去。

韩助理扭着曼妙的腰姿将会议室的门推开,俞珩和水奕珺先后进入。

“各位总裁,嘉通集团各总裁会议即将开始,请按照顺序做一下各负责公司汇报。”韩助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各位总裁可以开始了,随后便拿起笔坐在边上开始记录。

会议桌上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开口。

“怎么?等着我汇报吗?”俞珩明显不悦。

“你知道我们今天来是要干什么的。”坐在水奕珺身边的女人低着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个女人是合作伙伴之一古娇高订的总裁——何开颜。

她手里卷着自己的红褐色秀发,“古娇部运营方面没有什么问题,目前和马斯捷合作的西装配饰项目有些阻力,可能会推迟上市。”

坐在何开颜对面的祝娅鹤撇嘴偷笑。

“亚春珠宝的鉴定问题解决了吗?”

祝娅鹤被点到名,收起刚刚的情绪,她手指尖刮着无名指上的钻戒,“老大~”有些撒娇的朝俞珩看去,“嫂子呢?鹤妹妹想见嫂子!”很明显她答非所问,俞珩的脸色更阴沉了。

“咳咳!”

坐在祝娅鹤身边的一直没有说话的,是腾娱传媒公司的总裁,他轻咳提醒了身边这个“放肆”的女人,祝娅鹤听到咳嗽有点不耐烦,“林浅麒!你咳什么?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吗?”

祝娅鹤狠狠瞥了眼身边这个正襟危坐的男人,转眼又把目光落在了水奕珺身上,挑了挑眉,怂恿他。

俞珩就像没有听到他们四个的表情和语言互动,只是眉间只有烦躁,“下个季度的计划报告。”

会议桌上的四个人看出了俞珩的不悦,便没再胡闹,把自己整理好下个季度的有关资料和工作内容一一讲解。

这个汇报会一直从早上开到中午,基本问题都已经解决掉了。

会议一结束,祝娅鹤领着何开颜就跟着俞珩进了办公室,作为嘉通八婆,祝娅鹤真的很想知道,能让俞珩大发善心的奚南嘉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究竟是有什么魔力。

“嫂子到底长啥样啊,嫂子太神秘,根本什么都查不到。”祝娅鹤端着笑脸杵在办公桌前。

何开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翻着这一季的设计图,无视祝娅鹤。

“会去工作,再问M国的矿就别想要了。”俞珩直接拿祝娅鹤的身家性命威胁她。

祝娅鹤一时语塞,气呼呼的走了。

何开颜还坐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

“还有事吗?”

“你真的和她结婚了?”

“结或不结又怎样?”

何开颜苦笑了一声,“也是,你和白诗槿结婚四年,不仅离了婚,吞并了白氏,最后还落了个铁窗泪。”

“不许再提这个人。”俞珩愠色瞪着她,如同禁忌一般,何开颜合上设计稿,看着眼前怒气正盛的男人,她倒是一点不惧怕,“你真的想好了?”

“有些事情,你是知道的。”

何开颜没再说什么,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奚南嘉这一天都魂不守舍的,坐诊也恍恍惚惚,牧湛一来上班就发现了自己老板非常不对劲,提前提醒了挂号的前台,难缠的客人尽量就不要招呼她了。

但是就难为了牧湛一上午忙来忙去。

午休回到休息室,他看见奚南嘉手边压着一个红色的小角。

“不是吧老板?偷偷闪婚?”牧湛突然冲到奚南嘉身边,抽过手底的小红本,还没等奚南嘉反应过来,就翻开看了起来。

奚南嘉伸手去抢,“还我!”

牧湛左闪右闪也没有让她抢到,“俞珩啊!”他仰着脖子欣赏着手里结婚证的照片和名字。

奚南嘉一跃而起抢走结婚证,白了牧湛一眼,把小红本往桌上一扔,抬手就给了那小子一拳。

牧湛伸手挡住,嘴里还不饶她,“这不是挺郎才女貌吗,怎么还愁啊?”

“愁愁愁,当然愁啊!”

奚南嘉实在无聊,再加上昨晚上睡得不好,趴在小阁楼的床上睡着了。

睡梦中奚南嘉感觉手机铃声在响,闭着眼熟练的接通电话,“嗯?”

睡眼惺忪,声音也软绵绵的,勾的电话对面的人心里一阵瘙痒。

“晚上去吃饭,我接你。”

转载请注明:《俞珩奚南嘉小说(俞生不负嘉人)